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教你通古】(91)           
 
病死相继 ⑾

优陀夷一只胳膊靠在火焰树的粗枝上,他那保养得很好、肤色发黑的脸稍稍向下倾斜,那双骨碌碌转动的双眼盯着王子,说道:“的确,我们总有一天会被病魔缠身,衰老和死亡也决不会在它们的猎物面前止步。但是,青春就是青春,美貌高于一切,如果有谁因为赏心乐事总有消逝之时而故意躲避它,那么他就是懦夫。正是由于玫瑰花在怒放时也走在死亡的路上,因此我们才感到她们更加可贵。我的王子,说句真心话,您的脾气太盛了些。应该说生活的秘密就是默许,聪明人都知道这些事的不可避免的,所以衰老和死亡就没有什么可怕。我们应该寻欢作乐,因为现在的时刻是属于我的。爱情多么甜蜜,情欲的生命的动力。死亡、衰老还不能马上从我这里夺走这一美好的时刻。我将像一个知道明天就会被洗劫一空沦为乞丐而痛快地花掉自己所有积蓄的人那样,去享受今天的这种快乐。”

但悉达多一声不响,两眼若有所思地盯着地面。

(摘自《释迦牟尼的故事》[英]亚当斯·贝克夫人/著 赵炜征译)

◇◇◇◇◇◇◇◇◇◇◇◇◇◇◇◇◇◇◇◇◇◇◇◇◇◇◇◇◇◇◇◇◇◇◇◇◇◇◇◇◇

古代印度

第十七章 阿梨耶提婆阿阇梨等时期 ①

沙罗旃陀罗崛多王即月密王出现,他权势很大,所以计入十旃陀罗之中。因为善事恶事都作,而且不皈依佛陀的缘故,所以不归入七旃陀罗之内。这个国王的时代,吉祥那烂陀有阿梨耶提婆阿阇梨和那伽诃洼即龙召阿阇梨大力护持佛教。

提婆阿阇梨,据西藏人普遍传说,是在僧伽罗洲国王林苑中从莲花化生,国王抚育为养子,最后成为龙树阿阇梨的弟子,龙树阿阇梨在世的时候,他调伏外道难胜黑,不仅如此,有些人还说他与得成就者揭那梨波为一人,即在龙树住世之时,化作虹身而去。在西藏这里,正确的也好不正确的也好,任何传说也好,只要名声大而在众人中普遍流传,若是再说其他千真万确的事,也不入耳,而且心里显着不痛快。但是论其实际,则《四百论释》中月称阿阇梨也说是僧伽罗洲的国王之子,“圣方”有根源的史谈也这样传说,因此这样讲。

(摘自《印度佛教史》多罗那他著 张建木译)

◇◇◇◇◇◇◇◇◇◇◇◇◇◇◇◇◇◇◇◇◇◇◇◇◇◇◇◇◇◇◇◇◇◇◇◇◇◇◇◇◇
恣意的代价 ①

齐国更像一个现代国家,物质丰富,五业并举,一度还拥有天下第一流的学术与艺术。可以稍稍展开一下想象,如果不是处于冷兵器时代的战国,那么在军事方面,齐国将有足够的财力开展军事科研,并购买和研制最现代化的武器,国防应当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不过,未来的决战是一回事,现世的享受又是另一回事。齐国国君以及他们的整个集团,正在全力消受丰盈的物质。声色犬马自然不在话下,更为奇异的追求也接踵而来。齐桓公公开宣称人世间所有的享乐都已尝试过,唯有人肉还没有吃过,于是就有了易牙献子的耸人听闻的记载。君王殿阙无数,宠幸无数,却还要巡游于官设的妓院。以管仲的殷勤和智慧,集结财富的能力是第一流的,服务的周到也不会有问题。上有所好,下必效法,所以许多年后苏秦所描绘的临淄城的“盛况”,其中透露出的市民的享乐主义,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代霸主齐桓公大概梦中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终局。他的晚年虽然仍旧拥有天下最强大的军队,却不能将自己解救出囚禁的高墙:几个佞臣竟然在宫廷混乱中筑起了四面大墙,把齐桓公囚在里面,使外界不能与之沟通。这时的赫赫霸主不仅不能威令四方,连喝水吃饭都成了问题,他向一旁的妇人索要吃的喝的,妇人回答:“哪里有啊!”齐桓公竟然被活活饿死了,死后近七十天无人过问,蛆虫都爬到了户外。

(摘自《芳心似火──兼论齐国的恣与累》)

◇◇◇◇◇◇◇◇◇◇◇◇◇◇◇◇◇◇◇◇◇◇◇◇◇◇◇◇◇◇◇◇◇◇◇◇◇◇◇◇◇
将相和 (89)

东周列国故事 

廉颇气呼呼的回到家,红着脸对门客们说:“我做赵国的大将,攻城野战,出生入死,立下多少汗马功劳。而蔺相如只仗着一张嘴,会说几句话,地位居然在我之上。”

(本书根据冯梦龙《东周列国志》编绘)(改编/王星北 绘画/汪继声 汪溪)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