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教你通古】(92)           
 
病死相继 ⑿

优陀夷把语调放得温和一些,又接着说:“你以为欢乐和美貌都是永世不变的,几百年后这些美女们还会在那你周围施展她们的美貌和温顺,那你就会像蜜吃得太多而讨厌甜味那样,因为欢乐太久,而渐渐觉得周围一切都黯然失色。这就是说永久的爱情在这个世界上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我的王子,难得不是这样吗?”

王子缓缓地张口答道:“的确如此。当我看到湍急、因融雪而上涨的河水,我就想,如果能达到什么目的的话,我宁肯让狂奔的河水卷起并撞在石头上摔个粉碎,也比这觉苑里单调的爱情和靡靡之音更好。能说会道的优陀夷,这回你算 说对了,的确是这样。”

(摘自《释迦牟尼的故事》[英]亚当斯·贝克夫人/著 赵炜征译)

◇◇◇◇◇◇◇◇◇◇◇◇◇◇◇◇◇◇◇◇◇◇◇◇◇◇◇◇◇◇◇◇◇◇◇◇◇◇◇◇◇

古代印度

第十七章 阿梨耶提婆阿阇梨等时期 ②

僧伽罗洲的国王般遮室利甘有一个具相之子,长大之后,立为储君,但他切愿出家。从亲教师醯摩提婆出家并受具足戒,通晓所有三藏后,为了瞻仰各地的寺塔而到赡部洲,龙树阿阇梨将要从商羯罗王处到吉祥山去的时候与他相遇。在吉祥山依止阿阇梨跟前获得采炼等多种成就后,最后阿阇梨付与心要教法。龙树阿阇梨谢世以后,在邻近的南方一带与弟子以听法说法等利益众生,从山神树神等处受取资具,建立二十四座庙宇,由药叉女善缘母供给生活,在每座庙宇中都建立一份大乘法产。

(摘自《印度佛教史》多罗那他著 张建木译)

◇◇◇◇◇◇◇◇◇◇◇◇◇◇◇◇◇◇◇◇◇◇◇◇◇◇◇◇◇◇◇◇◇◇◇◇◇◇◇◇◇
恣意的代价 ⑵

齐宣王时期是更有名的“盛世”,享乐的资本似乎也更大了。当时有人对他说:世上所没有的良马和良犬,以及王嫱西施那样的绝色,如今您都有了。齐宣王要建造一个宫室,面积竟广达百亩,堂上住得下三百户,结果征调了全国的人力物力盖了三年。齐国不仅有雪宫,还有渐台、祭台、瑶台、柏寝台等,到处都是华丽的宫殿,专供君王们游乐。

齐闵王在经历了威王和宣王的两代强盛之后,势力远在其他诸侯国之上,骄横到不可一世,竟然称帝,四处征讨,惹得人怨沸腾。这个时候稷下学宫已经完全变成了装点门面的东西,学者们如果敢于议论政事,就会遭到程度不同的贬斥,有的甚至被残酷地当街杀戮。结果一些最重要的学者先后都离开了齐国,有的是冒着被杀的危险急急出逃的。这时候的齐国已是上层纵情享乐,下层绝望无为,国势羸弱,民心涣散。曾经强大到无可比拟的齐军,竟然在拼死进逼的敌军面前一哄而散,成了一时的笑柄。不久前还傲慢不可一世的齐闵王,被进犯之敌一口气赶出了临淄城,华美无比的宫殿给洗劫一空,敌军搬运珠宝奇珍的大车日夜忙碌。齐闵王逃到了东部小国,最后竟然被赶来救援自己的将军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了。

在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物质主义闹得沸反盈天的年代里,经过几代齐国君主毫无节制的挥霍,精气早就耗尽了;可以说这个国家已经被物质所累,被奢靡所伤,毒至骨髓,病入膏肓。就这样,在恣意放纵了几代之后,到了齐建王这儿也就该结束了,它终于永远地画上了一个句号。

(摘自《芳心似火──兼论齐国的恣与累》)

◇◇◇◇◇◇◇◇◇◇◇◇◇◇◇◇◇◇◇◇◇◇◇◇◇◇◇◇◇◇◇◇◇◇◇◇◇◇◇◇◇
将相和 (90)

东周列国故事 

廉颇气呼呼的回到家,红着脸对门客们说:“我做赵国的大将,攻城野战,出生入死,立下多少汗马功劳。而蔺相如只仗着一张嘴,会说几句话,地位居然在我之上。”

(本书根据冯梦龙《东周列国志》编绘)(改编/王星北 绘画/汪继声 汪溪)

◇◇◇◇◇◇◇◇◇◇◇◇◇◇◇◇◇◇◇◇◇◇◇◇◇◇◇◇◇◇◇◇◇◇◇◇◇◇◇◇◇

此图为山西崇善寺明代壁画,释迦如来应化示迹图的第二十二副,榜题为“游东门见老人之处”。画面上太子乘马出行,侍吏撑着宝盖,执金瓜、月斧侍卫。老者白须银发,手持拐杖,躬身施礼。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