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果和尚自行录(2)

 
                   释来果 著

至六月二十五日,余拟私自过海,行头陀苦行,彼五人闻之,不忍令余独去,遂一同过海,然我不愿彼等同路,乃求其给一方便铲、棕蒲团、木瓢、筷子,遂独自向深山奔躲。离开后,竟绝食三日,在山打饿七九天,连饿七前后四天,共十三天未进饮食:由此一饿,家情俗念彻底忘清。出家后,发心往宝华山受戒,箪瓢化食,兼程前往,不料夜歇水边,僧帽瓢筷便铲等物,被行船纤绳经过,齐刮下水,杳然无迹,次日只得觅一竹棍,化一瓦盆,一路求食,时有五天未食者,时有三天未见粒米者,日夜奔驰,将到宝华山边,无力上山,又无衣单,即取青藤一条,将破衲袄捆好,当作衣单,背负而行,以多天未食,气力毫无,挨至客堂拜下,无力起身,知客师未识来意,向余臀股踢一脚,随被踢倒睡在地上,无力爬起,幸承照客扶起。及问戒费有否,号条有否,衣单有否。余只能以“无”相答。又问:“来做什么?”答:“我来受戒的。”知客随令送入一小房内。余举眼一看,门缝挂有草纸一张,乃请照客借一笔砚,即书云:“普陀离俗意念奢,实为生死到宝华,多蒙师众收留我,参明本性脱尘沙。”贴内墙上。隔二小时,来二知客师,先看我头,再看字条,问云:“你是新戒是老戒?”我不知新戒老戒为何物,故未即答。又将我移住碾磨坊。知客见我头上有几个巴子,又想新戒哪能说得这几句话,以为定是山下大马溜子,欲来打劫,于是特令僧众:“你们大家留心谨防,这定不是好人。”可怜我此时,还未知因这四句诗偈有送命之险,又在碾坊墙上,用宝华仙山四字为题,续题四句曰:“宝藏重开透性天,华严海会度深泉,仙佛普利无边际,山放光芒奠大千。”不到半天,有一知客见后,即嘱碾磨头与大众云:“此人定非好人,请你们看看此四句究是新戒能写出来么?”众人加倍用白眼看我,遇笨重污秽事,直令我做。我在家未倒单,出家亦未倒单,与众新戒同一床,我长坐不睡者月余,点小灯防我者亦月余。浩老问曰:“点灯作么?”碾磨头云:“有个新戒是歹人,特点小灯防他,否则恐盗寺物。”我又屙血七日夜,睡磨盘内多天,只余一息,同戒者教我溜单,我不知溜单是犯严重清规,次日早餐吃饱干饭,将衲袄依旧用籐一捆,负到肩上,碾磨头问曰:“你做啥?”我云:“溜单。”他云:“好。”我就一直跑,跑到黑乌龟石,碾磨头追来,带一茨条,横身死打一顿,提耳拖回,直到巡照楼上跪下。巡照云:“琉璃灯扯起,毛竹板子打断。”我气绝者数分钟,直至庄主为我讨保始饶。二人将我扶回原处,我坐下细想,方知溜单一事,不许人知。虽规矩之严,执事之紧,诚利天下,规范后人,至今思之,我若不遇各大善知识,刻骨究实提拔,我何能为高旻一代住持,粉骨碎身,难报万一。次日,衲袄不要,早饭不吃,私自逃出后门,走四五里,猛从深柴山窠直进,又恐捉住,下山至稻田中行,看稻者,拟开铳,我黑夜落荒不能走,向彼说明下山苦衷,乃放我走,于是迳至金山求住,请求受戒。及至金山,尚未说明来意,知客即派众价将我连推带拖,一拥而出,云我是马溜子。我那时两三天未吃,求一餐饭亦不准。他云:空手不能赶斋,终被小价拖离山门。可怜日暮途穷,不知去向,衲袄丢在华山,身只穿一道士与我之单蓝褂,直至镇江街心,沿门讨饭,人虽见我身无衣穿,手无碗筷,然无有一肯施与者。如是三天,竟未得粒米充饥。偶遇一道士,我即扯住跪下,哀求曰:“我做和尚遭难,现在情愿做道士。”该道士云:“我庙在棋盘山顶,你可去说,是当家叫来的,当家不久即回。”我闻说急上该山,等候四小时,该庙住持亦出外方回,将我一看,云我定是坏人,要把我赶出去,即时来了五六道士,将我连拖带抬,向柴堆边一摔,惊动群狗,骚然狂吠,我即占住狗窠一夜。

至次日眼睛昏黑,到下午方明。下山复到七里甸,金山塔院,跪在当家前求救,亦不准。是时正开山洞铁路,我拟佣工挑土,苟延性命,再好寻师受戒。即向该处逐一询问,据说扁担粪箕须要自备,方准入场。我此时身无分文,哪有钱置物,至是讨饭无人给,做和尚无人收,做道士无人要,做工又无本钱,真是山穷水尽。不得已就在去七里甸十里许,小土地庙内,与化子同歇一夜,次早立誓云:“若此处动脚,直抵大江无人救我出家,自愿投江而死,转世再来。”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