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果和尚自行录(3)

 
                   释来果 著

如是走一脚,滴一泪,问人大江距此多远。路人指曰:“还有八十里,即扬子大江。”呜呼!死之时间,当在顷刻!在此八十里旅途中,见僧人即跪下求救。至离镇江四十里,有一小庙,进庙跪下求食。该庙僧人云:“食饭现成,你到田上拔黄豆秆一担挑回,再吃。”我就即时去扯,扯足一担挑回。可怜等到豆秆挑回,当家他去,别人不能作主,我竟又饿一天一夜。次早当家令我他去,起身又跑到弥陀寺。弥陀寺地方甚小,当家甚善,我求即允。他问我:“你还有力否?”我答:“还有能挑五百斤力。”问:“你能看山否?”答:“能看山。”至晚烧五人稀饭,被我一人吃完。工人回时,无饭可吃,有恨当家不该留我者,有怒小价不该多添饭者,闹得当家不安。次晨当家找破烂衣服一包,嘱我到句容县宝塔寺讨单住下。我想此位当家,正是我救命恩人,即时飞跑到宝塔寺。该寺老当家留我当行堂。回顾前之立誓,若无弥陀寺救星,则直抵大江,必葬身水族。再思由发心朝海,披缁至此,虽不若善财之百城烟水,然亦磨身舍命,唯道是尊,仿佛近之,此中研尘刮垢,去习消愆,实有不可思议之受用,此二十四岁时事也。

受行堂职后,身体强壮,道念更坚,从此重立大誓,尽此形寿,任死再不动笔作文作诗,回思华山事,皆由文字构祸,以致于此,今而后做一粥饭僧人,于愿足矣。二时随众上殿过堂,动静不离念佛是谁工夫。自思前之所行,磨练身心,扫除恶习,将一向爱如珍宝之身彻底放下,浑不顾及,此处更当精进,依法出家,求师受戒,免成庸辈。时有人问我曰:“汝有师否?”对曰:“未有。”他云:“我可成就汝好吧?”对曰:“很好。”可怜所举数位俱未能满我愿望,不得已认定一位闲居老修行,燃指拜佛,习禅多年,朝过四名山八小山,似有道貌。一日往寮请示,进山门一阵青烟冲出,我初疑佛香。三拜毕,请师赐一号条,以便往金山受戒。师即为取一名。我拜辞出寮时,禀师云:“师父多年苦行,恐被黄烟薰下地狱,徒心实不忍。”师云:“向后决定不吃。”过数日复去探查,师见我进门,急将烟具藏好,我各处寻觅,找出黄烟杆一根,随折两段,从窗缝丢出,黄烟一包,携出放散园田。又禀云:“师若再吃,今生不来师前问安。”说毕收取号条,又找衲袄、方便铲、僧笠子、瓢囊,一齐办好,先到茅山朝阳洞,打一饿七毕,出外问人,今日何日?彼答云:“今天是二月三十日。”我闻言,猛然懊丧云:“不好了,金山戒期又赶不上。”如是昼夜飞跑,至初二日赶到金山客堂,将方便铲蒲团放好,衲袄披身,科头赤脚,进客堂问讯坐下。知客出,行礼如仪,问云:“老修行哪里行脚来?”我云:“师父慈悲,弟子来山求忏悔的。”此受戒的话,在宝塔寺学会的。知客把脸一变云:“我看你像老参的样子,原来是个新戒。”知客先是必恭必敬,当我是行头陀苦行的老参挂单,后知是新戒,随与挂号。问戒费,我云没有。知客云:“既受戒,何以不带戒费?”即用杨枝条打我五十几下。承众师慈悲,有助戒费者,有助衣具者,有助被单者。戒费衣单齐备,送堂随众,还未忘念佛是谁工夫。一到戒堂,见念佛是谁四字,即放衣单,向四字磕四响头。咦,这里也有念佛是谁,喜不自胜。金山是禅堂做新戒堂故也。凡发来受戒文件,看过两遍即能熟背,无事即安坐如呆子。至戒期圆满,各人四散,独我一人无他去向,就勉强在学戒堂住。他人学唱念功课,我无事即将念佛是谁,作一整篇文章,贴房内自赏玩之。一日维那见到,急催进堂。未三阅月,首座每天举罚云:“这位新戒,道心很好,只是白天吃一飧,夜里不倒单,破坏清规,下次不准。”我思之:挨香板尚可,破坏清规则不可。由是发心出外,吃钵饭,准备直抵中印度,终身住佛道场,死而后已。

适有老戒名云先者,定要与我一同行脚,拒之再四,誓与我同生死,无法离开,一路至江北数十里,饥时拟用钵化饭,请他前行,至一村狗攒吠他,无法抵御。我在前行时,狗又从后追赶他,彼即生退心云:“我恐不及,请你一人先去。”如是“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欲问前途路,究竟是谁走”,从此立行,每日太阳将出,先举念佛是谁,然后起身,手拗蒲团上肩,至晚太阳将落,即放蒲团止息,或止在桥边路边,屋边沟边,山边水边,坟边粪边,但必先提工夫,后放蒲团,若一次空放者,即提起重举工夫再放,日为常课。誓不挂单,不赶斋,不歇店,不化缘,不倒单,如愿而行,未稍违犯。一路经过事实,容后再叙。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