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果和尚自行录(7)

 
                   释来果 著

寺西行宫,原系顺治时,盐商诸总,情借寺西余地,修建行宫,至咸丰间,行宫寺塔均遭毁坏,旧有钱粮照完无欠,近有私人藉行宫之名,误认公产,汹涌来寺,拟为勘估,牵绳带索,有亟亟不能终日之势,复召我到场听谕。我于次日早,私往上海,找信佛同仁,急电县府制止报领等情,县饬江都官产驻办员禁止私人擅在高旻寺丈量估看,扰乱僧人道念,由此未遭侵占,此民国十年事也。

此时丛林,少有不酬应经忏佛事者,或有斋主人情关系应酬者,或有靠经忏生活者,高旻虽专修禅宗,每年除水陆三两堂,焰口数十台,以及大小经忏外,尚有万年水陆一堂,无论如何非做不可。我拟将来将水陆改净七一堂,以断经忏根蒂。一日因事往申,盛府庄夫人发心出二万元,做永久万年延生水陆头,待佛事终了,再助二万元,为往生万年水陆头。是时有人劝我应允,我思若一旦承接,则高旻经忏病根终不能彻底除清,因此未允,旁人笑曰:“舍四万元不即采纳,何愚之甚?”余不顾,自此大小一切佛事,悉辞干净,宁讨饭,或饿死,不做经忏主人,此民国十一年事也。

每至清明扫塔,对于天祖院基,荒无破乱,污秽不堪,院屋草房,小而且漏,颇感不安,故特往常州,呈文县府,请给示谕,保护开工。批准后即派人至镇,采办木料,定购砖瓦,于二月二十二日破土兴工,依照旧有房脚砌墙,前后两进,东西两厢,塔外置六角亭一座。至十一月竣工,内修天祖原像。是年置田与赎田,及原有田共约六十余亩,自此以后,天祖香火得绵绵无间,荫庇高旻,将无穷尽,此民国十二年事也。

欲图取利之人对于寺西之行宫,仍不断从事恫吓,藉端欺诈,有人向余调处,谓略用少款,尽可了事者;又有人替我包办,不费多钱,准在官厅注销者。然测其动机,皆欲乘机从中渔利,无有妥善办法。我乃不得已往申,找原起事人,作一劳永逸之解决,请人去函省方请求调查,省方即派官产处饬江都驻办员,严密查究,查得实是寺产,毫无疑义。由是省长、官产处长、江都县长,根据寺存雍正九年上谕将行宫还高旻寺之宪票,出示布告,勒石永远保护。高旻经改革后,只有普佛,皆随早晚殿,其他一切佛事概不应酬。一日,扬州张护法拟早二板打延生普佛一堂,愿出普佛仪二百四十元,要求我放早板香一枝。我云:“居士当知,宁动千江水,莫动道人心,若放香做佛事,居士不但无功,反为有过。”居士云:“二百四十元不肯,出二千四百元,谅必准许矣。”我云:“任是二万四千元,亦不能放早板香打普佛。”张居士见我不顾感情,不被利诱,只得扫兴而止,带笑曰:“和尚是铁打的规矩,如是行去,我很佩服。”自此无论何人欲将钱买放一枝香,万难做到。是年即将万年水陆,改净七一堂。水陆约共四十余人做佛事,牌位每座一百元;净七约二百余人,大殿、外寮、早晚殿、二次回向,牌位每座二百元。如前有牌位之人,不愿打七者,可以还款;愿续供者,照每座一百元收费,以示优待。由是经忏佛事之根蒂,从此永绝,此民国十三年事也。

农人收获将竟,将所有车桶车轴各件,悉数送寺,致天王殿及两廊摆满农具,无插足处,宝应慈云庵仓房亦然,实属刺人眼目,污秽伽蓝,余乃设法包归佃户,订定江都田车每车蓬包费五元,桥梁涵洞百包以内,脚车二元五角。宝应每车归佃修理加油收藏,约定十三年满,再换新车。寺与佃户各持有骑缝印根条,以作后日换车证据。自此山门清净,廊路宽宏,大壮观瞻,且减少无限烦扰也。常住既无佛事,寺内寺外颇为清净,亦不受金钱势力之所牵掣。昔日三岔河由关,每年七月上旬,必请常住放利孤焰口一堂,复借用寺内长桌短凳各件,此项习惯已有一百余年之历史,我乃于事前预为通报该关账房,今年无放焰口法师,亦无焰口台上用物,并以用具霉烂破碎为辞,请其另找他人代放。至时,该关果不复来邀约,由是经忏根子拔尽,此民国十四年事也。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