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果和尚自行录(15)

 
                  释来果 著

时正六月暑天,十五斤重的衲袄在身,又坐在火炕上,又将向东窗子打开。于是头上被太阳晒着,身上衲袄围着,火炕烧起火来煮饭,臀股烫得不能安坐,加之外面谣言,硬说我是仙人,引得许多人,每人手执箍香一把,把五个大香炉插满,以致满屋是烟,热气逼人。每人烧香礼拜毕,都用头伸来,看我眼珠动否。这个看去,那个又来,几百几千,一一看过,皆大声言,真是神仙。余急将一向所有功夫,尽力拿来抵抗,直使身无汗滴,眼不翻珠,身不动摇。若汗一滴,或眼一翻,或身一动,必使三县人民信心,一退干净,不但不当我是神仙,反将被诬为妖邪惑众,前途大为不利。如是由早上七点钟坐起,已至下午两点钟,乃思如何设法,令人散去?于是用手作写字势,众人知我要笔,即时取来纸笔墨砚备用。我即大书云:“善恶报应,感召虫灾,蝗灾将过,贫者喜,富者欢,人寿年丰乐自然。”写毕,掷笔下炕,起身就走。

遇异僧

行脚至一平原,功夫得力,顿忘人世。是时忽来一位骑骏马之高僧,轰轰烈烈,至我面前下马。该僧左手提肉,右手挂佛珠,向我前面坐下,高声大笑曰:“你到此地,我也是此地人。大僧那里发脚来的?”答云:“南方来的。”又问:“那家丛林住过?”答:“金山住过。”“闻说有个高旻,你可住过吗?”答:“将来有缘可以住住。”他云:“高旻住住很好。”那时会面,虽是闲谈,现在方知大有来意。他说毕,我问他:“大师住在何处?”他云:“我在山上洞中住。”又问:“高马肉珠,依何教住?”彼云:“你看我这一块肉,是谁身上来的。”彼拟取肉给我看。我乃沉下脸来危坐。他见我不悦,即起身云:“咱告假去了。”我闻上马铃钉当响了数声,及抬头一望,不闻其声,不见其人,心疑莫是文殊现身我前么?当面不识,痛心痛心。

走雪化父

由五台山经过,赴中印度参访佛出世之地,不料中途遇尺深大雪,前路不知宽窄,后路不知有无,加之望无村店,听绝人声,正惶惑间,一失脚滚下一二丈,坠落石坑边,扒不能上,喊无人应,大雪仍在纷纷下降,若不拼出,不久即将埋身雪窟。乃将雪作成硬砖,一层筑一层,十余脚奔上岸边,然举目无亲,天地一色,此时腹内饥慌,竭力寻路,循路行至一贫人家,在他家门口站住,云:“阿弥陀佛!我三天未吃,请给点我吃。”该家一妇人云:“老道,我也两天未吃,现在只有喂猪的高粮壳。这是不能吃的,很对不起你,请往别家去要吧。”我云:“就是喂猪的高粮壳子,给我几个充饥吧!”她随给我三个,我喜不自胜,一齐吃下。吃毕,似有精神。过一日后,抽解不出,亦无暇顾及,午夜兼程,拟将父亲化回,归依三宝,以满我愿。将到家庙门首,与父相值同进庙门,寒暄后,一同回家,即至诚劝父云:“韶光虚度,数十年如一瞬,我父前途,路有多少?还有几天光阴可过呢?”父不觉泪下不止,遂倾心归依三宝。

降蟒

住终南山韩湘子洞时,洞内另有一门,约三尺高,用维摩龛遮挡。据云此洞有数十里之深,唐朝时避难男女二千余人,隐匿洞中,尚不见人多之象,洞之大,可想而知。我一日静坐龛内,觉后有冷风飒飒,置之不顾,偶微睁眼,见三尺余高之黑色肉团蠕动,亦不介意,心静身安,了无畏惧。及再开眼一望,始知是蟒。蟒身渐渐出外,盘在石场上,约七八圈,中盘两层,约六七尺高,头向东南望。我自念云:“孤身一人,怕也无益。”随即下龛,欲出不得,因蟒身塞门,两边无多余空隙,乃奋起一跳,跃过蟒身,坐石台上。蟒眼不时开闭,眼闭时,眼皮如瓢大,我大胆对蟒说:“你我同住一处,必须护我,万不可破我道念。我当为你说归依。”他即将眼一翻,一对大乌珠如脸盆大,旋复闭目,似愿受归依者。我即下来,以手按蟒头,为说归依。说毕,大雨倾盆,我即归洞静坐,蟒亦随余进洞。及后不知蟒之着落如何。不多时,天晴云散,对面山腰黄土崩堕,现出低洼约四亩地面。后闻此处曾起龙,大概蟒出送龙耳。后闻人言,此蟒六十年出现一次云。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