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利器之轮》
诗选(1)

法护上师著 永楷、满华合译

前 言

长久以来在某些地方藏传佛教的发展偏重于传法灌顶等宗教仪式的实践,忽略了义理以及实践要旨的讨论,因此造成了对藏传佛教的误解,这种误解需由佛教界、学术界等各方面的人士一齐努力来化解。这样必能带动佛教界重视藏传佛教,重新研究藏传佛教中义理及实践的部分,给予它一种新的定位,如此不但能为传统的中国佛教注入新的血液,对信徒而言也一定利益良多。

就佛法的观点,《利器之轮》是一部极杰出的作品,故应以菩提心趣入,宗喀巴大师(Tsong Khapa,一三五七——一四一三)曾说:“仅听闻大乘法是不够的,闻法者唯具有大乘心高超思想和动机,才能从中摘取最大的效益”。

顾名思义,“利器之轮”一如武器能戳穿敌人的躯体般,此法门也能斩断障道的双重执著——我执和我爱。

伟大的瑜伽行者法护上师,在他隐居于众多猛兽环伺的丛林中,完成《利器之轮》一书。这位饱读经论,精通因明,深具洞察力的伟大行者,在书中记下他的神圣上师所开示之法要。

在法护上师的众多弟子中,他传法给阿底峡。无论到哪里,阿底峡皆依法修行,以降伏刚强难调的众生。当他透过此教法,将其真知灼见体悟出两种菩提心时,他写出如下偈语:

为了抛弃王位,我历经种种艰难,

却因多积善德,得以遇见明师——法护上师。

他示我无上甘露法门,令我成为心之主宰。

现在,我已降服一切劲敌,并记下他的所有言教。

我不赞成派系观点——

当我研读各种法门时,我总是能增广智慧,了解每一传承的无限法宝。

我必须承认:

在末法时期这些法门对众生有特别大的裨益。

本书是由阿底峡及其法子种敦巴自梵文译为藏文。一九七五年由藏文版译成英文。本书中文本由永楷、满华两位法师合译。

“在大小乘和显密教理中,我尽可能广泛的学习,不予以宗派之见。”为了了解我们自己的思想体系,我们应多学习其他的教义思想。我认为它们皆具优点,特别是一般或罕见的大乘教义。我们一味渴求著名的经典,而忽视此教义,并非可喜之事,尤其是当一个人对于修道的三原则(出离心、菩提心与空慧)全然不知时,却寻求密续教义,此非好事。

 001

         孔雀毒草叶中昂首阔步,

         无视于邻近美丽的药草园。

         孔雀并不喜爱药草园,

         他们却因吃毒草而茁壮。

【注释】孔雀漫步于毒草丛中,不为药草或其他种植物所诱;只因依鸩毒为生,故生命得以茁壮,羽毛更增光彩。

002

         勇敢的菩萨身处红尘俗世中,

         也是如此行道。

         尽管世俗之乐赏心悦目,

         勇敢的菩萨却不为所动,

         而在苦难丛中成就。

【注释】同样地,伟大而无畏的诸菩萨全然不为自我私利,全心全力地关怀他人,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而那些舞动有形武器的人则不然。

当这些真正的英雄漫步于尘世之林时,却不为诱人的事物所惑,是因为他们已了解其所产生的弊端。正如孔雀依鸩毒而茁壮,菩萨也以困境为长养菩提心的逆增上缘。

我们必须了解自私自利之害关爱他人之利,以磨炼我们的心志。一切佛无不具菩提心,因此它是最珍贵的宝藏。

003

         我们一生追逐享乐,

         一想到苦就恐惧战栗;

         正因我们懦弱,所以悲苦不断。

         勇敢的菩萨欣然接受苦难,

         从勇气中获得恒真的快乐。

【注释】无始以来,我们追求飞黄腾达,却难免偶遭痛苦,身为懦夫的我们不关心他人,一味追求享乐,逃避痛苦,如果我们现在不能面对痛苦,痛苦将永无止息。

伟大的菩萨为众生受苦,却因此常得快乐。由于他能易位处之,所以能速得成就。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