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27)

幸福“早到”,儿子帮我洗澡

在儿子很小的时候,每次给他洗澡时,我心里总忍不住想:“要是哪天我手脚不灵便了,儿子会不会为我洗澡呢?”有时还忍不住问:“儿子,以后爸爸老了,手脚不灵活了,自己洗不了澡怎么办啊?”儿子总脆生生地回答:“那就我给你洗呗!”听着儿子的话,心里虽不当真,却也乐呵呵的。

谁曾想,不到我年老手脚不灵便的时候,儿子就给我洗澡了。就在开学不久的一天早上,我骑自行车上班,一辆摩托车从后面赶超上来,把我撞翻在地。我双手手掌、右胳膊肘都擦伤,虽说不是太重,但擦伤面积不小,稍微活动起来就钻心地疼。

晚上,双手不能沾水,我洗澡就成了问题。妻子正准备帮我洗时,儿子笑呵呵地跑过来对我说:“老爸,今天我给你洗吧!”

说话间,儿子蹬蹬蹬跑去接好水,把我叫进浴室,让我坐在小凳子上。担心打湿自己的衣服,儿子干脆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光着身子站在我面前。儿子拿着小勺子舀水,一勺一勺轻轻往我身上淋。我呢,为了避免伤口沾水,双手高举着,一副举手投降状。水不烫,温温的,在我的肌肤上轻轻流淌,从我脖颈流淌到腰际,再到脚尖。温热的水淌过我的每一寸肌肤,我感觉自己躯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

身体淋湿后,儿子为我抹上香皂,开始为我搓起背来。在我的记忆中,只有母亲为我搓过背,当时的情形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母亲为我搓背的手温暖而有力。现在,儿子为我搓背的手力气不大,无法使我感受大汗淋漓之后的轻松,但是儿子的小手在我的背上揉、搓、抓、刮,轻柔舒适,我的心里涌起一阵阵幸福的感觉。

站起身来走出卫生间,一阵晚风通过窗口吹了过来,我感觉浑身轻松,身体伤口也没有那么疼痛了,对那位肇事者的怨恨似乎也减少了许多。

换上内衣躺在床上,我感觉儿子小小的手儿还在我身上轻轻地揉动。那不是儿子的手,而是儿子的心啊!谁说孩子不知感恩呢?”

(来源:《孩子》2010年03期)

◇◇◇◇◇◇◇◇◇◇◇◇◇◇◇◇◇◇◇◇◇◇◇◇◇◇◇◇◇◇◇◇◇◇◇◇◇◇

健忘的妈妈

给我妈打电话:“妈,你哪呢?”

“我从超市买完菜,坐车回家了。”

我心中使劲憋着一把火:“您还记得您跟谁去的吗?我在超市门口等你大半天了!”(来源:《搜狐网》)

◎◎◎◎◎◎◎◎◎◎◎◎◎◎◎◎◎◎◎◎◎◎◎◎◎◎◎◎◎◎◎◎◎◎◎◎◎◎

画与话| 爸爸,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跟母爱相比,父爱也许总是稍显含蓄。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画面,
深深地镌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一个市级作文比赛,我写的是给老师的一封信,里面洋洋洒洒几百字满满是对老师的感恩,最后很荣幸获奖。

第一次获奖激动不已,拿着红红的证书一路狂奔回家,只是想要快点跟他分享这份喜悦。他接过证书一脸惊讶,随后便是无法掩饰的喜悦。虽然他还有一贯地简单说一句“不要骄傲”,但他脸上的笑容、眼睛里的自豪却早已出卖了他。

他悄悄地把那个大红本子框起来挂在他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那一抹红色成了父亲房间里最亮眼的风景,直到现在。后来也拿过大大小小的奖,但是橱窗里那本大红本子却从来没有被取下过,似乎父亲对它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

(来源:《读者》文/晓云)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