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父母恩儿女情】(130)

你说实话,我不生气

那问过一群学生:“当妈妈说什么话的时候,你觉得最恐怖?”几乎一致的回答是:“妈妈要求或命令我们说实话的时候。”

为了让我们说出实话,妈妈总是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心平气和、和颜悦色地对我们说:“你说实话,我不生气。”

小时候,考试考砸了,惴惴不安地回到家,妈妈从你脸上的表情,大致已经看出了端倪。不过,她还是不甘心,希望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她故作和悦地说:“你说实话,到底考得怎样?我不生气。”

小心翼翼地拿出了考卷,递给妈妈,眼神里满是张皇。妈妈接过试卷,一行行看下去,脸色越来越难看,呼吸越来越急促,像一只不断充气的气球,不可避免地爆炸了:“这么简单的题目,你怎么都不会做?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怎么还是记不住?你长脑子是干啥的?”

一顿臭骂。如果这时候你反问她,“你不是答应不生气吗”,这就像一颗愤怒的子弹,没打着对方,反被击了回来,眼看就要打中自己。这场面真是尴尬。永远不要小瞧妈妈的智慧,她总是有办法对付各种局面。她理直气壮地吼道:“没错,我答应不生你的气!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怎么生出你这样笨的孩子!”

随着年龄渐长,我们的秘密也越来越多,这让妈妈既好奇又焦虑,她希望掌握更多。她旁敲侧击地问:“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你们班的某某?你说实话,我不生气,我不骂你。”

这个某某,是你日记里的主角。你没想到,妈妈竟然对你的心思这么了解。感动之下,你和盘托出了内心深处的小秘密。妈妈听着听着,脸色由红而白,由白而紫,终于不可遏止地爆发了:“你才多大,就想啊爱啊恨啊,羞不羞?臊不臊?”你又一次忘了,妈妈的“你说实话,我不生气”,多半是不算数的。

从小到大,妈妈的“你说实话”如影随形。是我们假话说得太多吗?不是。是妈妈对我们的话总是不信任吗?也不是。就像放风筝,既希望它飞得更高,又总是担心它断线。

妈妈老了。那天,我陪着她从医院走出来,她瞅着诊断书叹一口气,问:“你说实话,我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顿了顿,她平静地说,“你放心,我不会倒下,我能受得了。”

可是,妈妈,请原谅我对你说了那么多实话,一次次惹你生气,但这一次,我没有对你说实话,虽然明知道谎言并不能留住你。多么希望你还能像以往一样,为此而生气,怒发冲冠,大声地、有力地说出:“不!”

(来源:《读者》2018年8期)

◇◇◇◇◇◇◇◇◇◇◇◇◇◇◇◇◇◇◇◇◇◇◇◇◇◇◇◇◇◇◇◇◇◇◇◇◇◇

父母的富有

卡夫卡散步的足迹遍布布拉格的大街小巷。有一回,古斯塔夫·亚努赫约他一起散步,走着走着,经过一家大商店,卡夫卡说那是他父母的商店和房屋。亚努赫对他说:“你们可是有钱人家。”卡夫卡说:“什么才叫富有?有的人只要有一件旧衬衫便觉得富有了,有的人纵使有千万家产也是贫穷的。财富暗示着对于被拥有物(财富)的依赖,而为了避免失去这份财富,又得获取新的财富,于是依赖愈来愈深。那不过是一种物质化的不安全感罢了。话再说回来,这一切都是我父母的,不是我的。”

等他们走了一圈又转回来时,从挂着“赫尔曼·卡夫卡”招牌的店里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他声音洪亮地说:“弗兰兹,回家啦,外面空气潮湿。”卡夫卡用一种异常温柔的声音对亚努赫说:“那是我父亲,他在为我担心。爱经常戴着暴力的面具。”

(来源:《读者》2017年17期)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