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佛教文艺演出
(视频在线播放)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人生四关】(147)
死苦观 颂
死苦痛舍离 一切携不去 极可爱自身 眷属良朋翼
田宅诸财物 势位巧文艺 父母诸妻子 不能相偕去
◇◇◇◇◇◇◇◇◇◇◇◇◇◇◇◇◇◇◇◇◇◇◇◇◇◇◇◇◇◇◇◇◇◇◇◇◇◇◇◇◇◇
死的恐惧 ④

可是,婆罗门,哪一种必定会死之人不恐惧死亡、不害怕它呢?

婆罗门,有一种人已脱离欲贪、欲望与感情、渴望与热恼(随后)、贪爱(其欲)。当重病发生在他身上时,他心中不会生起这个想法:“那些所爱的欲将离开我,我将要离开它们。”因此,他不会感到悲伤及伤心、他不会为此感到哀悼、不会极度的痛惜及深感烦恼。婆罗门,这种必定会死之人是其中一个不恐惧死亡、不害怕它的人。

(摘自《增支部》)

◇◇◇◇◇◇◇◇◇◇◇◇◇◇◇◇◇◇◇◇◇◇◇◇◇◇◇◇◇◇◇◇◇◇◇◇◇◇◇◇◇◇
深情忆母亲 ①

“妈,你醒醒!妈!”2006年农历五月初六下午四时,伴随着我声嘶力竭的哭喊,妈在与癌魔搏斗了一个月后,终因体力不支,在亲人的泪光中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妈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任凭我怎样摇动,都一动也不动了,像是睡得很深;任凭我千呼万唤,却唤不回妈的一声回应,我知道妈踏上了不归路,我也知道从这一刻起,我就永远成了一个没妈的孩子。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没有一点思想,没有一点意识。当前来帮忙的邻居大婶们要给妈穿寿衣并将妈放入棺材时,我死死地抱住妈,用脸贴着妈的脸,想多感受一会儿妈妈那尚有余温的身体。我轻轻地用手梳理着妈妈那东一绺、西一绺凌乱的白发。我想用我的诚心感动苍天,让妈再叫一声我的乳名“小宝”,哪怕是睁开眼看看我也行,可是遗憾还是就这样永远地留在了我心中。

妈的脸渐渐变凉,身体也慢慢变硬。我泪眼蒙眬地注视着憔悴的母亲,看着这熟悉而陌生的脸,看着这毫无血色、白得像纸一样的脸。我疑惑地想,这就是我那知冷知热、善解人意的妈妈吗?这就是那掏心窝子牵挂我的亲娘吗?您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女儿?为什么不用您那布满老茧的手摸摸女儿的脸?您就这样悄悄地从我们身边离去了,您就这样忍心把儿女们抛在一边,一个人独自到那个清冷的世界去了吗?

(摘自《散文百家》王保花)

◇◇◇◇◇◇◇◇◇◇◇◇◇◇◇◇◇◇◇◇◇◇◇◇◇◇◇◇◇◇◇◇◇◇◇◇◇◇◇◇◇◇

【惨死的报应】

    千里追踪 大黄复仇 ⑧

◎ 曾智雄

芋仔说到这里,一副惊惧痛苦的样子,停了一下,无限后悔地说:

“大黄是一条很有灵性的好狗,本来我们相处也很有感情,真不应为满一时口腹之欲,宰它下锅。弟弟惨死后,我心中不祥的阴影,已经很深,恐怕有一天会遭到同样的下场,所以不敢交女朋友,在弟弟死后一个星期,我终日不安,只好跑到派出所自首,我想,若能接受法律的制裁,也许我会比较安心。”

“咕!咕!”交班的钟声响了,大家如梦初醒,鸦雀无声地站了起来,先后离开了工地,日班的同事也各就各位,开始一天的工作,只留芋仔一人,仍旧在原地发楞。回到宿舍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十二点,吃午饭时,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芋仔辞职走了。我一边用饭,一边在想:这次他会逃到那里?是东部?还是往南? (完)

(摘自《因果报应实证》净松编述)

◇◇◇◇◇◇◇◇◇◇◇◇◇◇◇◇◇◇◇◇◇◇◇◇◇◇◇◇◇◇◇◇◇◇◇◇◇◇◇◇◇◇

人生就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