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5)

             ——谭天 著

家乡人的传说

中寺的那位师父叫宗辉,是云雾山脚下的当地人,他出家几年,对周围的情况很熟悉。当我半信半疑地问他:“那菜园地里的坟真是能海上师母亲的?”他肯定地说:“是的嘛,他母亲坟上有棵核桃树,云悟寺的住持兴法法师还找人去维修过,这儿上了点年纪的人都知道。他是汉旺青龙村5大队的人,村上都还有他们姓龚的人。我还听说他出生在龚家店,8岁的时候到的青龙村。”我听完后,更加怀疑了。因为农村管叫几队几组是解放后的事情,而我所看到的有关海公的所有资料,关于出生的地方几乎都是汉旺场或汉旺镇或绵竹县,根本就没说他是出生在云雾山脚下的农家里,更没有他出生在龚家店的记录。

我忙追问:“你是听谁说的?”

他说:“某某师父说的(地方口音听不确切)还有村上的一些老人说。”

“你说的龚家店在什么地方?”我疑惑地问。

“不在这儿,在马尾。”

“马尾又在什么地方?”我有些穷追不舍。

“在马尾乡,就是现在的武都镇内。”

我一听,很震惊,难道汉旺的青龙村仅仅是海公的生长之地?

我忙问:“青龙村这一带,以前叫什么名字?”

据宗辉师介绍,海公是小时候跟他母亲来到青龙村的,后来出去了,他母亲死后就葬在了一户王姓人家的前面,能海上师出家后,到绵竹讲经时还回来拜祭过。他在青龙还有沾亲带故的人,什么侄儿侄孙之类的。他讲得有根有据,可我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种说法。我所阅读的资料都明确的记载,能海上师只有一个长他10岁的姐姐,有一女一子。难道是他姐姐的后代不成?可为什么又姓龚呢?他跟他母亲从龚家店到青龙村,其父亲呢?难道早逝?在我迷惑不解的时候,宗辉师父说,到了。

在海公母亲坟前

当我下车的时候,我居然没有看到坟在哪里。在我想象中,那该是松树围绕,有着围墙立着碑的坟墓。毕竟,海公是万人景仰的一代高僧。如果他们龚家还有后人的话,祖上的坟怎么也应该维护得像样一点。

在我茫然四顾的时候,宗辉师对着公路左边一排竹篱笆上围着一条红布的菜园地说:“那儿就是。”我快步向前,跨入红布围着的地里。我仔细地寻找,才发现,在菜地里有一笼翠竹,翠竹下面有一个大概直径两米多、用水泥修成的圆形坟墓,离地一米多高。坟上堆压了不少石棉瓦、砖块等废旧物品,与周围脏乱的环境在一起,乍看就像是一处堆破旧物品的地方,没有任何的碑,更谈不上文字记载了,难怪我一时还没有发现那是一个坟墓。向竹子那一边的坟内,水泥包裹着一棵树桩,有大碗那么大,已经完全枯朽,成褐黑色。我想,那就是宗辉师说的核桃树了。见此情景,我更加怀疑此坟是海公母亲的。站在坟前,我感慨万千。这时久已不出的太阳又柔和地挂在天边,直到我们离去才隐退。

坟周围的村民,见有动静,不一会儿,老老少少的在我身边围了一圈,他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这就是龚和尚(他们的称呼──笔者注)他妈妈的坟,四几年的时候他还回来拜了祖的。我的所有脑细胞都在抗拒着村民们给我的信息,我无论如何也不想不愿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这时,从坟后的屋内,走过来一个中等个儿、穿蓝色中山装的老人。见我们在关注那坟,他说“这么多年了,你们是第一个到我们青龙来了解能海和尚和他妈妈的坟的。这个坟,肯定是他妈妈的。这个水泥墓,还是我亲自做的。当时村上要修坟边的一条路,就把坟往里迁了些,还是我去挖的。里面是一个长条形的石墩,在石墩前面放了一个朱砂花瓶。现在这个水泥的,是云悟寺的兴法老和尚发心修的。当时他找到其他人,别人要价高,我说哪要得到那么多。后来,兴法师父找到我,用3袋水泥做的。”

听老人这样一讲,我直觉他是知道真相的人,于是重点采访了他。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