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8)

             ——谭天 著

龚姓族人如是说

他们所说的定秘书,大名叫定志名(化名——笔者注),与马尾的龚福云在一个生产队,今年有五、六十岁。以前在马尾乡政府干过,喜欢舞文弄墨,现在吉祥寺做事。上午11点过,当我们在吉祥寺他的办公室见到他,向他说明来意时,他胸有成竹很肯定且像背书一样地说道:

“能海上师嘛,我晓得,就我们武都2大7队(即龚家店)的人,他出生在这儿。姓龚,名生龙,字缉照,入过武,当过川北清乡司令,我以前经常听龚福云在做活路(方言干农活——笔者注)的时候说起他的事。父亲早逝,那时他才3、4岁,8岁的时候,通过家族‘除姓’(据他解释就是经过龚氏家族同意离开龚家而嫁人——笔者注)随母嫁到汉旺青龙村,因为那儿也有龚姓的人,他们好照顾他们母子,免得外姓欺负他们,龚家主要是看在那娃儿的份上,才同意的。他有个哥哥叫龚生元,就是龚福云的老汉儿,是厨墩子,就是厨师,在马尾街上开馆子,早就死了,龚福云喊能海喊幺爸,他的儿龚贵全应该晓得些。我们都是听龚福云摆龙门阵摆的。”说完,他还热情地带我们去他在马尾街上的家找资料。

定资料的这一番话,让我有石破天惊之叹。在短短的两天内,有关能海上师身世的陈年旧事,竟有如此多的说法,而他的说法尤让我吃惊。我该如何去判断真伪呢?

难道汉旺龚福蓉的父亲龚生玉、马尾龚福云的父亲龚生元与龚生龙(假设是能海)是兄弟关系?而能海排行最小?不然为什么他们都说叫能海为幺爸?那他们是亲的还是堂兄?我一头雾水。而定秘书讲的与青龙总辉师父听说的也一致,即:能海8岁随母到汉旺青龙,也就是说他出生在龚家店。难道能海母亲真的是再嫁到青龙的?可是,所有资料显示,能海只有一个长他10岁的姐姐,难道他与姐姐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他母亲的坟没人管,与她改嫁有关吗?

我忍不住将我的疑问,告诉定秘书,他极为直率地说:“他都出家了,哪个还去管他这些事嘛,出家没得家,僧俗两重天了。他通过精进修行,成了一代高僧,人家也不好去写这些俗家的事。”

是啊,俗家的事。

可我想,再伟大的高僧,没出家前,都和你我一样,是红尘中的一份子。都因父母而生长,都有亲朋和好友。不同在于,他们觉悟了圆满了。释迦牟尼佛如斯,宗咯巴大师如斯,弘一法师如斯,能海上师如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希望和动力去学习他们,去修正自己。毕竟,他们也曾如你我一样,迷惑过。然而,他们成就了,一想到他们,让我们感到亲切。

我是想从人的角度,去书写海公,向读者展示一个有血有肉的海公。

知道他的过去,并不会影响我们对海公的敬重,反而会让我们更加地敬仰他。这是我做完全程采访后的切身感受。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海公的家世几乎模糊了,知他的人也渐渐故去,这,成了写他传记的一个盲点。这次不经意的寻访,也许会有所突破。

定秘书建议我们去马尾柏果村找龚贵全──龚福云之子。

不巧,他出车在外。

回到成都后,我脑子里全是在汉旺采访的内容,它们与已出版的所有能海上师传上面所记载的内容是如此的矛盾和不同,我困惑了,以至我不能下笔。

我拨通了龚贵全家的电话。

龚贵全,56岁。在电话中他明确地告诉我:“我们喊能海幺爷爷,他是我爷爷的亲弟娃儿。他们有3兄弟,老大龚生玉、老二龚生元我亲爷爷,老三龚生龙又叫龚缉照,是最小的。我们汉旺柏林公园‘绵竹历代名人纪念馆’里面介绍他时,把他的名字写成了龚生发,不晓得是他后来改了名,还是在刻的时候形成的笔误。他是从马尾这边到青龙的,他长得高大,很能喝酒。在外面出的家,1956年的时候,还给我爷爷写过一封信,第2年的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当时有70多岁。”

我明确地告诉他,我们所知道的能海只有一个姐姐,没有兄弟,你爷爷与他是不是堂兄关系时,他说:“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们都很小,是听我爷爷和父亲亲自说是亲的。他出家后,还到过我们爷爷那儿,想让我父亲跟他出家,给他挑书。我爷爷不干,因为他只有这一个儿子。”

后来我让他给我寄来他的照片。因为我们在龚家店采访的时候,那里的龚姓人告诉我们说,龚贵全及其儿子都长得黑胖高大,与我们带去的能海的照片有些像,并且还说,“我们龚姓人家的男人全都要喝酒,代代都是这样。”

当我看了他寄来的照片时,我感到有些遗憾。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