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9)

             ——谭天 著

我的困惑

因为早有安排,带着种种疑问,我到了五台山。汉旺是海公的出生之地,而五台则是他示寂的地方。生与死,是人生的两极,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生,却有着把握死的可能。海公以他一生的修行,最后一着,自在西去,说走就走,何等自在!向我们示现了佛门自在解脱的境界!因此,五台山是我务必要到的地方。

五台山之行,其因缘的殊胜,留在后章表述。我们不仅上清凉桥拜谒了海公灵塔等,还在上师塔院亲礼了海公的灵骨、披衣、嘎乌,在善财洞见到了海公用过的桌子睡过的炕,我们拍摄下了许多珍贵的资料!

更主要的是,在与海公有关的师父们的回忆中,我们得到了许多很宝贵的资料和线索。其中的一个便是:海公的女儿还活着,好像有两个,在哪里不知,让我们自己去寻访!

被采访过的师父们都很欣喜有人来为海公作传,来填补海公出家前的空白,看到一个丰富的海公,并且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我突然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

我的困惑更大了。旧的问题还没理清,新的又来了。

海公与那些自称是侄儿侄孙的家乡人到底有没有关系?有,又是怎样的一种关系?难道他真有3兄弟?其母亲的坟为什么没人管?难道她真是带着小缉熙改嫁到青龙?难道能海与姐姐没有血缘关系?亦或是那些龚姓的后人,仅仅是与他同姓,而没有任何关系,能海家是单独的一支?除了龚家店的那些人,为什么汉旺和马尾的龚家人要自认与能海有关?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传说?我困惑,因为我找不到谜底。现在又要去考证海公是否有两个还在人世的女儿,我有些不知道如何往前了。

这时,能海上师舍利塔院住持智明法师,建议我到绵竹祥符寺,找古模老师父或找那里的方丈智光法师,也许会有收获。他也说,10多年前,他在祥符寺时,见到过人们传说中的能海上师的女儿,至于说她还在不在、在哪里、在干什么?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如同在黑暗中见到了一线光明,我突然有了方向。只要找到了海公的女儿,我的所有问题不是都能得到解决吗?于是我决定再赴绵竹汉旺,去找智光法师和古模老法师,再去见青龙和马尾的龚家人。

再赴绵竹

从五台山回到成都,我们马不停蹄地又赶到绵竹。

当夜,9:30,在马尾公路旁的一间小店里,我们采访了龚贵全,他的确高胖。龚贵全热情地与我们交谈,除了讲他在电话里已讲过的内容外,还否定了定秘书所讲的能海母亲改嫁这一点。

并告诉我们,据他爷爷和父亲说,他们家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生字辈有四姊妹。“那个女儿15、6岁还没出嫁的时候,就‘弹’了(方言疯了的意思──笔者注),后来很快就疯死了。家族就把她供花娘坛,就是当家神来供起,免得她捣乱,现在来看就是有些迷信。”

他明确说他叫龚福蓉为嬢嬢,叫龚福三二爸,与青龙的他们很少往来。他告诉我,他们这支是按“乾仕有来生福贵斗良金”来排的班辈,他手里没有龚家店的人说的族谱,“文革”时什么都弄丢完了。我告诉他,他们的排辈与龚家店的前4辈不同,后6辈相同时,他说:“我们与他们只能是排得起,是同一祖宗下来的,没有多少关系。”

也是,龚家店的“福”字辈和“贵”字辈的人,也表现出与能海上师这一支的淡远。除了都很能喝酒外,没有什么多少族上的遗风,因为海公在学佛前,也是嗜酒能饮。

第2天,我们到了祥符寺。

记得第一次来是在1997年。那时为了写《宽霖法师传》,专门到了他解放前求雨成功的寺庙,也只是想看看他呆过的地方,那时还不知,祥符寺也是能海上师经常讲经说法的寺庙。后来几次到寺庙,也只是看看就走。能有较深刻印象的那一次,是给智光法师送《宽霖法师传》一书。记得穿过几个天井再倒几个拐,就到了智光师父住的小屋天井里。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他会径直地把你带到小屋门前,然后很快地闪身进去(小屋比外面地面低),快速地拉上半截高的木栅栏,将来访者隔离在简朴拥挤的小屋外,然后平和地站着与来客讲话。法师瘦削的面容、深邃的目光,给人留下很深印象。

这一次,当我来到他小屋前时,一切的动作都依然如故,62岁的他,看起来很精神,他还能记起我们的见面。我站在屋外,告诉他我的来意,问他是否知道海公有一个女儿常来祥符寺打斋,他平静地告诉我,他不知道。

我的希望在慢慢的变小。

这时,只见他转身随手拿起一张上面写满了通讯地址的纸条,回过身来对我说:“只是有个叫张老师的,说好像与海公有点什么亲戚关系,可能她知道一些能海上师的情况。她很会做庄严品(寺庙所用之绣品──笔者注),好像现在组织了一个佛学社,很不错的一个居士。”我忙抄下了与张老师联系的电话。

我向法师道别,走出了小院。突然想起了一篇文章在介绍智光法师的一句话:生活简朴平易近人,是一位重德重智重修行的法师。

通过一位刘居士,终于与张老师联系上了。

在等她的间隙,我到了古模老法师的寮房前。老师父的房门紧闭,敲门无人应答。门外的墙上贴着一张他亲手写的纸条,白纸黑字,清晰可见,上书:闲人免进贤人请进,盗者休来道者快来。而门上也贴了一副对联:多诤多辩多烦恼惹人讨厌,少言少语少是非自己心开。横批是:祸从口出。直觉这是一个苦行而有趣的老修行。

小院里的师父告诉我说,古模师父到汉旺香山寺他徒弟那儿去了。于是在采访完张老师后,5月7日下午2:30,我们到了汉旺香山寺。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