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12)

             ——谭天 著

表亲回忆

张老师身份有些特别。她是能海上师表弟章璞的长子章克桢的妻子,曾是绵竹某中学的老师,一个很精进的居士,今年78岁。肯定章璞是能海的表亲,是在我带着疑问采访了能海的小女儿述琼、古模老法师、章璞的大女儿之后。

章璞(1898-1976),名明良,号琢如。绵竹人,是当时少有的教育硕士,曾任省二中校长。1927年由张秀熟介绍入党,作地下工作,脱党后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曾与王干青一起任绵竹佛学社社长,与表兄能海关系甚密。

据张老师回忆:能海10来岁时,曾在绵竹章家后院与章家的孩子一起读私塾,住在章家。能海共有3个小孩,他出家后,小女儿抱给了成都的陈姓人家,大女儿在章璞家住(当时章住在成都),也从章家出的嫁,嫁给了开香油铺的桂家,儿子由姐姐带,听说解放前,述成一次坐船,船翻了,淹死了,没有下落。我们都是听老人说出来的,以前我公公爱记日记,什么都记,“文革”时全抄走了。

能海与我们家关系很密切,他出家后,从西藏请回来的一些经书和他的一些法器,都曾放在我们家。他还寄过很多照片给章璞,其中有一张是他在加尔各答拍的,我后来拿给了智光法师。

我问她知不知道能海在青龙和马尾有亲戚?她说,没听说。我说,他们也没听说你们。为了明确能海与章璞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张老师把我们带到了他侄儿家去看家谱。

在绵竹一栋很普通的楼房里,我们见到了刚刚从德阳回来的章先生。

章先生,60多岁,曾在文化馆工作。他一生下来就由生父的兄弟、五伯章雨初(名:明模)带在成都。

章雨初(1894-1962)与章璞是堂兄,曾在四川高等学堂附中学习,后考入四川陆军速成堂学习,191几年的时候,又被举荐到云南讲武学堂学习,朱德是他的教官。毕业后在军中接连升职,后为国民革命军22集团军高级参谋,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抗战胜利后一直住在成都,也与能海、王干青关系密切。解放前夕,革命志士王干青被捕后,他曾竭力营救。

据章先生说,能海曾是章明模手下的一个团长,后来反对军阀混战,看破了红尘,就出家了,在学佛上很有成就。能海上师是我们整个章氏家族学佛的启蒙师父,他曾留了一本经书《胜鬘经》在成都奎星楼明模家里,黄綾纸包着的。我曾交给张秀熟老人看,他叫我去找文殊院的宽霖法师,宽老说,你把它给隆莲法师看,她会知道得更清楚。我到爱道堂交给隆莲师父一看,她说:“这就是能海上师给我们讲过的经。”我现在还用蜜罐保存着。

我从小就叫能海表爷爷,我这儿有一个我们章家的牌位,上面的长辈中有姓龚的和姓罗的,我们章家和龚家的长辈是如何的联姻,谁嫁出去谁娶进来,我有些弄不清楚,我认为能海与我们家密切,更多的是社会政治志趣方面的原因。这时张老师建议:“你到成都去找我爱人的姐姐章克雍,她可能知道得清楚些,她与述瑜姐姐亲近,以前她们住在一起。”

按章家给我们提供的线索,我们在成都很顺利地找到了章璞的大女儿,今年81岁的章克雍老人。

成都的述瑜你在哪里

当房门打开的时候,一个满头白发、走路颤颤巍巍的瘦削老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说她就是章克雍。听我们说明来意,她明确说:“能海和章璞是亲表兄。”老人回忆说:

当时我父亲在成都教书,我在红照壁读小学。几乎每个星期父母都要带我和我的大弟弟克桢到文殊院去看能海上师,父亲学佛与他有关。我还记得能海的眼睛炯炯有神,笑眯眯的,又威严又慈爱。我们不敢怠慢,全部都叩长头。

能海是表孃(能海的姐姐——笔者注)把他带大的。当时他要出家,表孃说一定要生个儿娃娃才可以,后来果然生了个黑弟娃儿。后来他出家,就把述琼抱给人了。述琼与述瑜是同天不同地的,龚表叔娶了两个小,加上原配,就是述瑜姐姐的妈,好像有3个。述瑜姐姐她妈死得早,她后来是住在我们家很长时间,王干青的两个儿子也在我们家住过。述瑜姐姐可能要大我7、8岁,我们还睡一个床。那时她梳着长辫子,长得白瘦,脸是有些方,我们都穿旗袍,斜扣的。后来嫁给了棉花街开“桂家香油铺”的桂大哥,是从我们在成都上南大街的家出嫁的。后来她生孩子,我还与母亲一起去看她,用篮子提的鸡蛋,缝的小衣服,家里确实对她很好。后来桂大哥的生意越做越好了,述瑜姐姐渐渐也就没有怎么与我们往来了。但桂大哥人很好的。

老人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一口一声述瑜姐姐。看得出,过去她与她的述瑜姐姐是很要好的朋友,也能感觉得到她对述瑜姐姐不再来往的遗憾。

为了弄清楚她的上辈的关系,我请她回忆在她的长辈中有没有姓龚的。仿佛是恢复了对过去的记忆,老人突然说,我们章家有个龚家婆婆,她生了三儿两女,有个罗家婆婆生了一个女。章璞,我父亲,他的母亲就是龚家婆婆,他有亲的3个兄弟。按大排行,我父亲那一辈有十几个明字辈的姊妹,父亲排第十,明模排第五。抗战的时候,我们家的人都回绵竹了,我还在五伯伯那儿住,在成都读中学,后来才到现在的西南师范大学学音乐。

听老人这一说,我们终于明白了,绵竹章先生家那个牌位上写的龚姓和罗姓两位嫁进来的长辈中,其中与能海的父母辈有亲戚关系!

老人见将关系搞清了,她也很高兴。她说:“述瑜姐姐的庄姓舅舅,我们叫庄表叔,人非常好,是一个画家,大学生,画油画的,长得方脸,述瑜姐姐有点像庄家那边的人。述琼更像她爸。”

我们问她有没有关于找到述瑜姐姐的线索,她说,没有了,很早都没有往来了,有时心里想想也就过了。我们老了,身体又不好,不知道她怎么样,是在还是不在。我告诉她,在我们采访述琼婆婆的时候,听她儿媳妇讲,1985年的时候述瑜姐姐还住在成都椒子街,好像有一儿一女,儿子好像有些问题,疯了。现在全拆了,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信息。

看着老人有些遗憾的表情,我决定尽量为她找到她的述瑜姐姐。

第二天,我们找了成都市户籍管理的相关部门,查遍了成都的区和县,都没有一个叫龚述瑜的、年近90的这样一位老人。这就有两种可能:1、老人没有办身份证;2、老人已不在人世。

成都的述瑜你在哪里?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