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13)

             ——谭天 著

与海公小女儿面对面

这是我终身难忘的一次采访。

老人的境况老人的身影老人那一声哽咽委屈的哭喊:“我老汉儿不要我们了。”至今想起,我仍会动容!为着84岁的述琼婆婆从没得到过的父爱,更为着海公那慧剑斩俗情的决绝!这不由让我想到同样是39岁出家的弘一法师,拒见日本妻子的场景。这是怎样的一种大爱啊!他们之所以能成就,便是他们的智慧境界已不同于常人,他们是力行戒律的行者,那是堪称大雄所能为的事!岂王侯将相等功利之徒所能企及?

事隔八十年了,老人所能回忆的情绪,仍然是幼时自己对父亲出家的不解;所能反应的感受,仍然是小孩觉得被大人所抛弃的委屈。

84岁的老人了,一讲到自己3岁多被抱给人家时的情景,就像孩子似的无助伤心:“我那时还小,还坐在椅椅儿头(坐在竹编的小孩坐的椅子上──笔者注),往年没得糖,他们就拿一根泡豇豆(四川泡菜的一种)喊我吃到,哄我到陈家去的。”

“我有两个妈,一个是张妈,一个是庄妈,她们和我老汉儿三个都出家了,他们不要我们了(讲到此,老人哭了)。张妈是在广汉庙子头,叫狸猫儿庙(音,方言)出家的。我的亲妈姓庄,我姐的妈和我妈都是一个姓,姐的妈死得早,他就娶了张妈,张妈没得生的,又娶姐妈的妹妹去填的。她们一个是庄家的老七,一个是老八。述成也是我妈生的,他不学好,后背到老汉儿跑得不在了,拿他没得法。姐姐后来嫁给成都桂家,是从章家我表爸那儿出嫁的。解放后,我去过姐姐家两次,好像住在成都东较场那边。后来没啥来往。”

在与老人的交流中,她几次讲到自己被抱出去的情景,讲到张妈在广汉出家。据她说,她所知道的事情都是庄家舅舅(即龚缉熙的妻家兄弟──笔者注)、章璞表爸(她又叫他表叔)给她讲的,包括她出生的年份:民国10年。

老人年纪大了,所讲内容都是成点状,好多往事都不再记得,也多有重复,极少处还有些矛盾,但绝不影响到整个历史事实。以上她的讲述绝大部分印证了隆莲法师写的《显密双修的能海上师》附记(写于1984年9月9日)中的记述:

师原配庄氏早逝,只遗一女,名述瑜,适桂氏。继娶张氏无出。又娶庄氏之妹,始生述成。张氏从涪陵天宝寺住持佛源出家,庄氏之妹从爱道堂比丘尼隆寿出家。述成20余岁时曾到近慈寺,后即他适。

我想,在附记中没有关于述琼的记述,可能是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抱出去给了陈家。述琼是能海上师的亲生女儿,这是毋庸置疑的。古模老法师、表叔的女儿章克雍、表叔的儿媳张老师,还有一些见过她的老师父们都能证明。当然更主要的是老人自己的情绪和记忆,以及她酷似父亲的相貌和性格,还有她对家人的回忆。

我把与老人交谈的录音作了整理记录,在此,选择一部分记于后:

我叫陈述琼,姐叫述瑜,弟娃叫述成,是我妈生的。小的时候把我抱给了陈家,叫陈伯秋(音,她又说一个名字陈独斋【音】),(已经)死了,他们对我好,抱过去我是老大,改姓陈,住在(成都)青羊宫(附近),我原住在(成都)仁厚街,陈家的房子(和我们的)还是一样的大。表爸是章璞。我爸与表爸是表兄弟,是亲的,我爸的孃孃嫁到了章家。我嫁到绵竹,就是为了好上坟,(问:给哪个上坟?)给祖先上坟。(问:坟在哪儿?)不晓得,没上过。我老汉儿回来的时候,他去过,他喊表爸照顾我。

他当和尚的时候,我还见过他,记不得是哪年了,从西藏回来,胖了些,给了我一个木碗,一个菩萨,不晓得都弄到哪儿去了。(问:你父亲有几姊妹?有兄弟没有?)不晓得。有个大孃,认不到,他小时候是人家把他带大的。(问:龚家在青龙还有没有人?)不晓得,在绵竹有(老人不知道青龙在绵竹境内)。

我1952年从绵竹到这儿来的。六几年的时候,他们(指红卫兵)说我是和尚的女,我老汉儿又如何不是,斗我。我是和尚的女子又咋个嘛,现在不是又有那么多和尚了?(问:你还怨你父亲不要你们吗?)我就是小时候怨他,他把我丢了。现在我老都老了就不怨了。他学佛好嘛。

老人边说边解开胸前的一颗纽扣往里层层掏,“我这儿带着一个像,很久了,没取过。”我们以为是他父亲出家前给他们姊妹留下的照片,她拿出来说:“是清定给的。”有趣的是,那是清定师父微笑着的一张头像。我们告诉她,“你父亲是清定法师的师父,他对你父亲很恭敬和敬仰的。你咋不戴你父亲的呢。”老人头一偏,像孩子似地“哼”一声,然后顽皮地一笑。让人感觉到,她心灵的最深处,对父亲的离去,仍有一丝的不了然,那是在她幼年时的心中留下的阴影,时光也抹不去的。在无数信众心中有着崇高地位的能海上师,在女儿述琼心中,就是一个她永远都在期待和渴望的父亲。

老人一生育有两儿两女,长期和她生活的有两女一儿,丈夫已去世多年,在身边的一个儿子于4年前去世,死时49岁。目前她与儿媳陈秀华住在一起,老人告诉我们说,儿媳对她很好。我情不自禁地对陈说:“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好好照顾老人。”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