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14)

             ——谭天 著

说不清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跟老人有一种久远的熟悉。当她在门口,用干瘦发抖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往屋里带,边走边颤抖地说:“我是述琼”的时候,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突然觉得她不是一个84岁的老人,而是一个孩子。特别是在她几次讲到小时候被送人,委屈地哭出声的时候,我总是会忍不住轻轻拍她的背,哄着她说:“好了,好了。”而老人就会很快地恢复常态。我想,这就是缘分。

儿媳告诉我们说,老人一直没有工作,一生清贫。老伴死后,厂里每月拿给她50元的抚恤金,现在厂垮了,50元也没有了,现在国家每月给她80元的低保,什么保险也没买。

老人长期困窘的生活状态,在我们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全明白了。原谅我不便将老人的生活境况及生活场景全部写出。即使这样,面对我们给她送去的微薄礼物和礼金,老人也一再的拒绝。

在老人瘦削矮小的身型里,有着一种硬朗爽气,让人喜欢她。在她拄着拐杖快步行走,说话豪爽而有趣、做事严格又认真的禀赋中,有着其父亲的性格特征。难怪章克雍和张老师都说她像她父亲。其儿媳和邻居也说她:有脾气,直爽,啥都要管,眼里有活路,好耍。

在我们拉家常的时候,她的两个女儿突然出现,那像农家修的家带店的房里一下就更热闹起来。原来,她儿媳给小女打了电话,正巧大女从外地的家回到小女那儿,两人就一起过来了。

让人不解的是,述琼婆婆的家人根本就不了解海公是多么的被人敬仰,更不知道无数的信众每天都要向他顶礼。她的两个女儿只知道外公是一个和尚,并且从来没见过海公的照片。我拿出了随身带去的一本介绍海公的书,上面有9张能海上师的照片,她们在昏暗的灯光下,认真地看着。这时,我更理解了龚家人对海公过去的不知。

在述琼婆婆家里,也只保存了一张能海出家不久的照片,老人慷慨地让儿媳拿出来给我,说:“给她给她。”那照片约有4寸大,画面上能海穿着僧衣,盘腿坐在一屋外。照片右下角已经缺损,正面发黄,已有些烂了,右上角隐约有字痕。自己看是:赠范某某。儿媳说:“是很多年前,我们村上的一个老人给我爱人的。能海六几年死了的时候,有人还到这儿来问了她(述瑜)的,想告诉她,她老汉儿死了,结果没找到她。他们刚好问到我哥,我那个时候只有9岁的样子。没想到后来成了她的媳妇。”陈秀华憨厚地一笑。

我问:“他也知道能海是他的外公?”

“知道。我们一家1985年还到成都述瑜家里去了的。”

“当时述瑜情况如何?”

“我记得她是住在成都椒子街的(此街离述琼所讲的东较场极近──笔者注),好像有一儿一女。儿子有问题。”

其他的陈再也想不起了。

闲谈中,早已过了吃晚饭的时间。由于我们急着赶路,便起身告辞,老人非要她女儿给我们煮荷包蛋吃。述说:“就给在自己家里一样嘛,你们太辛苦了。”

盛情之下,我们只好随主了。老人则忙着为我们拿这拿那的,很是精干。当我们离开她家的时候,她又拉着我的手,执意要送,边走边说:“走,我送你。”

老人和她的家人站在街沿上,向我们招手,一直目送着我们的车消失在夜色中。

 

我所要展示的能海上师的身世便到此,由于时间的久远,而被采访者大多数都是80岁左右的人,他们的回忆也许与历史真实有些出入,愿读者阅读完以上的文字后,重新去组合书写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些在俗家的细枝末叶的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龚缉照(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名字)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出家后精进求法力行戒律、悲心利人建立僧团、遵循佛制身教言教,最终达到佛门自在解脱的境界,成为了受人敬仰的一代大德高僧!

从龚缉照到能海上师,经历了多少心路历程?发生了多少感人故事?

好了,让我们像海公女儿一样,从常人的视觉,走进他的世界吧。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