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21)

             ——谭天 著

川西北的秋天,有些阴沉,沿街的树已开始慢慢地变黄了。缉熙如约来到周先生家,与周才贤的同学们一起聚会。才贤的同学心福,不知在哪里弄到了登载有严复《天演论》的报纸,他专门拿了来,给大家分享。

缉熙推门进去的时候,几个同学已经在各自发表自己的看法了。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听着这几个比自己大两、三岁的同学的发言。

只听心福说道:“刚才我说了,康有为也好,梁启超也好,谭嗣同也好,他们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在戊戌变法之前,根本就没有出过国。只有严复,他是英国的留学生,严复对西学了解得最全面。他翻译了《天演论》,你们看,这上面写得多好。他认为自然界和社会的普遍规律都是物竞天择,自然淘汰。中国人如果再不发愤图强的话。那么就可能被淘汰掉。”

“康有为也很厉害的,不然他不会是改良派的领袖人物。他早年虽然学的完全都是中国的传统儒学,但是,他后来也读了很多介绍西方的书籍,对西方也有所了解。所以他的思想,种子是东方的,然后用西方的学术为营养,哺育出来的。但是康有为的西学思想,又是披上了中国古老学术的外衣。”才贤接过话题说道。

“现在是,我们该如何来使国富民强,学要致用,光说没用。在维新派提出的改革内容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军事改革。你们看,大清国的兵都是使用刀、矛、弓箭,而康有为他们就希望皇帝规定要把这个弓、刀、矛、箭废掉,像洋人一样改使枪炮。这样在技术上就可以和洋人对抗,才可以保卫领土。你们看前几年的甲午战争,日本的鱼雷,不就把我们的‘致远’舰打了吗?如果我们有更好的武器,那被打的就是日本了。这些志士说得好‘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我们就是要拜洋人为自己的老师,学习他们比我们优秀的地方,学习洋人所擅长的技术,然后再来制服洋人。”坐在才贤旁边有些黑壮的同学说。

缉熙很赞成这个同学说的话。是啊,如果外敌入侵,别人的武器先进,你的落后,肯定是打不过的。看来,保卫国家最直接的行为就是扛枪杀敌。

叛逆的龚缉熙

缉熙像变了一个人。

他常常听课之余,在章家的后院,锻炼身体。用手抓举石锁,做俯卧撑。他的小表弟章鱼雨初已5岁了,受了一年的识字启蒙。他最爱看这个大表哥抓石锁,只见他一鼓劲,大大重重的石锁就被他举上了头顶。这时,后院就会响起孩子们一片呼声。一歇下来,他就静静的看几个小表弟,做“抓土匪”的游戏。几个孩子分成两派,一派为兵,一派为匪。装兵的用手绢把眼睛蒙上,等缉熙一声:“开始!”装土匪的孩子就忙着四处躲藏,当数到10下时,兵们就取下手绢,开始“抓土匪”。一旦发现,就把“土匪”抓进规定的一个圈内。直到全部抓完,然后又轮换。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看到弟妹换来换去的,缉熙心里常常想,好与不好是没有固定的。就像这个“抓土匪”的游戏,变化就在一刹那间。这世上有没有绝对不变的事物呢?

这时,他孃孃抱着一岁多的小明良(即后来的章璞——笔者注)来到后院。她把缉熙叫到身边悄悄地说:“那个林保长来给老爷说,说你经常往东头周家跑,和一些学生谈时事。那些学生是进步分子,被盯了梢的。他喊老爷管你,说现在时局混乱,北方出了一个啥子‘团’的,要杀洋人,杀赃官。要是上头有啥子问题弄下来,就麻烦大了。为了不出事,周先生都忙到把才贤送成都去,你就不要再过去了。”

缉熙听完孃孃的话,敏感的觉得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早听心福说过,去年在山东就有一个叫“义和团”的组织,反对入侵者。难道各地都有分部?反对入侵者是爱国,参加了有什么不好呢?他回头应付着说:“晓得了。”

从章家出来,缉熙沿着一条小道飞快地跑着。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才贤和他的同学们,让他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同时,他想落实才贤是不是真的要上成都。因为到成都去,也是他的梦想。早在听周先生讲“三国”的时候,说到过成都这座古城,1700年前刘备在诸葛亮辅佐之下,就是在成都建立的蜀汉政权。只是听成都的美称,什么“锦官城”、“芙蓉城”,就让人向往,还不说其它的。

才贤告诉他,他到成都市区公干,到亲戚开的铺子里当学徒,他愿意去的原因是想边做工边寻找机会。缉熙突然对他说:“我想和你一起去。”

“那怎么行?你的条件还没有成熟,过些时间再说,等机会吧。我听说你们龚家是有人在成都做事的,只要你努力,一定能实现你的愿望。”

在回家的路上,缉熙心里一直在想着到成都的事情。回到家姐姐见他闷闷不乐,问他为什么?他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了她。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