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23)

             ——谭天 著

绸缎庄做学徒

缉熙去的地方是成都东大街恒升通绸缎庄,这家的东家姓钟,绸缎庄处在成都商业最繁华的东大街上。

当缉熙从北门走到东门城墙边的时候,正是5月的黄昏。府河的水被太阳一照,泛出片片金光。离河两百米远的地方有一座横空而出的古城门楼,齿形的垛口,半矮的女墙,伸延的梯道,灰暗的城壁,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鲜明而静谧,“迎晖门”3个大字清晰地出现在缉熙的眼里。他知道,这就是亲戚讲的成都东门城楼了,这也是进东大街的入口。

沿着城门洞往西走,缉熙进入中东大街,红砂石板铺成的街道非常宽,两边街沿上,钱庄、京广苏货、成衣店、帽庄、袜铺、匹头绸铺、茶叶铺、笔墨铺、眼镜铺、钟表铺、照相馆、玻璃店等一家接一家。各铺面的铺板门坊全漆得油黑发亮,铺面大而深,那一个个黑底金字招牌,引人注目。门前为遮阳而挂的白布,几乎整齐划一,那一道道高耸的风火墙和2层楼的飞檐青瓦房延绵2里多长,极为壮观,这是缉熙在绵竹从没见过的。长长的街上,每隔一定距离,就有一口长方形的盛满清水的石缸,他知道,那是为防火灾而专门设置的,在绵竹的街上也有。

因了天气的原故,宽宽的街上行人很是稀少,有拖着辫子的男人,挑菜担的农民,还有两、三个小脚女人。在东大街的中段,缉熙终于看到了“恒升通绸缎庄”几个金灿灿的大字。他进到里屋,找到了东家,给东家磕了三个头,送上从绵竹带来的酒,算是拜师了。老板与龚缉熙家沾了一点儿亲,见他聪明机灵,也很喜欢,就让他住在庄里做学徒。钟老板对他说:“等打了烊,我带你去见你的师兄。”

晚。商家的一盏盏灯挂出来了。东大街渐渐沉入夜中。

绸缎庄后面的四合院,就是钟老板的家。院内种满了花草,一棵大大的黄桷树像一把伞撑在院中,树下放着烧瓷的青花圆桌和圆凳。钟老板不仅是一个商人,他对时局有着很积极的关注。是一个有着爱国热情的人。他有5个小孩,其中老大叫钟体乾,老五叫钟体道,都比缉熙大,他们一边在店里做工,一边在上私塾。

时值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全国反帝斗争声势浩大。八国联军进攻天津,又沿着运河向北京进攻。

钟老板看着刚从外面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两个儿子,急着问:“怎么样?外面有什么新消息?”钟体乾一边喝水一边回答说:“听说北京快保不住了。”体乾抬起头才注意到坐在树下的缉熙。钟老板介绍说:“这是从绵竹来的龚缉熙,今天下午到的。这是我老大体乾,那个是老五体道。”缉熙忙叫了声“大哥,五哥。”龚缉熙与他们一见面就感觉很投缘。

缉熙在绸缎庄名义上是学徒,实则老板对龚缉熙这个徒弟很好。他是一个爱才的人,知道缉熙上过私塾,为了不把学过的东西忘掉,在学业上更有长进,他让缉熙和儿子们一起继续读私塾。由于缉熙有很好的学习底子,学什么都很快,所以教私塾的先生,很爱在钟老板面前夸他的认真聪慧。

在成都读私塾期间,缉熙跟着大哥五哥读了不少进步书刊、报纸。爱国的热情也随之增长。

1900年8月。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慈禧太后化装成农妇,挟持光绪和一些王公大臣退出北京,逃往西安。菱形是。西逃的慈禧一面令李鸿章“便宜行事”,与敌方商谈投降,一面又分布命令镇压义和团。最终义和团在中外反对势力的镇压下,失败了。

当缉熙他们得知消息时,大家义愤填膺。痛感新政府的无能。当晚,钟老板把缉熙带来的酒打开,在后院的大黄桷树下,以酒祭之,为死去的义和团将士烧了很多的纸钱。

大哥体乾说道:“大清腐败,国势垂危,外辱频繁,民不聊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待时机,我当报国恩。”缉熙听大哥说完,忙说:“我当和大哥一样,强国利民,报效国家。”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