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26)

             ——谭天 著

 

弃商从戎

在维新变法、推行新政的宣传下,钟家兄弟和缉熙像许多爱国志士一样,深感国事之艰难,不应偷生,决心从戎救国。于是,热切地来到“四川武备学堂”招生处。经过文化和体能考试,钟家兄弟很顺利地被录取了,两兄弟高兴得对打起来,而缉熙却因为年龄较小而没有被录取。看着大哥五哥的兴奋劲儿,缉熙难过得哭起来。

五哥忙安慰他说:“缉熙,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应该为这样的小事而流泪,如果,你是有决心,那么,你的目的迟早会达到。这个学堂不是只招一期,你一定会如愿的。”听五哥这样一说,缉熙用手抹了抹眼睛说:“我晓得,就是有些舍不得你们。”

大哥体乾说:“我们有假就会回来的。我和五弟走了,店里的事,你要多操心了。等两年,你就可以了。”

3人说着往东大街走去。

两年后,26岁的钟体乾从四川武备学堂毕业后,前后参与了创办四川陆军各学堂。由于四川武备学堂、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四川陆军小学校主要是受日本军事教育的影响而开班的,许多教员和管理者都是日本人,所以钟体乾后被保送到日本留学。1907年,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回国后,曾任北洋军阀陆军部科员,四川省陆军测量局局长,陆军军官学校战术教官,21军刘湘部参谋长,川康绥署总参议,1934年到1937年,任成都第5任市长。抗战期间,曾代表刘湘与共产党建立联系,支持和掩护过革命领导人,如张澜等。建国后,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川西行署副主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等职。钟体道,从四川陆军武备学堂毕业后,曾任川军师长多年,在陕南被刘存厚吞并后,到北京将军府任将军,以后曾任绵阳专区行政督察专员。当然这是后话。

1905年。缉熙顺利的考入了“四川陆军弁目队”,后又转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与其同届的同学有杨森、张斯可、乔毅夫,校友有:刘湘、潘文华、邓锡侯、唐式遵、王缵绪等。这时钟体乾、钟体道、王陵基已由武备学堂毕业,当了“速成学堂”的教官。

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踌躇满志的缉熙心里充满了欢喜。他暗自告诫自己,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

19岁的龚缉熙,开始了他的军界生涯。

军界生涯

从考入陆军速成学堂到出家,龚缉熙在长达近20年的军界生涯中,经历了中国大的历史事件和变革:保路运动、辛亥革命、清政府垮台、四川军政成立、二次革命、袁世凯复辟、反袁战争、护国运动、护法运动、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国民革命、川系军阀之争等等,亲历了无数次的战争。在双方以各种理由而进行的争夺战中,往往,今天还是同学好友上级部下,明天就是用枪口对着你的敌人;今天还在一起吃饭喝酒,明天就成了枪下的鬼。龚缉熙寻找真理的理想、救国救民的抱负,在一次次走马灯式的混战中,模糊和失落了。

龚缉熙一直在这个纷乱的红尘中,随业流转,为功为名为利为禄,并娶妻生子。然而他内心的灵光,却不时地要闪现出来,他常常自问:政局和人事的变化,可以用武器来戕伐和征服,然而人心的险恶人心的变化呢?用什么才能征服?到底什么才是求得和平安宁的根本出路?世事的变化无常,我的出路又在哪里?龚缉熙在戎马倥偬的军界生涯中,有了一丝厌离。

让我们寻着他的步伐,看一看那一段群雄割据连年混战的时代。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