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能海上师传(28)

             ——谭天 著

保定系,是由川军中四川陆军小学、陆军中学、陆军预备学校和这3校升入保定军官学校的军人结成的派系。1921年熊克武发起驱逐刘存厚之战,邓锡侯、田颂尧、刘斌三个师战败退保定,因3人为保定军校同学,又同为刘存厚部下,加上当时同处困境,利害一致,初步形成保定系。1925年在驱逐杨森之战中,保定生刘文辉崭露头角,跻身保定系首脑之列。之后,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同驻成都,形成保定系三首脑。川军各军阀在1926年,全部改为国民革命军,被国民政府统辖后,刘、邓、田三军在成都设立三军统率办事处,后改名三军联合办事处,刘文辉为处长,邓锡侯、田颂尧为副处长,实行省城的军政、民政、财政三统一,与驻重庆的刘湘速成系相对抗。

军官系,是川军中四川陆军军官学堂出身的军人结成的派系。由于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的毕业生,比起保定军官学校的毕业生待遇明显差,使得四川军官学堂的毕业生以同学相号召,互相联系,彼此照应,初步形成军官系。军官系的首脑为李家钰、罗泽洲。

从辛亥革命到1933年在长达近20年的川系军阀混战中,以上派系之间为了各自的利益、地盘,相互联合、反目、交战、厮杀,如1913年讨袁之役、护国之战、“刘罗”、“刘戴”之战,倒熊之战,靖川之战、内沪之战,驱刘之战,熊刘对川滇黔联军之役,二刘大战等,战火遍及全川,人民遭受涂炭。

而刚刚跨入陆军速成学堂的龚缉熙,对未来充满希望,以后血腥的日子,他是始料未及的。

求学四川陆军速成学堂

终于如愿以偿了。

当龚缉熙迈进学堂大门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和他一起入校的有绵竹老乡乔毅夫,还有一个大他3岁的张斯可,他来自资中县,后来他们3人成了好友,号称“速成三友。”

他们都是怀揣报效祖国的理想,有着对未来无限的憧憬而进校的。

军校的教育,基本沿袭日本的教育方法。因为学校的教官大多都是从日本军事学校留学回来的,学校还有日本的教官和管理者。

他们先接受“养成教育”。即学员必须进行从列兵、军士到军官全面而系统的教育,同时学生必先受入伍期新兵教育,但仅在校内而不下部队,也不先受普通课教育。在分兵科前均为步兵教育,这是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最基本的军事教育。其教材有《战术》、《筑城》《阵中要务(亦称勤务)令》、《步兵操典》等,是学堂学员必学的教材,分科后则专攻本科操典,意在将学员培养成一专多能的军官,甚至辎重兵也能独立作战。

在学堂两年的时间内,他们学习基本军事学科如战术、筑城、兵器、地形、交通、测绘等;应用军事学科如国文、伦理、历史、地理、算术等;术科,制式教练、战斗教练、设计教练、野外勤务等。

因此,学员每早从5点起床跑操至每晚9点方可入睡,每日3餐后稍事休息即投入“课堂学理论,操场演实战”的教育训练,以至夜间也时有演习。尽管格外艰苦,由于学堂各级管教官员都能身体力行,严于律己,以身作则,专心教授,所以学员们都很用心的训练。熄灯号过后,还有不少学员在燃灯苦读。

这种从严教育、从严管理和从严训练,使“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成为龚缉熙们生活的座右铭。他们在内务、着装、军容、军纪上一丝不苟,极其认真,养成了极为良好的生活习惯,这影响了他们每个人的一生。在龚缉熙成为能海上师后的岁月中,我们仍能感受到军校生活对他的影响是多么的深远。

两年后,1907年,“速成三友”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龚缉熙被派赴打箭炉镇守使部任侦探大队长,张斯可到尹昌衡部任排长,乔毅夫也在军中任职。

在以后的生活中。他们都拥有不一样的人生。张斯可,前后任成都陆军军官速成学校教官,川军刘湘部中校参谋、团长、教导总队队长、教导师师长、刘湘驻北京代表,30集团军76军军长,四川省政府顾问,参与了彭县起义。解放后,历任川西行署委员,四川省政府委员等职。乔毅夫是刘湘甫系的骨干、高级顾问,在军中也是历任各种职务,与革命烈士王干青是同乡好友,在1939年,曾亲自接待周恩来,与共产党关系密切,在国民党中做了许多策反工作,积极参与彭县起义。建国后,在政府部门任职。龚缉熙则走上了一条自我圆满自利利他的学佛之路。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