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童心童话】(134)

妹妹说:小时家穷,冬天衣寒,三哥用碎布做了个布球,陪我踢球取暖。

孩子是父母的纪律

有人说,孩子就像是父母的复印件,父母什么样,复制出来的孩子就是什么样。

儿子图图还不会说话时,就有了小脾气。他想吃的东西,拿到跟前让我帮他拆包装。如果我因为在忙自己的事而迟迟不理会,他就会生气地把手中的食物摔到地上,以示抗议。第一次见他这么做,我诧异了,这小人儿,跟谁学的这么大脾气!后来仔细一想,他在干扰我看书或写作时,我不是也曾经把他硬塞到我手里的玩具扔到床上表达不耐烦吗?图图不过是依样学样,用同样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而已。明白了这一点,我给自己定下纪律:不再放任自己,努力管理情绪,做一个温柔、耐心、不乱发脾气的好妈妈。

自从图图会爬能走,他就在家里开始了他的“探索之旅”:经年不用的床头柜抽屉,被翻个底儿朝天;平时很少打扫的门缝、窗户等各种旮旯,成了他的重点“研究对象”;满布刀叉锅碗的厨房,也经常出现他“忙碌”的身影……为了确保他接触到的东西都是洁净安全的,我不得不一改昔日的懒惰,又给自己定下新的纪律:每天数次清洁门窗,整理抽屉,打扫厨房,把那些暗藏着危险的物品都收到他够不着的地方。图图爸见我懒人大变身,感慨地说,还是儿子的作用大啊。

细细想来,因为图图,我确实从一个率性散漫、追求舒适的自由人,变身成为勤劳谨慎的妈妈,为自己强加了很多纪律,可却一点不觉无奈或压抑。这种心甘情愿的改变,谁说不是责任心和爱心的软着陆呢?

也许,所谓父母的成长,就是让孩子成为自己最好的纪律。

(来源:《孩子》2014年1期)

●○○○●●●○○○●●●○○○●●●○○○●●●○○○●●●○○○●●●

为什么哥哥姐姐不带加号呢

经历了愉快的幼儿园生活后,童童终于上小学了。就在童童上小学的几天后,她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天放学回家后,童童问我:“妈妈,今天我在学校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我好奇地问:“什么有趣的事情啊?”

童童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发现一些高年级的哥哥姐姐们,他们有的膀子上带着一个减号,还有的带着一个等于号,但为什么没有人带加号呢?”

(摘自《家教与成才》2009.10 钟成珍)

●○○○●●●○○○●●●○○○●●●○○○●●●○○○●●●○○○●●●

木偶奇遇记 (117)

警察问匹诺曹:

“你趴在地上做什么呢?”

“我在照顾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病了吗?”

“好像是的。”

一名警察弯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一下埃伍桥的身体,说道:

“他受伤了,并且还伤得不轻。他伤在太阳穴上,谁干的?”

“不是我!”

“如果不是你,那是谁干的?”

“我也不知道。”

“那是用什么打的呢?”

“用书打的。”

匹诺曹捡起那本用厚厚的纸和羊皮纸装订的数学课本,拿给警察看。

“这书是谁的?”

“我的。”

“那就对了,什么也不要说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可是,我……”

“跟我们走!”

“我是清白的。”

“快走!”

走之前,警察叫住了几位正划船从这儿经过的渔民,交待他们说:“这个头部受伤的孩子就拜托给你们了,你们把他带回去好好照顾,我们明天再来。”

(摘自《木偶奇遇记》[意]卡洛·科洛迪著 付琳琳译)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