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艺演出
(视频在线播放)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世态万象】(10)
了解众生生活的种种,从观中出生悲心,出生智慧


你一定要成为精英吗?①

转眼又到了新一年开学的日子,回顾我的大学时光,入学的欢迎条幅在阳光下随风摆动的画面,仿若仍在眼前。

这两天看新闻,被誉为“史学研究天才少年”的西安高三学生林嘉文,在患有抑郁症半年后,选择了自杀离世,年仅18岁。另有一名15岁的武汉初三女孩小夏,从18楼家中跳下,疑因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不理想,心理压力过大而走向极端。

看到这些消息,我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字,惋惜。青春还未绽放,生命却不复存在。人生大好时光,从此以后,每一寸日光,每一缕花香都将被辜负。想起电影《此间的少年》里,朱聪老师对令狐冲说,“你们年轻人啊,老是把什么事都看得很重。我说啊,这些破事,和以后比起来,那都算不了什么。你看看那些考不好就跳楼的那种,他们要是再多活二十多年,肯定自己都要被自己笑死……”

只是,在一个孩子价值观还未定型的时候,他看不到生命中有很多事可以云淡风轻地处理,很多事并不值得自己赔上余生。他们的直接想法大多来自身边的亲人和接触到的社会,而这个社会告诉他,你要穷毕生努力,成为一名精英。

《读者》3月份新刊里有一篇文章叫《儿子“成人”记》,作者的儿子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很多朋友甚至建议他去给孩子做智商测定,但是,在他眼里,儿子热心助人,嫉恶如仇,热爱体育,健康阳光。以一纸成绩否定一个人实在让他觉得可笑。

他也曾怕儿子不成才,可是儿子反问道,“如果只有考上名牌大学、当大官、发大财才算成才,那全世界几十亿人不都白活了吗?”“成不成才,我不知道,但我保证成人。”作者又问道,什么叫成人?儿子答,“做普通人,过平常日子。”

这个答案让作者陷入了沉思,也给了我很大的思考。难道所有人一生下来的目标,就是要成为精英吗?

在任何一个社会,像马云、刘强东这样的精英总是少数,梦与现实之间的落差让很多人大半辈子围困在失败感和无力感之中。我的父母和大多数中国家庭的父母一样,从小望女成凤,对我寄予厚望。他们也时常教导我学习上要力争上游,好在只是让我尽力就好,而不是逼迫我非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即便毕业工作了,也只是告诉我,做到独立,能养活自己,工作开心就可以了。可是,更多的父母是希望孩子成为他们想象中的人上人。

很多崇尚精英主义的人以稳定和安逸为耻,因为这两个词意味着“平常”,在他们眼里,至少这个词和褒义词没什么关系。彭博商业周刊专栏作者彭啸有一篇文章专门讲精英主义的,有这样一段话: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第一名,要优秀,要卓越,要治国,要平天下,要创业,要王者归来。我绝不反对个人奋斗、心怀天下,但是我绝对反对把精英主义作为全民教育的宗旨,让所有的孩子从小读着‘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这样的句子长大。这句话错了吗?没有错。错的是写课本的人没有认识到不是每一个孩子都会成为士大夫,对于绝大多数孩子来说,他们要学的是生之乐,是照顾自己的那些小技能,继而生活独立,是读懂和接受自己,然后心理独立。这种充满了各种高大上目标的精英教育让一个民族失去了平常心,把成功的定义变得非常狭隘。”

所以,我们像被巨大的洪流推赶一样,好像生活就是为了达成一个又一个世俗意义上的目标,从不去想,这些东西自己是否真的想要。我大三的时候还在穿梭于例如“中国文化”和“营养与健康”这样被认为没什么用的选修课上,我低年级的学弟学妹已经提前两年为考研做准备了。那么美好悠闲又惬意的大学时光,在他们看来,却是步入社会的前哨站,在这里,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来源:《读者》 朝歌)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