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虚云和尚传(6)

                 何明栋 著

一次是在拜毕嵩山少林寺,再礼有华夏释源之尊的洛阳白马寺后,来到汹涛狂流的黄河岸边。好不容易在古老的铁卸渡口过了黄河,天上飘着鹅毛大雪,白茫茫的一片,德清与众人刚刚登上北岸,天色已经渐黑。同行过渡的众人都急急忙忙往前赶去,德清却依然三步一拜。众人见状都劝德清赶快随众前行,以免迷路。可德清则以自己宏愿已立,岂可食言,坚持在风雪中三步一拜地蠕动。没多久,路途全被大雪掩盖,天地之间灰白茫茫,难辨三尺之外景物。此时的德清,已经有一天没有进食,又冷、又饥,但仍然是三步一拜,口颂佛号挣扎着朝前缓缓前进。到后来实在看不清了,连连跌了几跤,正巧路旁有座只余草顶,四壁皆空的破草棚,德清便走了进去。此时风雪更大,寒气一阵紧过一阵地袭来,德清竟被冷得连连打着寒噤。囊中又无食物,旁边难见屋舍,连乞食之处都看不见,德清连忙跏趺而坐,却因饥寒交迫无法撑住而渐渐入睡。待到被透肤穿肌般的寒气冻醒后,德清放眼望去,天空依然是灰白茫茫的,似乎已经是第二天白天了。大雪依然在天空中飘着,草棚四周已被大雪堆塞。2天没有进食的德清此时连从这里走出去的力气都没了。起初以为这场雪只要一二天就会停住,可是到了第四天头上的时候雪还是铺天盖地般下着。然而,德清却再也抗不住饥寒交迫的折磨,又一次地昏迷过去了。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德清幸亏被路过此地的丐儿文吉发现,灌下黄米粥方才得救。

德清的第二次困入险境,则是在跪拜行至怀庆府沁阳县(今属山西省境)地界时,正值是清光绪十年(1884)春节。在洪福寺过年后,正月初二日德清又起香继续拜行。谁知第二天夜里,德清却因吃了不洁食物而腹痛如绞。翌日早晨起来,腹痛略缓,德清仍坚持三步一拜往前行去。到初五日,德清开始闹腹泻,一日之中泻了十多次,所泻之物竟是红白相杂的痢液。尽管这样,德清仍抱病坚持每日拜香不止。一直到了初八日,德清痢泻更加厉害,全身颤抖,直冒冷汗。而这时又正拜行在茫茫雪原之中,不见鸟飞,更无人烟,入眼的惟有一片雪山重叠,白雪紫影,耳边不时传来远处阵阵狼嗥。数天的泻痢,德清的神志有时半醒,有时谵妄,有时因高烧而昏迷倒下,却又被冰冷的雪给冻醒,但在德清心中,为报父母之恩一定要跪拜到五台山的念头,却一直没有丝毫动摇。然而,病摧人体,德清的双脚无力支撑了,竟用双手爬行。当爬到黄沙岭的一座破败山神庙边时,德清再也支持不住而重重地倒下了。等到德清再醒过来,却连爬行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瞑目待毙而已。十日夜,德清在朦胧中看到文吉在庙内墙角烧火,连忙呼之。文吉过来,又是喂水,又是施药,再喂二碗黄米粥,德清在大汗之后方得轻快,渐渐渡过这一困厄险难。

见到德清两次险些丧命的困境,文吉劝他不必坚持三步一拜,步行朝礼功德也是一样。但德清谢绝了文吉的好意,恒持初衷,三步一拜,朝礼五台,以祈求文殊菩萨加被,愿父母早日脱离苦海往生净土。那天,德清再次立誓,任其万难当前,非到圣境,死亦不退,即便双脚无力行走,就是用双手爬行也要爬到五台山礼拜文殊菩萨。

待到身体稍微得到恢复,德清又起香三步一拜朝五台山行去。正是凭着一股报父母恩的大愿,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意志。百折不挠的毅力,德清用了近3年半的时间,终于清光绪十年(1884)五月拜到了五台山。

当德清从中台峰脚下的台怀镇向上望,塔院寺里尼泊尔式圆钟形白塔和显通寺的三层绿瓦朱椽钟楼,与明代所建十三层铜塔顿时映入眼帘。德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稍事休息后,又继续三步一拜朝前登山,最后进显通寺讨单。

在显通寺住下后,德清到全山诸寺逐个进香。来到坐落于台怀镇杨林街西南的殊像寺那天,在那宽及五间,进深四间的文殊阁里,德清跪在那尊有“五台山第一大佛像”之誉的明代所塑,高近十米的文殊菩萨圣像前,见到金刚界文殊菩萨端坐在昂首竖身、形态威猛的狮子背上,既庄重又慈祥的法相,连连顶礼,虏诚默祷:“弟子德清,历尽千辛万苦,三步一拜,行程数千里,念诵菩萨本愿品与佛号三千六百万遍,今日方得瞻仰圣颜,祈求菩萨垂怜弟子一片愚诚,求菩萨慈悲,超渡弟子已故父母早日出苦海,往生西方乐土。”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