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虚云和尚传(8)

                 何明栋 著

当德清拜至华藏寺,夜晚在金顶铜殿看灯台上远望过去,天边横亘着万重雪岭。又得知看到的那座大雪山就是进西藏必经之途的大雪山,德清当即立愿要经西藏赴印度参拜佛陀圣迹。也就在那天夜里,德清趺坐于金顶后晴光台念佛时,目睹了千载难逢的佛灯。待到拂晓时分,佛灯消逝,却看到了百年不多遇的佛光——巨大的七彩光环,外围是紫色,内一层是红色,然后是橙黄、再是淡黄、次是浅绿,比彩虹更加绚丽多彩,圈内头部又有金光,像是佛像头顶的光轮,而自己的人影趺坐在虹光圈之内,体验到前人所称颂的“人影在个中藏”之境。德清心中欣喜无比,当即诵出“石壑云清高际天,深囵还是太初元。坡前犊子迷归路,引入春风蹴白莲”之诗句。

下了峨眉山,德清继续往西行去。一路上,吃够苦头,历尽艰险。在狂流翻滚,涛声如雷的大渡河上,德清走过如秋千一般晃动而长有三、四十丈凌空悬挂的铁索桥。坐在随时都有倾复危险的皮筏上,在挟着融雪的山洪中穿行而渡过金沙江。到了怒江岸边,正值山洪暴发,半夜时分高达几十尺的洪峰突然翻滚而来,德清险些被卷走。随着入藏的商队,德清在冰雪没膝,寒冷透骨的山谷里蠕动了十多天,方才走出贡噶山界。在唐古拉山下的冰河旁,仅以不到一个时辰之差,德清与众人躲过了葬身雪崩之中的危险。在大念他翁山下的那个夜晚,德清和商队商人们一道经历了被数百只雪狼团团包围的惊心动魄的时刻。当人狼相峙长达数时辰之后,就在人们手中火把将尽,勇猛的猎犬也所剩无几的危难关头,幸亏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驱散了狼群,大家方以得救。

在藏区行进,德清在饮食方面更是困难重重。为持戒律,德清无数次拒绝了藏民的肉食供养。想筹充饥果腹的薯干片和老玉米,却遇到了语言不通、道路难识等困难。对这些,德清真是绞尽脑汁,耗费精力,但仍然恒守初衷,丝毫不懈。

克服重重困难,历尽无数艰辛,跋涉数月,德清终于来到了拉萨。在这里,德清先后礼拜了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并有缘拜谒了十三世。而后,德清又冒着数九寒天的高原风雪,跋涉数百里来到日喀则,前往扎什伦布寺参拜九世班禅,再返回拉萨继续南行。不久,德清随着商队来到了喜马拉雅山麓,眼望着这座世界上最高的山峰,看到那高入云霄的山峰时隐时现于紫气蔼雾与白色雪茫之中,“何物横天际,晴空入望中!这般银世界,无异玉玲珑”之句脱口而出。德清相信这是天工造化,是佛陀显示的见证,使自己犹如看到西域灵鹫峰一般,以坚定自己的信心。德清顿时感到信心倍增,前往印度朝拜佛陀圣迹的宏愿更加坚定。也正是有此信念,德清徒步走过了人烟罕见的喜马拉雅山漫长的山谷,走过了西藏南端的圣湖和草原,越过了通往不丹与锡金的山路,似乎是爬着而通过了无数座冰峰,来到了不丹境界。

在不丹境内,德清又数次遇险。在那个零下数十度的夜晚,雪色映光,以至昼夜不分误入峡谷。谷中山风横扫,搅得大雪纷飞,白茫茫的一片。行在谷中,伸手不见五指,灰濛濛地犹如夜幕包围着。天上的雪大片大片地下着,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竟险些掩至胸口。德清心里明白后退是没有生路的,无论如何都只有前行。于是,德清心中默颂佛号,双手摸着谷壁,双脚慢慢艰难地移动着。可是过分的寒冷把德清冷得心肺都感到疼痛无比,手指冻得刀割般的撕痛,就连穿着厚厚皮靴的脚也都感到很是难受。就在这生命攸关之际,德清仍以一定要到印度去朝礼佛陀圣迹的信念支持着自己,用当年玄奘法师万里求法为楷模鞭策自己,以超乎常人的毅力一点一点地向前蠕动。到天光初现,拂晓在即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一栋不丹人住的茅屋门前,德清实在支持不住而倒在地上。幸亏得到善良的不丹人救助,德清又醒了过来。几天后,身体得到稍许恢复,德清又继续往前走去。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