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虚云和尚传(9)

                 何明栋 著

一天,德清好不容易来到提士塔河边,望着那浊浪奔腾的河水,河谷上空,狂风大作,百尺底下的河滩,乱石怒涛,而连接两岸的竟是用稻草编成的巨大草缆结缀而成的“草桥”。草桥犹如发怒的草龙一般,不甘心被人践踏,全身旋转,摇晃不定,德清几乎是手脚并用在横宽不到2尺的桥板上爬了过去。桥板上又有霜滑,板隙又宽,德清数次踏了空,一脚落在板隙里,稍一翻动,人就吊挂在空中,不停荡摆,好不容易死命抱住缀绳,方才免于掉落河中,就这么一段近300尺的草桥,德清竟用了近2个时辰方才到达对岸。

过了草桥不久,就来到大吉岭,进入印度境界。起初沿着喜马拉雅山南麓山脊路径迂回下降,继则来到平原地带,到处阡陌纵横,树丛婆娑,江河如带。眼见这一切,德清知道越来越接近佛迹圣地,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法喜。再往前行,在丛林中遇到成群的金丝猴,在沼泽地区看到数百只成伙的大象,一切都是那样的安详平和,德清体会到其中天籁俱有禅悦,众生皆有佛性,因而自己心中的喜悦更加充实。

步行数个月,德清来到了恒河边,渡河后继续朝着佛陀圣迹处走去。又是几天的行走,德清终于来到了当年灵鹫山之所在。眼望着在野草树丛中可见到的那座已经风化半朽的土砖古塔的残余塔基,“世事沧桑”之感触动着德清。再往前行,方来到古代广严城之所在。在那里德清礼拜了当年阿育王所建的昙摩竭塔,不过此时已是长满苔藓,塔脚砖石也有不少被风化了。又转了几天,德清来到菩提迦耶小村,这里正是当年释迦牟尼佛悟道之处。在那株名传千古的菩提树下,德清礼拜再礼拜,久久不舍得起来,心中感慨万千:“好不容易,跋涉万里,来到佛陀悟道树下!”德清觉得心中有股前所未有过的温暖安慰之情油然而生。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超乎自我的喜悦充满心田,流布全身。

走出菩提迦耶小村,又往西行不久,就来到了尼连禅河岸边。德清与众朝圣者一道进入河中沐浴。当那清凉的河水荡涤着全身的时候,德清不仅回想这几十年来自己修行的历程,再一次体会到当年恩师融镜法师的谆谆教诲,用心之良苦,而给自己留下的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永不停歇的鞭策,将伴随终生。想到这些,德清心中的法喜更加充满。

而后,德清来到鹿野礼拜,再前往当年佛陀入灭的拘尸那遗址。眼望着那遗址,德清悲恸哭悼世尊,情不自禁再三礼拜。也就在此之中,德清领悟到世尊所说过的万物都免不了生死成住坏空真谛之所在,感到自己心中的悲哀渐渐化为平和安详,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推动着自己的思维,自己应当抓住当下,刻苦修行,全力实践佛陀对佛门弟子的教导,行佛心济度众生。

又过了几天,德清随众多的朝圣者来到佛陀出生圣地迦毗罗。此处原属古印度,今归尼泊尔的蓝毗尼,称“马达里”。在这里,德清参拜了那座相传是阿育王所建的毗罗瓦佛塔遗址后,在其旁侧的一株大树下趺坐,想到这段时间自己从佛陀入灭之地拜到佛陀诞生之地,看到众多朝圣者虔诚的礼拜,正表明佛陀是永生的存在,将来还会乘愿再来度众济世的。由此而深入地思考,德清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勇气倍增,再也无须久留异国他乡,要回到祖国去。到时候了,自己弘扬佛法行佛心的机缘越来越成熟了!

于是德清决计原路返回,争取早日回到祖国去。然而,事与愿违。当时正值雨季,山洪连连爆发,原路有不少地方已经成了水国泽乡。德清只好附航于当时一支锡兰(今斯里兰卡)僧侣朝圣队伍,取道达卡,经孟加拉海湾来到锡兰。在锡兰,德清到相传当年龙树菩萨取《华严经》之地和阿奴拉哈普那佛陀讲法处等圣迹朝礼。而后,德清又随商队来到在佛教史上有楞伽中心之誉的坎第,礼瞻了当年菩提达摩祖师修持圣地佛牙寺。在那庄严无比的佛牙塔里,德清虔诚地礼拜佛陀遗留的牙和骨舍利,心中的法喜更为充实。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