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虚云和尚传(15)

                  何明栋 著

十一月十七日上午,燃指供佛法会如期在阿育王寺举行。因为身体虚弱无法站立,德清法师在宗亮、宗明师兄弟的扶持下参加法会。诵经燃指开始后,德清法师只感到万锥刺心般的苦痛。但诵到“法界藏身阿弥陀佛”时,德清法师心中格外清楚,尽管锥心之痛不止,可这怎么能比得上母亲为生育自己的经历的亡命之苦呢。正是以此为信条,德清法师以虚弱的病体不仅使自己燃指供佛,以报亲恩之大愿得以圆满,而且事后自己竟站了起来,并独自回寮中。过了几天,德清法师的身体逐渐得到恢复,反复思量本来和尚对自己的开示,修行方向要明,切不要钻到牛角尖里。而应当实践六祖慧能大师的教导,“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要发大心,真发愤,弘扬佛法,济苦度众才对。德清对自己这数十年的修持进行了一番检讨,体会本来和尚的婆心亲切,是当奉为圭旨。于是,德清对自己今后的修持进行了认真思考,决计更弦易辙,不行愚孝,而求实修,走出自己的一番新天地。

从此后德清法师的修持实践看,的确在本来和尚的钳锤中受益不小,在实修弘法济众救苦方面做出了不小的建树。所以,可以说本来和尚对德清修行方向的改变,也犹如当年天台山镜融和尚对其那种近于外道、标新立异的修行棒喝一样,对德清一生的修行有着里程碑式的影响与作用。

此后,德清在坚持刻苦修行的同时,也对世间的苦难与迷茫加以留心,奉佛教的慈悲胸怀,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济苦度众。当年,在阿育王寺燃指后习禅半年。而后,移住宁波七塔寺,为默魔法师开讲《法华经》时充任助讲。过年后,德清法师先后赴丹阳和句容、赤生等处参学修行。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德清想到自己自鼓山出来到江浙一带参学已有十多年了,但在禅修功夫还很肤浅,还要更广泛地参学游方,亲近善知识。于是德清决计第二次北上朝礼五台山,并在朝礼后改往终南山住茅蓬潜修。

然而,就在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的前几年中,义和团运动在山东及京、津一带如火如荼地发展。是年五月,英、法等国组成的“八国联军”在胶东、渤海湾一带大肆屠杀中国百姓。当德清法师从江苏扬州出发,或乘船,或骑马,时而步行,一路上登云台山,朝礼东岳泰山,参拜憨山法师弘法道场海印寺,历尽千辛万苦来到济南。一天一队杀红了眼睛的德国士兵,用血淋淋的洋枪刺刀抵着德清法师的前胸威胁道:“怕死否?”德清法师带着满腔愤怒,毫不畏惧地回答:“倘若该死在你的手中,那就任便吧!”德国士兵被德清的临危不乱、视死如归的神态震慑住了,只好放了他。就这样,德清法师一路上屡遭危险,但也终于再次来到五台山。可是当德清法师在全山诸寺进香礼佛功德圆满后,再想去终南山住茅蓬的时候,陕西、山西一带洋兵要打进来的消息却搅得人心惶惶。在众同参的劝说下,德清法师打断了去终南山潜修的计划,原路退回北京,挂单于城南龙泉寺。

龙泉寺方丈法心与赤山法忍和尚是师兄弟,德清曾依止于法忍和尚座下,算起来法心和尚还是德清的师伯。因此,法心和尚看到德清法师的到来自然很是高兴。开头几天,德清由法心和尚安排,登西城寺礼拜石藏经,上戒台寺朝礼飞钵禅师塔。进大钟寺,观看大檀越姚广孝捐铸的,重达八万七千斤的大铜钟。又在红螺山参加一期念佛七。尽管法心和尚很希望德清法师能在这里住下来,帮帮自己。但是看到这北京城内外到处乱哄哄的,洋兵在山东一带杀戮无辜百姓的消息不时传来,德清法师感到很是难受,可又没有什么办法可想。

想离开北京南下道路又受阻,只好每日礼佛上香,或在藏经楼诵经,祈祷佛陀保佑百姓免遭涂炭。也就在这一段时间里,通过法心和尚的介绍,德清与庆亲王奕劻相识。他们的相识很有缘分。当时德清法师挂单住在龙泉寺,这座寺院坐落在北京南端,面积很大,占地有数百亩。寺中院堂庑舍有几百栋,也有宽阔的湖面水塘,其中植有莲花,点缀着形态各异的亭榭花圃。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