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虚云和尚传(18)

                  何明栋 著

走到茅蓬外面一看,在厚厚的积雪中留有许多清晰可见的老虎脚印。众同参见状大吃一惊,以为虚云和尚已经被老虎吃掉了。待走进茅蓬一看,才发现虚云仍在禅修的定中。同参们敲引罄为之开静后,虚云和尚方从定中出来,听说已经过了年就想到用所煮的芋头来待客。可是揭开锅盖一看芋头都发霉了,有的霉菌竟有一寸多长。大家掐着指头一算,虚云和尚这次入定至少有半个多月之久。于是,消息传开,整座终南山都轰动了,僧俗前来探望者络绎不绝。而且,没有多久,消息越传越远,不光是终南山上的僧俗,就连长安、渭南一带的人们都来朝拜,有的问休咎,有的求治病。虚云和尚实在不胜其烦,感到名之为害,一至于此。百般无奈,只好宵遁而离开终南山。

对于终南山的这一段修行,虽然最后是以宵遁而告终,然而自己却是获益非浅。对此,虚云和尚曾赋诗记之,诗云:“秦山雪里梦惊回,拨尽寒炉不见灰。者片冰心谁领略,阳回春信自开梅。”可见,在终南山禅修的深化,禅喜的充满,对虚云和尚来说是终生难于忘怀的。

第三章 法雨南播 滇省佛法重振

一、重振祝圣寺,守戒为首务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春,虚云和尚依然又是一背架、一铲、一衲,悄悄地离开了终南山,朝着万里无寸草处走去。然而,弘法济众的责任心驱使虚云和尚反复思考,走往何处去建立弘法道场。经过再三思量,虚云和尚想到了去鸡足山。回忆当年自己虔诚专程前去朝礼,看到那里的僧众虽穿僧衣,却娶妻生子,饮酒吃肉;寺院成为子孙庙,不许外来僧众挂单,如此种种,令人难于目睹。但虚云和尚想到那里是迦叶尊者持衣入定的弘法道场,自古以来不但中国佛教四众弟子源源不断前往朝礼,就连乌斯藏大宝法王,于明崇祯十三年(1640)也特地遣派弟子专程前去瞻仰礼拜。那里是佛门圣地,前贤弘法道场。尽管13年前自己在鸡足山挂单未能如愿,但自己是佛门弟子,应当全力去重振之,让佛光再照鸡足山。决心已下,虚云和尚便和同参戒尘和尚由陕入川,再参峨眉山金顶佛光普贤菩萨。数月后,虚云和尚和戒尘和尚经过火焰山与宁远府,来到会理州,渡过金沙江,进入宾川县鸡足山麓,自北面登山,旧地重游。可是在全山转了一圈,礼拜诸寺,看到的却是鸡足山依然是僧人割据一方,不守清规,在寺中蓄养妻妾,食肉饮酒,寺不像寺,规矩全无。而且当虚云和尚与戒尘和尚提出挂单要求后,仍然是遭到拒绝,虚云和尚感到痛心极了。无奈之中,虚云和尚来到礼佛台前,面对迦叶尊者圣像,顶礼再三,重发誓愿:“弟子虚云立愿重振鸡足山祖师道场,祈诸佛菩萨保佑弟子遂愿。”此后,虚云和尚和戒尘和尚商量,既然挂单不收单,那就只有找一块荒地或岩洞肇建茅蓬修行了。谁知两人刚刚觅定一块地方,割尽荆棘,正想搭盖茅蓬时,又被山上一伙僧人持棍棒来驱赶。实在没有办法,虚云和尚和戒尘和尚只好离开鸡足山,改往昆明府。到昆明之后,一个偶然的机缘使虚云和尚得到岑兴慈居士的资助,应邀进入他所建的家寺——福兴寺,虚云和尚闭关,戒尘和尚则在外面为之护关。

虚云和尚在福兴寺闭关,每日拜佛诵经,研读佛典,坐禅习定,道业日隆,禅修益深,日子倒也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清光绪三十年(1904)春。应归化寺方丈契敏和尚的再三请求,虚云和尚提早出关,来到归化寺为四众弟子讲经说法。在归化寺讲说《圆觉经》、《四十二章经》等。而后,又应请在筇竹寺讲说《楞严经》。讲经说法时,虚云和尚的无碍辩才、深刻认识和理解参诸自己的修持体验,亲切的讲说,深得四众弟子的欢迎。期间,前来座下皈依者多达数千众。没有多久,一传十,十传百,虚云和尚的盛名又在昆明一带传开了,继而传到了大理、临沧等地方。这一年的秋天,应大理府提督张松林、李福兴等人邀请,虚云和尚来到大理三塔崇圣寺为四众弟子和善信檀越讲说了《法华经》,又得到很高的评价。没几天,又有数千人来座下皈依。讲经结束后,虚云和尚谢绝了张、李军门留锡长住三塔崇圣寺的请求,而是再一次提出前往鸡足山重开道场的愿望。虚云和尚的这一愿望很快就在张、李二军门的支持与保护下,得到实现。于是,虚云和尚选定鸡足山钵盂庵为弘法道场。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