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虚云和尚传(22)

                  何明栋 著

听了这些话,李根源脸上的杀气消失了,露出了和蔼喜悦之情,立即嘱人为虚云和尚送上茶点。停了一会,李根源又说:“假如和尚不作好事,反而做了许多怪事,甚至是坏事,那就要成为国家的废物。”虚云和尚回答说:“和尚是出家男众的通称,但有圣凡的区别。不能看到一二个不肖僧人而抱怨全部僧人。这就好比因为一二个不肖秀才做了坏事,而去骂孔子。就拿今天你统领军兵,虽然军纪严明,但其中每一个人都能像你这样聪明正直吗?海洋不弃鱼虾,所以为大。佛法以性为海,无所不容。僧人秉承佛化,护持三宝,潜移默化,其用弥彰,非全部是废物啊?”虚云和尚的这番话语,使李根源脸绽笑容,说话态度和气多了。两人继续交谈,虚云和尚更以佛理对其劝导,一直谈到晚上。李根源听了之后感慨万分,叹息说:“佛法广大无边,启人智慧。可是我已经杀僧毁寺,造业重重,应该怎么办呢?”虚云和尚回答说:“逐僧毁寺这是一时风气所造成,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过错。你以后能极力保护佛教,那么功德就莫大了!”李根源听了之后,很是高兴,第二天就跟随虚云和尚改住到祝圣寺。在寺中住了数天,李氏与虚云和尚又有多番交谈,亲眼看了僧人礼佛与劳作,对佛法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表示诚心悦服。而且礼拜虚云和尚为师,皈依佛门。接着又礼请虚云和尚为鸡足山诸寺的总住持。

在逐僧毁寺的大灾难来临之际,虚云和尚挺身而出,实践地藏王菩萨所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信条,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前往军营论理。在论理之中,以浅显的语言,道出佛门深奥的道理,严密的逻辑,慎重的思维,解除了李根源对佛教的误解,进而使之从歧视敌对佛教转变立场,成为心诚悦服的佛门弟子。这一转变固然有其一定的客观原因,但是更与虚云和尚的虔诚向佛,普度众生之心,以及谆谆教导分不开。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虚云和尚聪颖的智慧,渊博的佛法知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其为佛法而献身的精神。正是在虚云和尚的感化教育下,李根源后来真正成了佛门的大护法。就在此后不久,虚云和尚在云南组织中国佛教总会滇黔佛教会支部,以及创办佛学院与佛教医院等项弘法事业都得到李根源的周旋、赞助。到民国六年(1917),李根源出任陕西省长,主持修葺玄奘法师塔。次年,李根源奉命至广东韶关督办军务,公务之余又积极主持北江15县的整理,倡议重修曹溪南华寺(即今广东南华寺),并曾以地方长官、乡绅之名义致函礼请虚云和尚来任住持。直至民国二十八年(1939),李根源以中央监察院委员兼任云南监察使,为服务乡梓,与曾养甫等人邀请太虚法师重整鸡足山,恢复名山道场。非仅如此,李根源对云南全省佛教的恢复与发展也做了不小的贡献。同时,李根源自在虚云和尚座下皈依三宝后,自己个人修持也很认真,于禅定功夫多有见地,而且一直坚持到往生之前,这自然是后话。

总之,当年虚云和尚以片语折服李根源,使其由逐僧毁寺的主使者而转变为护法安僧、诚悦信仰佛教的大护法与忠实信徒,类似于此者在中国佛教史上所见不多。因此可以说,虚云和尚的这一建树是很突出的,诚如后人所评价的“为兴祖庭,片言定鼎,根源稽首作金汤。”

        第四章 中流砥柱 再兴鼓山道场

          一、护法安僧,重建华亭寺

在众护法檀越的支持和襄助下,虚云和尚花了4年多时间,主持将云南鸡足山护国祝圣寺修葺一新,道风禅规严明庄重,再现迦叶尊者弘法道场雄姿。到民国七年(1918),云南都督唐继尧派员和宾川县知县,数次登山礼请虚云和尚赴昆明弘法。虚云和尚只好将鸡足山事务交给戒尘法师管理。自己则谢绝了唐继尧和宾川知县派来迎接的护兵与乘舆,挈徒弟修圆各持一笠、一蒲、一铲、一藤架而下山,步行至昆明。至此,虚云和尚修复鸡足山迦叶尊者弘法道场之举告一段落。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虚云和尚修复鸡足山完全是出于为了佛法的弘扬,以正道风,重肃寺规,光大佛门。随缘而来,遇缘而修。修复告竣,又随缘托付,一切为了常住,丝毫不为自己个人。这也正是虚云和尚一心为弘扬佛法,护法安僧,全力救众的品德之所在。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