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修行人之路】102
修行人应离欲,走清净出离道,走菩提大道


修行 (102)

有了精进心,你正念不失。所谓正念者,就是不失掉念佛、念法、念僧,经常地回复着念。要是你遇到了痛苦,或者危险,你就“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们有的时候念“观世音菩萨”可以吧?念“观世音菩萨”当然也可以。专念一佛、一菩萨名号也可以。

但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是一切僧人,包括这些菩萨,包括罗汉,包括凡夫僧。佛是一切诸佛,像我们所知道的药师琉璃光如来、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上方的不动佛、多宝如来等等,你皈依的佛是一切佛。法是一切诸佛所说的法,一切诸佛都有说法,不仅仅是我们释迦牟尼佛所说的。皈依僧,过去的、现在的一切诸僧,你都皈依,而不是哪一位。这就是经常不懈,有这样的精进心。

我们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诸位是兼业的,不是正业的,信佛是兼业,是你们的副业。对我们和尚来说,可是专业。专业者都没做到,副业者又怎么能做到呢?我们不必去分别他做到没做到。不然你问哪个师父:“你是不是晚上睡觉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啊?你是不是早上起来也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啊?”专业者不同。或者他受持《普贤行愿品》,他念十大愿王;或者他是专门修净土的,念着“阿弥陀佛”,他就念“阿弥陀佛”了。专业的,各念各的。

可是我们刚受三皈依的,你还没有专修哪位本尊,你可以就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就具足了,功德很多。不要起分别心。如果你说“我常诵《地藏经》”,你就念“地藏菩萨”;“我常念《普门品》”,你就念“观世音菩萨”;你诵十大愿王,就念“普贤菩萨”。哪一个菩萨都能使你消灾免难,你学哪一法,跟哪一个有因缘,你就学哪一个。

(摘自《修行》梦参老和尚开示录)

◇◇◇◇◇◇◇◇◇◇◇◇◇◇◇◇◇◇◇◇◇◇◇◇◇◇◇◇◇◇◇◇◇◇◇◇◇◇◇◇◇
参学琐谈 (102)

我穿过了山门,进了客堂,见了知客师,行了礼,说明了来意,即由一位照客把我送进上客堂。在上客堂刚刚安好单位,一位同道走来向我打招呼,并且一口一个“知客师父”地叫。我一面摇手制止他对我的称呼,一面低声问他:“你老菩萨上下怎么称呼?为什么对我这样子叫?”

他笑了笑,也没有说他叫什么名字,反问我:“您不是灵岩山的知客吗?去年我到灵岩山时,还是您问的单哩,您忘啦?”

我也笑笑对他说:“这儿是天童寺的云水堂,而不是灵岩山的客堂,彼此以后还是以老菩萨相称吧?”

我说完,他似乎还想说什么,恰巧此时送我父亲来受戒的海超走了进来,海超看见我就说:“师公!您再不来,他老人家(指我父亲)就要急死了!”我问他:“急什么!”

他说:“昨天从杭州来了一个出家人,说宁沪线铁路也已经不通了,他老人家一听,急得一夜没有睡好,今天早上还含着眼泪对我说:‘如果峻山有个三长两短,我受这个戒还有啥意思?’并且又说‘受了戒马上就回苏州,死也要死在一起’的话。”

我听海超这么一说,饭也没有吃,给上客堂的寮元师打个招呼,就同海超一道看我父亲去了。一路上遇到许多新戒来来去去的,他们看到老戒师父都视若无睹,既不让路,也不合掌。看到这种情形,不禁想起自己在宝华山受戒的情形来,于是我对海超说  “宝华山戒期中严得有点儿近乎野蛮;这儿宽得则有些近乎放纵,宽严不能适中,都会使新戒们手足无措,不知所从!”

正说着,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峻山!峻山!”我回头一看是我父亲,即喜不自胜地紧走几步迎上去,他老人家也迫不及待地向我走来!

父亲见了我,劈头就问:“听说南京到上海的铁路也不通啦!你怎么来的?”

我对他老人家说:“铁路仍畅通无阻,不然,我怎么还能够来到这儿看你老人家呢?”接着,我就把灵岩山的近况,以及在上海所见到的和听到的一些琐事告诉他老人家,然后问到他老人家在戒期中的生活情形,他说:“由于海超师的照料,在戒期中一切都很好,只是常常挂念着你,昨天一听说铁路不通啦,急得我坐卧不安,恨不得马上就回到苏州看看。现在你来啦,再也没有使我分心的事啦!你坐了一夜的船都没有睡,先回上客堂休息吧!有话晚上再讲。”说罢,他很快地随新戒们向后院走去,海超又陪我在寺内各处看了看,而后我回到上客堂,海超则回到行堂寮,因为他已讨到一个行堂的缺,在为新戒们服务。 (摘自《参学琐谈》释真华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