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修行人之路】103
修行人应离欲,走清净出离道,走菩提大道


修行 (103)

面对我们的道友,我不劝他说你学哪一法;不会因为我信哪一法,我学哪一法,叫你也跟着我学哪一法,我不会这样做的。你学的是佛,要学佛祖说的法,法有八万四千之多,比这还多,你跟哪个有缘,你先见到哪个了,跟你有缘,你就专心修哪个,一定能成就。不因为这个师父说念佛好,你跟着念佛;那个师父又说读《华严经》好,你就读《华严经》;再一个师父说《法华经》成佛的,你也去读。读到最后,你什么也没得到。要专一,看你自己的因缘。

因此,你受三皈依之后,要有精进心,精进就是不懈怠的意思。有了精进心做什么呢?就是念三宝。念三宝,我们前面讲过,简单重复一下,念三宝,念佛的功德。因为佛说法,我们才闻得到法。报佛恩,除了念佛的功德,还有念佛的恩德,我们要报恩。怎么样报法呢?有些道友就问我了,怎么样报恩啊?你念经就好了,乃至于四句偈都好,念四句都可以,随便你哪四句,哪部经上的四句话都可以,也算报佛恩了。

(摘自《修行》梦参老和尚开示录)

◇◇◇◇◇◇◇◇◇◇◇◇◇◇◇◇◇◇◇◇◇◇◇◇◇◇◇◇◇◇◇◇◇◇◇◇◇◇◇◇◇
参学琐谈 (103)

天童寺的上客堂,在一般行脚参方的苦行僧心目中,是一个最方便、最理想的所在。因为住在那儿,每日除了“板响云堂赴供,钟鸣上殿诵经”之外,真说得上是“般般如意,种种现成”的了!比方说:你在那儿挂单想发心看看经,佛龛后面的经橱里,应有尽有,任你选择;如想参禅可自由进禅堂坐香,当你走到禅堂门外看到那副“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的对联时,说不定当下就能见到娘生以前的面目;如想拜佛念佛,上客堂既宽又大,只要你不打他人的闲岔,就是昼夜不停地拜,不停地念也没有人去干涉你;如果你经也不想看,禅也不愿参,拜佛念佛也不感兴趣,只想找人冲壳子(讲空话),上山跑跑玩玩;那么,就请你到外面的凉台上去冲,到前后左右的山上去跑去玩,慈悲的寮元师父绝不加以限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只要你不犯堂规,可以无限期地住下去,不像其它丛林下,有的只许一宿两餐,就请你卷行李,走路。

我在天童寺上客堂挂了十多天的单,每天除了上上殿,过过堂,看看我父亲之外,其它所有的时间,大多消磨在该寺附近的古迹名胜之中了!记得一天同几位“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的道友,从密云悟祖的塔院(密云是天童的中兴祖师,塔院建于老天童寺附近,寺内有一静室。陈设其生前之床、帐、衣、帽、鞋、袜等物,任人瞻仰)回寺,路经青龙冈八指头陀的冷香塔院时,看到翠柏绿竹之间,种了无数梅树,内心突然对这位爱教、爱国又爱梅花的大师兴起无限的敬意,不由自主地便走进塔院,巡礼了一番。据说这座冷香塔院,是头陀生前自己制图自己监工所造,塔院的墙壁上有其自书白梅一首,诗云:“了与人间绝,寒山也自荣。孤烟淡将夕,微月照还明!空际若无影,香中自有情。素心正宜此,聊用慰平生。”

后来我在《八指头陀诗集》中,又读到头陀自题冷香塔纪事二首,其一云:“佛寿本无量,吾生讵有涯?传心一明月,埋骨万梅花!丹嶂栖灵窟,青山过客家。未来留此塔,长与伴烟霞。”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吟梅的诗数首,现在再录两首,读者便可以从其诗句中,领略到“塔”以“冷香”二字命名的用意了!如感事二十一首,其中之一云:“万事都归寂灭场,青山空惹白云忙。霜钟摇落溪山月,惟有梅花冷自香。”又,元旦示众诗云:“元旦山家也自忙,打钟随俗庆年芳。道人不饮屠苏酒,细嚼梅花味冷香。”

我们几个人参观过冷香塔院出来,一路上不断地谈论着这位期以“明月传心,梅花埋骨”的大师的生平。他八指头陀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贫穷无法生活,曾替人家放过牛;曾为私塾先生烧饭扫地;也曾被富豪家视为奴仆,供人驱使;一天因见篱间盛开的桃花被风摧落,不觉失声大哭了起来,因此,便动了出世的念头。过了不久,就跑到湘阴法华寺礼东林长老为师,去南岳祝圣寺受戒,正式出家当了和尚。

大师于受戒以后的五年中,曾在一山寺中行苦行,闲的时候即随寺中大众坐禅参究,所以于此期间对于禅理即有相当的契悟。一次因为去巴陵(山名,亦名巴丘,又称天岳,在湖南省岳阳县城西南隅,下临洞庭湖。相传:后羿屠巴蛇于洞庭,其骨若陵,故名巴陵)探望母舅,登岳阳楼,看到那湖光粼粼,一碧万顷的洞庭湖时,忽得“洞庭波送一僧来”之句,遂之诗名大噪。后来又遍游吴越名山大川,参访高贤,禅境诗境,都有着“一日千里”般的进展。在他的诗集《自述》一文中,有这样的一段话:“遇岩谷幽邃,辄啸咏其中;饥渴时,饮泉和柏叶下之。喜以楞严、圆觉杂庄(庄子)、骚(离骚)以歌,人目为狂!尝冒雪登天台华顶峰,云海荡胸,振衣长啸,睡虎惊立,咆哮攫前,以慈心视之,虎威亦解。又,曾于深山,遇一巨蟒御风行,头大如斗,舌电尺余,因念佛亦无怖。旋养疴皋亭山中,中夜闻剥啄声甚急,启门月明如昼,四顾无人,如是者数次。夕伺叩门声,急开户,见一黑团乱跃,余与群犬穷追,抵山腰,厉声曰:我是个穷和尚,不扰汝,汝何恼我?我岂汝怖?病寻愈……。”因此,我们可以想见头陀道行的一斑了!唉!算来时间已过十五、六年,不知这位高僧现在的冷香塔院,依然能够仍旧完整无恙否?(摘自《参学琐谈》释真华著)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