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修行人之路】94
修行人应离欲,走清净出离道,走菩提大道


修行 (94)

你受了三皈依,也知道这样修行,还要经常地护持三宝。我们一直护持三宝是干什么?我们道友都理解错了,以为就是拿钱、给红包,拿钱供养庙,或是帮助师父修庙,这才是护持三宝,但是这不是决定的。护持三宝,第一个你得有坚定的信心,这就是护持三宝。有的道友对三宝的信还没立的,信心还没有产生力量。没有产生力量,有些什么过患呢?没有产生力量,你不能常念三宝。你这个念心,不是念到财、色、名、食、睡地狱五条根去了,就是念到贪、嗔、痴,不能念念不舍离三宝。能够达到念念不舍离三宝,才叫做真正护念三宝。

护念,护你的念头。念念都不忘佛、法、僧三宝,想到佛的恩德,想到法的加持力,使我能闻法了。就像我有很多病,我吃了这些药,药到病除,这个法就是佛给我的良药。想佛的功德,无量劫修行,也想到了一切僧人,可以帮助我修行,做我的伴侣。例如我到哪里去拜忏,大家跟着我拜忏。或者我们到哪里一定打个七,或者念念《药师经》,念念《地藏经》,或念念《法华经》,我们在温哥华就念《法华经》、《药师经》,在纽约的时候念念《华严经》,念念《楞严经》。一起念都可以做你们的伴侣,什么是伴侣?就是跟我们共同修行。念哪部经,就知道一点那部经的大意,这就是殊胜修行因缘。(摘自《修行》梦参老和尚开示录)

◇◇◇◇◇◇◇◇◇◇◇◇◇◇◇◇◇◇◇◇◇◇◇◇◇◇◇◇◇◇◇◇◇◇◇◇◇◇◇◇◇
参学琐谈 (94)

仁宏道友之死,曾使许许多多知道他的人,弹着惋惜之泪!尤其是他的师兄仁义法师,给他装缸的那天,疯了似地大哭大叫着说:“仁宏!仁宏!你的心为什么这样子狠?你就这样子溘然死去,能对得起你的父母吗?能对得起我们的师父吗?能对得起冒着生命危险带你逃到江南的我吗?能对得起……”说着说着他即泣不成声了!他这么一说一哭,感染了所有在场的人,更感染了我,因之,我不自主地也哭了起来!

仁义和我这种太重“感情”的举动,后来被我的另一知音——鹤轩老和尚知道了,他颇不以为然地对我说:“仁宏死得已经够可怜了!被你们这么一哭一闹更加可怜!你懂不懂?人刚死后虽然不会说话了,但在八个小时之内,其第八识(前此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则仍滞留在躯壳之中,做着最后的挣扎。在这时候最好是替他念佛,不要动他,也不要哭他,因为一动一哭,他的‘识’就被‘情’牵了,识被情一牵,生前有点修持功夫也用不上啦,你看可怜不可怜?”

对于鹤老的一席话,我当时的确不懂,否则的话,我会忍着眼泪替他念佛的。可是,仁义法师是一位宗教兼通的老参呀,对于鹤老说的话他不会不懂吧?但他眼见他心爱的师弟突然死去,也把持不住“情”了!唉!有情!有情!人总是有情的,未大彻大悟之前,谁能够断绝呢!

说到鹤轩老和尚,是我生平最敬佩的老前辈之一,当时他虽然仅是鸡鸣寺敲幽冥钟的钟头,但他却有两个当方丈的徒弟,和一个能说会讲的徒孙,以及无数的有钱有势的皈依弟子,可是他从不以此自炫。每当他的徒弟、徒孙以及皈依弟子们到鸡鸣寺去看他,供养点香仪什么的,他总是很固执地一概拒收。他的理由是:“我当钟头拿的单银就用不了啦,要你们的做啥用场?”如果他的徒弟徒孙一定请他接受的话,他马上就会把面孔绷得紧紧地说:“不要罗嗦,拿去,拿去,拿去给需要的人结缘!”如果他的徒弟等辈想叫他辞去钟头的职务,随他们去享享清福的话,他会毫不加考虑地说:“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不能动,给你们添麻烦干啥?”其实,他说这话的时候,已将近七十了,可是他仍然觉得自己很年轻。

也不知道我哪一生曾与这位固执的老人结了善缘,他对我的慈爱和关切,竟远胜对待他自己的一切徒辈,我后来能够毅然决然地离开东岳庙,虽是受了仁宏道友的“一个初出外参学的人,应该有自立的精神和创造的勇气,去开辟自己的前途,绝不应该靠着人事关系,而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几句话的启示,而能够进入常州天宁佛学院读书,却完全是他的大力促成,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非常感激这位固执的老人,和怀念这位固执的老人!(摘自《参学琐谈》释真华著)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