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智慧人生】(91)

 智慧──她使您的嘴巴线条朝上

把嘲笑当动力

埃利德·迪吕波是比利时现任首相,他的一生经历了诸多嘲笑。然而,面对嘲笑,迪吕波既没有竭力反驳,也没有因此消沉,而是从嘲笑中检讨自我,激励自己,最终用成功回答了别人的嘲笑。

1951年,迪吕波出生于比利时南部一个叫做莫兰维茨的小镇。父母都是从意大利移民到这里挖煤的矿工。在姐弟七人中,迪吕波是最小的,也是最不幸的。在他刚出生不久,父亲就因车祸去世,这给他的童年蒙上了灰色的阴影。入学第一天,迪吕波因为没有穿上衣而受到同学们的嘲笑,说他是个“怪人”。他一脸沮丧地跑回家,“可家里真的只有这一条裤子,没有上衣啊。”迪吕波向母亲哭诉道。母亲听完后,微微一笑:“哦,亲爱的,这没什么难过的。没有穿上衣不要紧,但是没有学到知识那就是一件可怕的事了。你可以在学习上战胜那些穿上衣的孩子呀!”迪吕波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听了母亲的话,再次回到学校里。很快,迪吕波因为成绩优异而让孩子们对他刮目相看,再也不嘲笑他是一个“怪人”了。

比利时由南北两部分组成,北部的弗拉芒人说的是荷兰语,南部的瓦隆人说的是法语。迪吕波是以法语为母语,同时精通意大利语和英语,但对荷兰语不太精通。在一次北部的竞选演说中,迪吕波用荷兰语谈到实施财政紧缩政策的“紧迫性”时,将“紧迫”说成了“喝酒”,被荷兰语媒体抓住了把柄。比利时荷语系最有影响的《最新消息报》讽刺迪吕波说:“他已经准备好担任首相,但他的荷兰语还没准备好。”北部最大的分裂主义政党新弗拉芒联盟党主席德韦弗嘲笑他说:“我们家的尼日利亚清洁工,来比利时只有两年,荷兰语要比迪吕波说得好。”这些嘲笑导致迪吕波在北部荷兰语地区支持率颇低。因为,人们无法信任一个连荷兰语都说不好的人能够领导好比利时整个国家。

面对嘲笑,迪吕波说:“对不起,我的荷兰语确实说得不好,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说好的!”自此,在每次议会中,迪吕波都会使用荷兰语,尽管有时候会有语法错误,但他的荷兰语水平越来越高了。近日,荷兰自由党对外透露迪吕波在议会中已经不需要使用同声翻译,而他的这种执著的精神也渐渐让北部的弗拉芒人心生敬佩。

迪吕波就任首相时,比利时的国债占据了GDP的96%。在欧元区国家中,仅次于希腊和意大利,经济十分惨淡。法国的《新闻报》首先发难,取笑他说:“比利时人宁愿相信童话,也不指望迪吕波能够解决这个国家的棘手难题。”随后,多家媒体参与进来,舆论旋涡铺天盖地地向着迪吕波卷来。而此时的迪吕波没有向公众表达自己执政的信心,而是选择了沉默。因为,他决定用事实说话。

在随后的时间里,迪吕波大力实施改革措施,发展第三产业和旅游业,缓解了经济危机。仅2012年一年,比利时的第三产业迅速发展,当年的财政附加值达到2587.11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8.6%,比上年增长了2个百分点。虽然没有彻底解决比利时的经济危机,但却使国内经济出现了一丝复苏的迹象。就这样,一句话也没有说的迪吕波用成功化解了舆论压力,让那些嘲笑他的媒体闭了嘴。

其实,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别人的嘲笑。面对嘲笑,声嘶力竭地反驳无用,因嘲笑而意志消沉无用,只有在嘲笑中正视自己,激励自己,把嘲笑当做动力,用成功回击嘲笑,这才是最好的答案。譬如,比利时总统迪吕波。

(摘自《思维与智慧》 2015年第3期 田一笑/文)

※※※※※※※※※※※※※※※※※※※※※※※※※※※※※※※※※※※※
愿我们都被遗忘

在斯科塔寺院,卢卡斯住持将僧侣们集合起来做布道。

卢卡斯说:“愿你们都被遗忘。”

一位僧侣问:“可是为什么呢?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榜样根本不能用来帮助有需要的人吗?”

卢卡斯住持回答:“在每个人都很正直的年代里,是不会有人关注那些按榜样来规范自己行为的人的。

“每个人都尽自己的最大能力,绝不会考虑他们这样做是为了给他们的兄弟尽责。他们爱自己的邻居,是因为他们明白这是人生的一部分,他们只不过是在遵循自然法则而已。

“他们把自己的财产与他人分享,为的是不要积累太多,以免无法携带它们走完整个人生之旅。

“他们一起自由地生活,给予和接受,既不对其他人提出任何要求,也不指责任何人。

“这就是他们的事迹从未被提起的原因,也是他们没有留下任何故事的原因。要是我们现在能够做到这点就好了:把善事当作平常事,不需要赞扬做善事的人。”

(摘自《新浪博客》文/保罗·科埃略 陈荣生/译 )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