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尊者阿迦曼(一○七)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像你这样的情形,那些还能够被提醒的人才会出现这样的梦境,”他说:“你应该高兴,然后把它视为有价值的一课。每当你再度被懒惰所屈服的时候,你就应该记住这个教训并克服它。我喜欢这个梦境,它是很稀有的,可以做为对抗粗心大意或过度自负的提醒者,它也是迈向精进而导致宁静的一项激励,如果你能够适当地运用这个梦境,你也许会比其他先到这里来的人,更快地达到你的目标。它是个好梦境,不是恶梦。

“当你跟老师相处的时候,不应该自取烦恼,忧虑过多。他的教导和警告是基于法义或正义,无缘无故的害怕他是没有用的,一个人所应该忧虑的是罪恶和它必然的痛苦,而不是老师的责备。无理的责备或批评别人,绝不是我的用意或乐趣。我的自我训练是基于佛陀所曾经开立的处方,我的弟子们的训练也奉行这个相同的方法,规避那条正道是错误而无益于任何人的。

“你留住在这里不要恐惧,只要尽你所能的自行精进,不要因任何事而受挫折,法是遍满宇宙的,属于每一个追寻它和为它奋斗的人。佛陀从未把它专授予任何一个特殊的团体,大家都有平等的权利去拥有它。经常提醒你自己这个有价值的教训,使你能够远离于猪的性格。道、果和涅槃就跟着接近了,迟早痛苦也就熄灭了。我很欣赏你善良的用意。我的方法是严厉的,但是从它可以获得更多的智慧和意志力。我自己受用这个方法,而现在我的弟子们也受用着相同的方法。”

◎ 他在教导上的善巧

尊者阿迦曼就像对一个小孩那样地安慰作者,以鼓励他遵循正道,防止他与猪为友,这显示他个别的对待弟子们是何等的善巧。后来,在另外的机缘下,当我亲近他时,当时正因起伏不定的进展而挫败着,他问我进展如何?每当我回答正在稳定地进步,他就会补充说这很好,要我应该加强努力,以便在短时间内达到痛苦的熄灭。然而,每当我回答事情并不太顺利而心意堕落时,他会安慰我,鼓励我说,忧虑着这种起伏不定是没有用的。在这种情况下,要加强精进。

“已开发的心意不会跑这么远,”他说:“它不会逃离你,而会很快的跑回来,就像一条狗跟随着它的主人。加强你的精进,它一定会跑回你自己。你愈疯狂的追逐着它,它就闹别扭地跑得愈远。保持平静,不要执着,经常而持续地诵念‘佛德’,它自己会回来的。

“不要抛弃‘佛德’,因为别的地方没有其它的食物来维持心意的生命,心意会永远跟你在一起。这‘佛德’将作为它持久的食物。它得到满足了就会休息。当它睡着了而停止到处奔驰去寻找火焰来燃烧你的时候,你就可以放松了。你必须持续这个方式,直到心意喜欢跟你在一起而不再逃逸为止。然后你的心意将不再堕落,因为它的营养──‘佛德’或其它你所用的任何禅思主题──足够维持它了。试着实行我所告诉你的,你将不再感受到起伏不定的痛苦。”

◎ 他的忠告、警告和鼓励总是个别的

雨期安居之后,尊者阿迦曼回到上次安居的那摩村,后来他迁到森林深处的邦惠看村,然后到那辛奴村山边一个废弃的寺院里住了好几个月。他在这儿被热病袭击了好几天,就像往常一样,借着法的疗效,直到痊愈。

公元一九四二年四月,他到乌伯拉加泰尼城去参加他以前的禅师──长老阿迦索的葬礼。然后他回到那摩村,在那里过了另一次雨期安居。

就在这一年期间,尊者阿迦曼更加卖力地训练他的弟子们,为了他们的进升,运用各种可能的方法──开示、警告、劝说、申斥、责骂,全都为了他们的利益。在雨期安居期间,每四个晚上就有一次集会。结果,有许多弟子们都能够如意地进升,而向他陈述他们个别的经验,作者曾有机会聆听,虽然当时有关于我本人的修习,不像别人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值得告诉他的。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