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尊者阿迦曼(一二九)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由于不寻常的众多人数,比丘和沙弥必须聚集成三、四十人,或五、六十人的团队,以便在小屋、田野、帐棚和其它地方吃饭。但是任凭他们的人数众多,对于供养和安排他们食物的在家弟子们却非常地方便,因为他们大多数,大约百分之九十,都是头陀行比丘,他们每天只吃一餐,也只用他们自己的钵进食,这减少了寻找碗盘的需要和麻烦。只要提供锅子和盆子,比丘们自己就会把食物分到他们自己的钵,各种的食物和甜点都混合在一起,剩下来的百分之十是资深的比丘或是行政单位的长老和他们的随从(他们需要碗盘、杯子、托盘和其它器皿,他们通常一天要吃两餐。)

这整整三个月长的期间,没有暴力、偷盗、争吵或是闹酒的犯罪。那些已经掉了贵重物品的人,只要向寺区的主事者报告,就会失而复得,他们会用扩音器告知这件遗失案。不久,遗失的东西就会寻线送给主事者,然后就叫失主来,在认领之前,要求他详细描述那件东西。

火葬典礼本身就持续了四天三夜,开始于摩伽月后阴历第三个盈月的十日,到十三日的午夜,那天才是实际火葬的日子。第二天早上才收集他的骨灰。

◎ 奇迹

尊者阿迦曼火葬的柴堆是设在现在苏达瓦寺会议厅的位置上,它堆置得非常漂亮并予装饰。在他的遗体被移到柴堆之前,在盈月十一日的晚上,所有他的比丘和在家弟子们诵念经文,请他宽恕他们对他所做的任何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错误。气氛带着悲伤而凝重,它很快就让人忍不住哀伤,许多人都含泪而公然啜泣着。大家都诚挚而恭敬地追忆他的德行和他曾经给予他们的帮助。尊者阿迦曼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而且已经从生死轮回到达了解脱和安稳。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个“红尘苦海”了。由于他慈悲的开示,他们才知道善和恶。他们再也听不到他说法了,一想到这个,他们就不禁被悲伤所笼罩着,他们的眼泪,就是他们对他深切的尊重与恭敬的纪念。

火葬的时间被安排在午夜,但是在那时间之前很久,人们就拥挤在柴堆四周并耐心地等着,都希望亲眼目睹火葬,就像要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记住些什么似的。然而在预订的时间,一些奇特的事情发生了,如果作者可以这么说的话。夏日的夜空是明亮而清晰的,但是它突然地被一片小云弄得阴沉了,它只盘旋在火葬区的上面。就在刚点火而火焰跳向棺材时,这区域突然地被一阵毛毛细雨清凉下来了,它在云朵消失之前连续下了大约十五分钟,留下明亮如前的月空。这件事被几千个出席的人们所目睹,而且大家都记得。

◎ 檀香木用作火柴──骨灰的分配

不用普通的火柴来构筑柴堆,一个尊者阿迦曼的弟子从寮国订了足够数量而芬芳的檀香木来代用,除此又加订了一批芬芳的香枝。然而,结果跟从普通火柴所得的是一样的──身体被饥饿的火焰吞噬了。

尊者阿迦曼的骨灰在第二天早上九点被收集起来,并分配给从各城市推派来参加葬礼的比丘们,让它们能够被供奉在特别建造的地方。从各城市来的在家弟子们也得到一部份他的骨灰。就在骨灰的正式分配举行过后,其它出席典礼的人们,冲向残余的柴堆,并搜集所有残留下来的灰烬和煤渣,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一丝残留的灰烬。大家都高兴于他们所得到的宝藏,并且都视它为无价之宝,带着得意的笑容,抱紧在他们胸前。

典礼结束而骨灰也分配好了,是回家的时候了,但是在回去以前,大家都跑到火葬的地点,在它前面顶礼三次,那是他存在唯一的象征。他们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地过了好一阵子,才满脸泪痕的站了起来。这最后的告别带着尊敬和感激的泪水,进行了好几个小时,因为一个团体走了又来了另一个团体,这是作者所亲眼目睹的。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