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尊者阿迦曼(一四三)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任何有障碍物的地方,就是你必须要坚决地超越的地方。不要忧虑死亡,当它是坚决精进地从心中除灭‘生’和‘有’的种子所得到的结果时。如果死亡要来,就让它经过坚决的精进而来。绝不让它降临在一个被打败而沮丧的战士身上,因为那将带来长久悔恨的因缘。不要忧虑世界荒凉而孤独,将没有一个人出生来居住于上面,想着这种荒谬的意念,有什么用呢?就是因为懒惰和自我迷惑,众生才必须感受无数的痛苦,毫无解脱的希望。

“我已经尽我所能的来教导你们,我并没有对你们隐藏什么,我已经完全而详尽地解说了证知圣谛所必需的法义。只有一些事情是我曾经私底下讨论和解说的,它们是那些有特殊性向者的个人经验。我永远愿意尽我所能地去帮助你们解决难题,一直到我死去为止。当我走了,你们将很难找到一个能给予你们这种协助的人。在书写和演说的法义与在一个人内心所证明的法义之间,有着很大的鸿沟。一个自己没有证知禅思、智慧、道、果、涅槃的人,要教育和引导别人到这样的体认和果证是不可能的!”

正如佛陀对其比丘们的最后开示──“诸行无常,精勤得渡”──尊者阿迦曼非常详细地解说佛陀的这一段话。

“在佛陀最后开示里的‘诸行’一词,意思是一切诸行,但是就佛陀所指的重点来说,它的意思是指一个人内心的诸行,远甚于外在的诸行。这强调着第二圣谛:苦集──思想引起痛苦,困扰心意并且不停地扰乱它的安宁。如果这样的诸行都被智慧完全地证知,那么它们的缘起作用(痛苦的养殖场)就结束了,于是就没有什么来打扰心里的安宁了。思想仍然存在,但它们是已经被净化了的思想,亦即,清除了无明和贪欲的烦恼。换句话说,它们仅仅是聚集(蕴)而已。这好比是在熟睡而完全休息的状态里,不会被梦境或是梦魇所打扰一般,那是全神贯注于内在不可动摇的安宁和喜乐(寂灭心)的心意,那就是佛陀和阿罗汉弟子们的心意特征的情况。在这个心意情况下,绝对没有任何执着和期望。同时地,由于烦恼的消灭,到达了涅槃和阿罗汉的果证,这是三界里无与伦比的奇迹。”

尊者阿迦曼没有再做其它的说法。

◎ 【中译补述】三只大象的禅境预言

公元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密斯卡门女士来信转述,她偶然听到布瓦尊者提起尊者阿迦芳和尊者阿迦高证得初果的经过。两位尊者都已逝世,他们很可能就是禅境中骑乘另外两只大象的尊者,特别摘录如下:

尊者阿迦芳曾经要求尊者阿迦曼让他跟同学离开,到各地去旅游参学,尊者阿迦曼不答应,并要他留下来好好旅游他自己内在的身心。尊者阿迦芳遵从他的教诲而证入初果(心意光明,能见法光)。

尊者阿迦高(龙浦高)原本是个已婚的在家人,很喜爱他的妻子。有一天,突然撞见自己的妻子与人通奸,即便舍离尘缘而出家。剃度之后,经过十六个寒暑,跟随尊者阿迦曼修习,却始终未能进入深禅定中,尊者阿迦高猛然醒悟到──那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瞋恨在作祟。于是他以“慈悲”逆向观察思惟,终于深入禅定,证入初果。

两位尊者默默证入初果,都没有向别人提起,而是尊者阿迦曼在第二天早上个别晤谈时表示赞赏。两位尊者继续修习,乃至命终之后,骨灰均成舍利。

◎ 道歉和祝福

所有已经记录在尊者长老阿迦曼传中的,并不是他一生的全部故事,只是记忆所及和从别人搜集来的大约百分之七十而已,剩余的百分之三十已经被慎重地删去,但并不是未经作者本身的用心。它被删去是因为它对许多读者可能是利少害多,这破坏了作者自己的用意──让这本传记尽可能地利益更多的读者。即使在这本书里所写的那百分之七十,对某些人可能还是无法接受,甚至可能对别人有些伤害。作者愿意为这个不足之处,请求读者的原谅。另一个没有记录尊者阿迦曼所有教导的理由是──作者觉得不恰当,因为尊者阿迦曼本身可能会由于作者本身的漫无节制而遭受批评。

作者的原意是要依照古代编辑者的型态来编辑这本传记,但这并未被严格地遵循着,所以它的内容有些杂乱,依照作者兴之所至的口述远胜过于依照公认的写作原则,如果这里有任何偏离或扭曲尊者阿迦曼的教导之处,作者请求尊者长老阿迦曼的原谅。由于他的法义,作者已经“醒悟了人生”。

但愿他无限慈悲的力量,导向所有人们的快乐和安稳。愿所有受他感化的人,都坚定地被鼓舞着去追随他的脚步,而得到相同的成就和果证,愿泰国享有进步、安定与佛陀的正法。

任何读者们的批评都将被毫无辩解地接受,任何赞叹或鼓励,同样地,将被感谢地接受。

由于三宝的功德,如果从这些努力中能获得任何利益或功德的话,愿回向读者和赞助出版本书的那些人。愿他们健康、进步和实现他们在佛法方面的愿望。 (完)

   上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