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尊者阿迦曼 (十五)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一天晚上,一只很大的老虎,跑到另外一位头陀行比丘那儿去。这位比丘是跟随尊者阿迦曼游行的,他住在不远的另一个村子,这位比丘的名字叫做悉达。那天晚上,他正在专心经行禅思,他的经行路径两端用点着蜡烛的灯笼照亮着。老虎就坐在路径前,约仅两公尺的地方,显然已经在那儿很久了。它就像一只家犬般地面对他坐着,安静地看着他来回走着。除了坐着看他,它并未有其他的动作。过了不久,当长老阿迦悉达走近老虎坐着的地方,他感到有不平常的事情,或许是出于眼角所见,他转向那一点,然后看到他的守护犬坐在那儿不动。它看起来更像一只大型的、填塞的玩偶,不像活着的东西。阿迦悉达不觉得害怕,老虎那边也没有任何伤害的意图。

他未受打扰地继续经行禅思,过了很久,他开始为老虎感到悲悯,想着他只是浪费时间坐在那儿看着他,不如把时间用来为他自己寻找食物还好些。他刚这样想着,老虎就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回荡在那个地区。看到这个反应,阿迦悉达改变他的思想,心里告诉老虎,出于对它的怜悯,他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毕竟它必须要去寻找需要的食物。但是,如果它以做为他的护卫为乐的话,那更好。老虎对此完全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坐在那儿看着他,而阿迦悉达则继续他的经行禅思,不再关心老虎了。老虎始终继续坐在那儿,像只守护犬,漫不经心也不动不摇的。

阿迦悉达后来停止他的经行禅思,离开小径前往附近的休息处。他的休息处只是用竹片做成的一个高起的小平台而已。在夜间休息以前,他开始诵经,接着坐禅。他在凌晨三点醒来,重新在小径上开始经行禅思。这时老虎已经不见了,他不知道老虎到哪里去,或老虎什么时候走,以后的几个晚上,也没再见到它。

他后来把这个奇异的事件告诉长老阿迦曼,告诉他老虎的吼声曾经使他的头发竖立起来而头皮发麻,就像戴着一顶帽子一般。他说那时并没有任何害怕的意识,但很可能是在潜意识的深处里。过了一阵子,他感到正常并继续他的经行禅思,就不在意了。以后的夜晚,仍可在附近听到老虎间歇性的吼声,但它没再来看他了。阿迦悉达完全不在乎吼声,而安适地专注于他的精进。

长老阿迦悉达比长老阿迦曼稍微年长些,是同时代的人,也是森林比丘中修习头陀行的同修。他只喜欢住在幽僻之处,是大德比丘之一,已经自证于正道。他宁愿住在寮国的山区,只在泰国住过短时间而已。

在长老阿迦曼早期的头陀游行期间,他走过那空番那城、沙口那空城和乌东泰尼城到缅甸去,然后经由北部的清迈城回到泰国来。然后他前往寮国,到楞法拉邦和敏泰尼,然后再到泰国的洛伊城,他在法普洞附近的巴口盖城过了一个雨期安居。下一个雨期,仍在同一个城镇,但在法奔洞。这些地方都是山区和森林,充满了各种野兽。这些地区都很少有人居住,有时他走了一整天,也找不到一个村落。在这么荒野崎岖的地区,任何人迷了路,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因为他必须在野兽环绕中过夜。然后,他前往曼谷,他在那里的巴逊边寺过了一个雨期。

这之后,他前往大山区(高野),住止在沙里卡洞。在他前往东北部的旅途中,除了某一段短时间里,有些弟子陪着他之外,他都独自游行。

他的修行是一个严密而坚决的系统,没有任何与人周旋的性向,他习惯于独住独往。并未等到他的内力完全取证,他就悲悯其他的比丘们,愿意教导他们,这就是他离开沙里卡洞的安乐而回到东北部的原因。那里已有一群比丘和沙弥弟子们,他们是他早期在那里的头陀游行期间,接受他训练调教的。当他回到这些地方,所有敬他为师的人们都随时欢迎着他。

他的一些弟子们

有很多很多的弟子们聚集围绕着他,包括了比丘和沙弥,居士和居士女,他们都献身于法,愿意承受他所教导的严格的和坚决的修习。有些人,不顾他们的年龄和地位,甚至自己已经受到像对尊者阿迦曼般的尊重,仍然愿意放弃他们以前的地位、头衔和工作,甘心接受他的指导和训练。他们之中,很多人后来都自证于修习的体系和一贯的内在开发,也具备了干练的能力,接着来教导和训练别人。

                              返回页首

      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