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尊者阿迦曼(三十)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从自鸣得意和自暴自弃之中,不能获得实质的发展。一个修行人必须在每一方面培养“生也正法”、“死也正法”的心态,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他的进步。 这将使他能够面对旷野和险地之中,横在他面前的任何危险。愈是关键性的情况,心里愈是要抓紧选定的法义主题。攻击者将从这样的心意中撤退,不管是老虎、蛇或大象。修行者甚至能够向它直走而去,他对它们的态度是基于慈爱,它有着神秘但是真实而深奥的感化力。他的心披覆着正法,而动物的心则没有。他的心意因此比它们更有力量。动物当然不知道这样,但是它们能够感受得到。这就是用以保护修行人的法力,同时也软化或缓和了动物的凶暴。这是心意的神秘力量,是自证自知的,但是对于还没有开发到相同水准的人,是难以体会的。

就有关于法的这方面而言,对那些在各种学院里做知识性研究的人永远是难解的,他们可能遍布于全世界。当法义在心里展开的时候,心意才能认识什么是正法,这要看法义开发的程度或深度而定。如果两者完全一致,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两者都一样地微妙、精细而神秘。在完全一致的水准下,可以这么说,心即是法,法即是心。现在没有矛盾存在了,因为烦恼(造作者)被除去了。

宝贵的心意目前显得毫无价值,因为它已经成了烦恼的工具,被它们压制着直到失去它自己的价值。活在这种堕落之境的心意,毫无自求改正或净化的企图,将徒然地忍受着千百次的生死,没有学得教训,不做任何改善,也没有获得进步。就像一个人,把一件肮脏又破旧的衬衫,换成另一件。他可能已经把衬衫换了一千次,但是最后,第一千件衬衫还是像第一件那么肮脏和破旧。但是当另一个人为了一件新的、较干净的而放弃肮脏的衬衫,那么第一次更换,他看起来就比较干净了。

对于想要更换他自己心意衣裳的人,这是改善和提升它的价值的一课。对每一个人来说,这是最有意义的任务,从不可追溯的过去到无尽的未来——无尽,直到心意被提升到最后之处,当不需要再为了净化而更换衣服时。

这是指佛陀和他的圣弟子们——所有善信的皈依处,即使是邪恶者,终究还是不会舍弃或遗忘三宝的。可以这样比喻,有一个大家庭,有许多子孙,有好的,有坏的,但对他们的双亲都有最高的敬意。

◎ 基于法义的厌离是一种解脱

这是长老阿迦曼所推荐的修习模式,那些服从地和恭敬地追随他的人,必然在他们的内心达到相同的内在发展和内明初现。他的弟子们除了承袭这个生活方式之外,并依次教导他们的弟子们。这一切显示着重要的事实——佛陀的教诫仍能产生相同的道和果,一如从前。

坦白说,尊者阿迦曼的修习模式,就有关于物质上的必需品而言,可以称之为厌离的方式。食物不足,居处简陋,衣服经常缺乏,其他必需品也是缺多缺少的。

对那些习惯于舒适、奢侈和欲乐生活的人来说,这种生活方式当然是无比的可悲和可怜。很明显的,在这种厌离和自我禁锢中,是没有任何欢乐的。对于长老阿迦曼而言,他是自愿地接受这样的生活,并由正法支持着。

每个痛苦和忍耐的时刻并非没有法义,这是基于正法的自我训练。那些别人看起来可悲又可怜的生活,对那些以正法引导着生命的人,反倒变得愉快又舒适了,他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些困窘。

这个修习方法,也可以称之为忘我的修习。不论是行住坐卧,不论是吃饭或做任何事,不论是旅行到某个地方或是停留在任何地方,永远摒弃自我享受或放纵于那个行为的生理欲望。对于身体的快乐,或是对安逸和舒适的要求都无所宽容。有时会有连续几天不间断的断食,以便于进行一段不间断的精进。在这段期间,当然有痛苦,但是也有念住,以提醒修行人为了精进的缘故而忍耐。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