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尊者阿迦曼(七十三)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 头陀行比丘的生命之血

他在清迈森林隐居的地方和气候都是舒适宜人而有益健康的,他的身体健朗与日俱增,禅思时间是规律而不被打扰的。他对天使的帮助按例在晚上进行,并不是很大的负担,因为接受训诲者都已充分地开发了,并不是为了挑毛病而来的。对于人们,他在下午或傍晚给予开示,至于对他自己的比丘们,通常都在晚上七点左右给予集会开示。他们多数已经非常深入于法,从禅思到智慧,都专注于果证,而以专注的聆听做为苦灭的一个精进方法。

在这种情况下,他对这些听众的开示,都经特别地调整,以禅思做为开始,接着智慧,然后到最深奥的解脱阶段。他的开示每次都是如此地令人欢喜和吸引人,让他的听众都着迷了,忘记了时间的消逝,甚至忘了自己的身体。在这实际方面的开示,至少持续两小时,但是对他的比丘听众来说,却没有疲累或身体僵硬的感觉,他们的体认将比从前更稳定地提升,这就是为什么聆听开示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实际的精进、自律和自我观照,意义不亚于其它方面的精进,例如经行或静坐禅思。

开示者除了要让听众了解而指出他们的心意状况——时而显示“苦集”(错误,产生更多痛苦或愚痴的),时而显示“苦灭道”(正确的,产生较少的痛苦和较多的内明)之外,没有别的用意,这正指出负向和正向两方面,当下应避免的罪恶和应培养的利益。他的听众在念住和智慧的控制下,以他们的思想安住于开示的内容之中,常常获得较高的禅思和更深奥的内明,在这种方式下,随着每次给予的开示,他们的心意变得更为开发了。上次对某一点的了解被提升了,这次对另一点的体认又被强化了,每次都带来更深入的念住和智慧。

心意因此在禅思和智慧两方面都稳定地提升,因为指导者所演说的每一项开示,他自己都已经亲证了他所教导的一切,而他所深刻指出的正是他自己实证和成就的真谛。因此,聆听开示的意义,必然地有助于头陀行比丘达成目标,不亚于其它方面的精进。这再度指出更大的重要性,一个合格的阿迦或禅师,他是头陀行比丘们所虔诚事奉的,他们视他为仅次于三宝的皈依处。他是他们的生命,他的开示就是他们的生命之血。他所开列的方法或步骤,都被最忠实地奉行。如果在禅思的时候,有疑问或难题生起,他们就热切地求取他的忠告,而且恭敬地注意着。由于这个事实,头陀行比丘大量地聚集在一个禅师的周遭,为了接受他的调教。这从尊者长老阿迦曼和长老阿迦索的情况都可以看得到,各自都有一大群头陀行比丘弟子,尤其是在东北的省分。

在他住在清迈的早期,尊者阿迦曼曾经下决心要绝对的隐居而住,以便于为了最后的目标而加强他的精进。在这之前,常听他说到他的能力仍然不足(即使他在沙里卡洞已经达到三果——不还者),但是在他独住加强精进那段时期以后,就没有听他再提起了。在他活着的时候,他已经有许许多多的弟子,比丘和在家人,几乎遍布全国。

◎ 大象奇遇  

一次,当尊者阿迦曼正和两个弟子在一起游行,一个是沙口那空城苏达瓦寺的阿迦摩诃颂书长老,另一个是谭克隆番寺的阿迦高尊者。他们到了一座山,在通往山顶的狭窄小径上,站着一只大象,以它恐怖的长牙阻挡着他们的道路,那里又没有其它的道路可以绕过大象。虽然它似乎是一只驯良的大象,它却令人害怕地站在他们前面,不知道它的主人在那里。经过一番商议,尊者阿迦曼告诉阿迦高尊者去跟大象说话,请它让路给他们。大象当时大约在他们面前五公尺,正在吃着竹叶,因为它背对着比丘,并没有看见他们。阿迦高尊者于是跟大象说:“老兄!我要跟你说话。”或许大象并未完全听到他,但是它突然停止吃东西。当阿迦高尊者再重复说一次,它回转过来面对着三位比丘,仍然不动,但是机警地张开耳朵以防任何危险。

阿迦高又说:“老兄!我要跟你说话。你庞大而威武。我们是比丘,没有力量,而且很害怕你,老兄。我们想要经过你前面,如果你肯让路,我们会很感谢的。只是你那样站着,我们就很害怕,不敢前进。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