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上一页              下一页 
尊者阿迦曼(九十四)
              阿迦摩诃布瓦著/曾银湖译

◎ 卫塞节在清迈说法

他住在清迈期间并没有很多头陀行比丘在他的训练之下,因为大部份时间,他都宁可住在深山旷野里。但他接到了几封上座寄来的信,乌东泰尼城菩提颂风寺的赵坤法塔上座,邀请他回到那个城镇,他既未回信也没有接受邀请。

然后在公元一九三九至一九四○年之间,他的上座自己到尊者阿迦曼在旷野的住处去,以便亲自邀请他。看到这样,尊者阿迦曼同时回答上座的前几封信,说他已经收到所有的信了,但它们都是小信,他决定不予回信。现在“大信”来了──意即上座本身──他要答复了。说了这些之后他笑了,所以他的上座就亲自邀请尊者阿迦曼回到他已经离开许多年,而所有弟子们都渴望着他的教导的乌东泰尼城。他的上座说他代表那里的人们前来,听了这话,尊者阿迦曼接受了邀请,于是同意在一九四○年的五月初前往。

在离开他的林间住处前往清迈的伽地浪格寺以前,许许多多的地居天使来看他,他们都请求他住在那个地方,当他住在那里的时候,他们都受到非常的安宁和快乐所庇护着。他们告诉他,他的仁慈辐射光日夜都从各方向护盖着他们的境界。由于他的离开,他们将会减少快乐,他们的行政事务也会较不方便。他告诉他们,他已经接受了乌东泰尼城人们的邀请,必须遵守他的承诺。他说一个比丘必须信守承诺,因为戒德对一个比丘是永远的期望。没有了诚实,一个比丘的生命和修习就没有价值了。

五月,尊者阿迦曼和将要陪同前往乌东泰尼的弟子们,离开了他们在旷野的地方,前往伽地浪格寺,等待从乌东泰尼来迎接他的善信们。从乌东泰尼来的喜皮牙拉斯寺的阿迦昂尊者和一群在家善信随后就到了伽地浪格寺。

当他住在清迈城里的一星期间,那里的在家善信要求他住久一点,但是他不能再接受他们的邀请,就像对地居天使的请求那样,因为他已经答应了乌东泰尼城的人们,他将到那里去。然而在离开清迈之前,尊者赵坤长老拉克维和清迈的善信们邀请他讲演卫塞节供养的说法,让人们将来会长久记得它。作者当时也恰巧到清迈去,因此很幸运地听到他的卫塞节说法,它持续了三个小时。他的说法如此令人感动,所以至今记忆犹新,但是这里只是简要的记述。

◎ 佛陀的诞生和其他人们的诞生

“卫塞节是佛陀诞生、成正觉和完全地逝世的日子,在佛陀的诞生和其他众生的诞生之间有着重大的差别,佛陀的诞生,后来不被无明所克服。他是一个对自己所诞生、生存和完全地逝世的世间,已经认清其本性的人,透过叫做正觉的、全知的慧眼,这是有可能的。在他完全逝世的时刻,他向曾经作为行善工具直到生命最后的身体道别。他的离去是善逝,就像适合于三界的导师那样。在离开不能再支撑下去的身体之前,他给我们正法,做为替代他的老师。由于过去善行的记录,我们都能生而为人。这是很重要的,然而,我们不应过于自负,为了我们自己未来的安稳,必须再积聚更多的善行。如果我们疏于这么做,那么我们就疏忽了自己的未来,所有不幸的和不愉快的结果都会属于我们,由不得我们自己。”

“所有各种程度的痛苦和快乐,进步和退步,都属于那些造作因缘的人。这不只是指那些过去已经造作这些因缘而现在感受着他们苦乐果报的人,对于那些现在正造作着特殊因缘而注定在未来要感受他们苦乐果报的人也是一样的。这种结果并不是任何特别的人物独自所有,而是属于想要和敢于造作他们个别因缘的人。”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