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菩提心网—一日一读

今日内容:
  ①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337)_"空亦不可得,认为有空性可得可证,还是凡夫"
  ② 【能海上师传】(17)_"二哥的这一问,倒真让缉熙有些犯难了,他还没想过自己长大的事呢。他看着二哥手上拿着的猎枪,突然说:我扛枪"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337)
首页 > 佛学讲记 >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48-9)(总第337)

(初发菩提心修行观法方便颂)

──────────────────────────────

傅味琴讲于太湖吉祥寺法雨山佛学苑 2008.11.11

空亦不可得,认为有空性可得可证,还是凡夫

提要:

  • 好花不常在,青春留不住,一切相皆虚妄,故说空不可得

  • 空了,就不可得,无智亦无得,就是深般若

  • 空亦不可得,认为有空性可得可证,还是凡夫

  • 执着“空”,空也变成了有,连空也要空掉

  • 世间法一切都是缘生,一刹那就变掉,一刹那就消失了

  • 头发再多都要脱光,世间上的一切都是假象,抓也抓不住

好花不常在,青春留不住,一切相皆虚妄,故说空不可得

所以这里边有一句,“所以说空不可得”。既然一切相皆虚妄,那么虚妄的东西你抓到了,你得到些什么?有是有啊,是个现象呀,你能得到些什么呀?比如说你们看到的花,全有花,有是有啊,可是今天采下来的花,过几天就不像花了。今天你是个小姑娘,或者叫青春少女,你能抓得住吗?要不了十年、二十年,就变了烧香老太婆了,全是虚妄的嘛。

没有人会采到一朵金花,永远不变的。你真要想见到“金花”,我教你一个办法,一秒钟就能见得到,为什么这么容易?虚妄不实的东西来得快去得快,本身就是虚妄的。所有的花,没有一朵金花的,可是你身上有朵金花,你自己看不到,我教你一个方便,你朝自己眼睛“啪”打一下,一朵金花出来了, 可是一刹那就没了。

空了,就不可得,无智亦无得,就是深般若

既然讲空,就不可得,有得,还能空吗?心经都是讲空,无智亦无得,这就是讲深般若。

空亦不可得,认为有空性可得可证,还是凡夫

那么再更进一步跟你说,“所以说空不可得”,连空都不可得,如果你空有得,那还是有啊,还不叫空啊。举个例子来说,假如有人说,“我证了空性了,我得到了空的成就了。”他还是凡夫,因为他有空啊,还是有得,有得也有证,他得什么?得到了空性,证什么?证到了空性,还是有个空性存在啊。

执着“空”,空也变成了有,连空也要空掉

连空都不要执着,既然是空了,你一执着,空也变成有了,有什么啊?有“空”啊。所以你们修禅定的同学,我首先教你们一个空观,可是不彻底的,将来还要教你“空空观”,连你前面的空也要空掉。说:“连空都空掉,彻底了吗?”还不彻底,以后还要学下去,你二十空学好了,内空空六根,外空空六尘,内外空空十八界,还有空空,空空后面还胜义空、大空……一直空到二十个空,才给你扫得光光的。

世间法一切都是缘生,一刹那就变掉,一刹那就消失了

世间法一切都是缘生,一刹那就变掉,一刹那就消失了。缘生怎么缘生?我做个样子给你们看看。左手是缘,右手也是缘,缘就是条件,有两只手的条件,因缘和合了,(拍手),响声一下,马上就没了,你现在还听得到响声吗?这个能明白了吗?

头发再多都要脱光,世间上的一切都是假象,抓也抓不住

所以世间上的一切一切全是假象,不是真的东西,因为你抓也抓不住。就好比我从前给人家讲课的时候,听我讲课的都是年轻人,都是有头发的,我说过一句风趣话:我从前头发多到什么程度?你们这些人的头发加起来都没有我的头发多,那么现在有吗?秃掉了,你怎么抓也没有了嘛。所以头发是假象,没有头发是真相。那么你们要得到真相,赶快把头发剃掉。有人后面一句又来了,“慢慢来,慢慢来。”你这个“慢慢来”可以改一改了。

 

【能海上师传】(17)
首页 > 海内外佛教 >能海上师传

 能海上师传(17)

             ——谭天 著

开篇

 

上曙光山

缉熙终于如愿以偿,当二狗把从龚家铺子买的东西放进背篓里,牵着缉熙手的时候,缉熙心里那个高兴劲儿,真是难以表达。他巴不得整个场镇的小娃娃都知道自己要上山了。

母亲把蒸好的馒头递在他手上说:“要好好听二哥的话,要两天就回来,不要满山的乱跑,听见没有?”

“晓得了。妈爸,我们走了。”他和二狗从热闹的场上走出,往曙光山方向走去。

二狗山上的家,在太子宫前面一公里处的山坡上,太子宫是他上下山的必经之路。他们沿着曙光山前的羊肠小道往山上赶路 ,这是真正的羊肠道,笔直的向山上延伸,是被山羊和猎人踩出来的小路,由于雨水的冲刷,小道很危险。

8岁的缉熙,跟在二狗身后,为了不让二哥小瞧自己,他憋红着脸吃力地往上爬着。

“缉熙你看见没有,绕过前山,就能够看到我说的大石乌龟了。他在太子宫里头。”他们坐在小道旁的石头上休息,二哥指着前面的山对他说道。

太阳斑驳的从树丛中照射下来,缉熙通红的脸上有着一块一块的光斑。

他喘着气说:“二哥,还要走好久嘛。会不会遇到熊瞎子?我都有点累了。”

“上山不吃点苦是不行的。要是真遇上熊瞎子,你跑都跑不赢。”

“二哥,太子宫是拿来做啥的呢?”

“你不晓得嗦,那儿是汉光武皇帝刘秀年轻时候读书的地方嘛。他是将军带兵打仗,后来当了皇帝,我老汉儿给我说的,厉害哈。你娃娃长大搞啥子呢?”

二哥的这一问,倒真让缉熙有些犯难了,他还没想过自己长大的事呢。他看着二哥手上拿着的猎枪,突然说:“我扛枪。”

“扛枪?扛枪做啥子?总不可能就像我一样在山上打猎嘛,那没出息。”缉熙原本想说“打猎打坏人”,可听二哥这样一说,他不敢说出来了,他怕说自己没出息。他突然想到周先生讲的《水浒传》和《三国演义》里的故事,于是说:“我当鲁智深,我当邓艾。我去闯天下。”二哥站起来说:“小细娃,你还有胆哈。走。”

他们俩下到前山的谷底,太子宫仿佛就在头顶了,可等到又开始上山的时候,才发现路比前面的更加难行,几乎直上直下的路,缉熙只得四肢着地,二哥走在他前面,然后回身用猎枪将缉熙拉上去。陡峭的山路蜿蜒而上,一路上到处都是狰狞的山岩。

到了太子宫,缉熙果然看见一只大石龟,雕得活灵活现的,石龟背上还负着一块大碑,二哥告诉他,石碑上刻的事刘秀在此读书的事情。

“你看这个庙,修得还好吧,起码都有上百年了。走到这儿,我们家马上就要到了。你看那边山上的一颗酸枣树,大得很,起码要近10个人才能将它抱住。”

缉熙骑在乌龟背上说:“我爸说,在云雾山上也有好多庙,有个叫云雾寺,在山顶,山上常常还有老虎豹子和鹿出现呢。这山上还有没有啥子墓,我听周先生说,诸葛亮是埋在这山上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这山这么大,到哪里去找?我在山上打猎的时候,没有发现有啥子墓,可能我没有遇上。我倒听说,从镇上沿绵远河往下走,走不了多久,倒是有一个墓,但不是诸葛亮的,好像是你说的那个邓艾的。还有一个在汉旺场西南,是宋代大将军张浚的。”

在两人说话间,一只野兔匆匆地从他们面前跳过。缉熙高兴的从石乌龟背上跳下来说:“二哥,野兔野兔,走,我们上山,你带我去捉野兔。”

他们走出太子宫,往二狗家走去。

       ● 补读前5日《一日一读》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