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醒痴迷众生白日梦 魔阵无畏奋起狮吼声
乐音辩才菩提心广被 擎教证幢善调龙象成

putixin.com
首页
政策理论
一日一读
佛学讲记
佛学禅定
佛教心理
动态报道
佛教故事
连载专栏
     
能海上师
清定上师
傅味琴老师
   

傅味琴老师

(1930年4月2日——2021年2月19日)

“但愿他日狮子吼,唤醒人间白日梦。”这是傅老师年轻时候在故宫乾清门石狮子前留影时所发的宏愿,成为他为菩提心事业奋斗终生的写照。

傅老师是浙江鄞县人,1930年4月2日生于江苏昆山。幼年丧父,母亲信佛。年青时喜欢听经学佛,1952年在上海皈依清定法师,听清定法师讲皈敬颂而发起菩提心。1954年奉师命去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寺能海法师座下深造,此后每年都去五台山。十年动乱开始前,最后一次下五台山时,能海法师对他说:“你这次下山,以后有信心要学法的,你所有学到的法都可以教给他。”

十年动乱后,清定法师平反复出,也对傅老师说:“你代我传法。”1989年,九华山仁德法师邀请清定法师主持九华山佛学院时,清定法师指定傅老师负责教务工作。1992年昭觉寺佛学院创办时,清定法师再请傅老师主持教务,与傅老师头碰头,再再嘱托傅老师“发菩提心,培育僧才,发菩提心,培育僧才!”

心怀两位师长的嘱托,傅老师的一生,把“弘扬佛法,培养人才,净化人心”视为己任,不辞辛劳,树立法幢,讲法不断,破邪显正,数十年忍受各种诽谤攻击,心无一丝怨恨,常说我一辈子遇到的都是好人。为了众生,为了佛教,耗尽了毕生精力。

在十年动乱人人自危的时期,傅老师为了保存佛法,防止被造反派抄家破坏,大热天把自己关在上海的亭子间里,用最细的绘图笔,把所有能海法师的仪轨、笔记和各种经论,用极小的字体,工工整整地誊抄在手掌大的纸片上,缩小成很小的一包,以便随身携带予以保护。完成以后,又担心遇到搜身不保,于是发心将所抄写的仪轨笔记全部背诵,从此每天把一天要背诵的内容写在纸上,清早出门,边走边背,绕上海一圈,晚上回家,还在背诵。遇到有缘的人学法,也是走在路上,每次教四句,背熟后再教他四句。

从1988年开始,傅老师最初应邀在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医科大学教授禅定与心理导引,影响迅速扩大,受邀在上海、苏州、无锡、南京、厦门、泉州、深圳、贵阳各地马不停蹄地开展了弘法工作,历时十年,受益的学生无数。1997年开始,为了能真正培养爱国爱教的佛教修行人才,傅老师开始专注于建立专修的道场和团体,福鼎市佛教文化教育部是傅老师最早负责的正式的学修团体,从1998年5月成立以后,每日讲法、培训学员,从内部组织、规章制度、工作能力、思想素质等方方面面,从无到有、事无巨细、全心全意、呕心沥血地培养学生。为破邪显正,初到福鼎,就率先公开揭批邪教,抵制净空邪说。

傅老师在福鼎开创了佛教文艺演出的先河,每次演出挤满了观众,支持发展了闽东佛学苑,创办了女众专修班。2002年,文教部从下龙山136号逐步迁到福鼎清净寺,2004年5月傅老师率领学生们在湖北团风办起了清凉山佛学苑,并陆续建立了自己负责的道场:浙江省开化县文殊院,浙江省泰顺县崇教寺,湖北省汉川市清凉寺及大般若佛学苑,安徽省太湖县吉祥寺及法雨山佛学苑,湖南省岳阳县莲花寺,广东省紫金县东华古寺等地的相关道场,在逆境中为后人开创了一个又一个能够在末法时期走正法道路的清净道场,利益四众弟子无数。一直到八十八岁,还在乘车为法长途奔波。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傅老师的弘法足迹历经宝华山隆昌律寺(早在1994年就曾主持隆昌寺僧伽培训班),九华山九子岩华严寺,莫干山塔林,南安仙溪岩寺,长兴寿圣寺,嵊州太平寺,厦门南普陀寺,厦门净莲寺,福鼎九峰寺,苍南香林寺,石狮金沙庵,石狮洛伽寺,石狮朝天寺,泉州佛学院,河北柏林禅寺,荆州章华寺,公安二圣寺,九江西林寺,全椒三塔寺,太原白云寺,太原普贤寺,上海佛学院女众部,上海菩提禅寺,上海居士林,上海碧云净院,岭东佛学院,慈云佛学院,宁波居士林,宁波金松庵,苏州虎丘书院,苏州小九华寺,珠海普陀寺,东莞芙蓉寺,江门护国寺,以及福州、深圳、香港、新加坡等多地。

为了弘扬正法,傅老师每天坚持编写稿件,主持编写了双月刊《音声海》1-13期,《清凉桥》1-14期,出版佛教内部书刊《妙吉祥》、《贤者五福德经讲解》、《仰望佛陀》、《 企业家人生与禅乐》、《人生八苦》、《怎样念佛》《法我习气,坚执难转》等。2003年创办了菩提心网站,坚持每日更新。

继承能海法师家风,傅老师十分重视爱党爱国的教育,除了讲课教育以外,曾在太湖县吉祥寺为建国六十周年和建党九十周年亲自编导了庆祝演出,反响强烈 。从2007年开始,傅老师带领所有自己负责的道场坚持升国旗。傅老师还曾担任开化县第八届政协委员。

“不断烦恼不是修行人。”这是傅老师以自己的切身经历,经常劝诫大众的血泪语。

“自苦他安乐”,这是能海法师给傅老师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也是傅老师菩萨精神的写照,傅老师曾说:“一念为自己都是浪费时间。”一直到晚年,身体病弱,还常对身边学生说:“我的任务就是给你们快乐。”

二零二一年正月初八早上六点三十六分,傅老师安详地离开了我们,他真正做到了自己常说的:“在平凡的生活中,完成不平凡的事业。”

傅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所点燃的法炬将永远照亮众生的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