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上一页               下一页   

首页 > 海内外佛教 > 关于这颗心

关于这颗心(50)
      ——戒·定·慧

[泰]  阿姜查著  赖隆彦译

第六章 解脱之钥

一旦希望进入第几禅,心立即远离禅修

使用修行工具,必须承担困苦与艰巨的挑战,我们得依赖耐心、毅力与坚韧,必须亲自去做、去体验、去了解它。不过,学者们却很容易感到困惑。

例如,当坐禅时,只要心感受到一点平静,就会开始想:“嗯!这一定是初禅。”他们的心就是如此运作。一旦这些想法生起,所感受到的平静便会破灭了。他们又立刻想,这一定是第二禅。

别思量与推测它,没有任何告示牌会宣告我们正在经历哪一阶段的禅定。事实是全然不同的,没有任何符号会如道路标志一样告诉你:“此路通往巴蓬寺。”我不如此读心,它不会作这样的宣告。

虽然一些很受敬重的学者,对初禅、第二禅、第三禅与第四禅作了描述,写下来的都只是外在信息。若心真的进入这些深层平静的状态,它不会知道任何那些描述。它能了知,但所知的和研究的理论不同。

若有学者尝试撷取他们的理论放入禅修中,边坐边想:“嗯……这可能是什么?这是初禅吗?”就在那里平静破灭了!他们并未经验到任何实质的内涵。

为何会如此?因为有贪欲,一旦生起渴爱,会发生什么事?心立即远离禅修。

因此,我们都必须放弃思量与测度,完全舍弃它们。只要提起身、口、意,彻底投入禅修,观察心的运作。但不要将经书带着身旁,否则每件事都会变得一团糟,因为没有一件书里的事会完全吻合实相。

心无法用外在的标准测量

那些研究很多东西的人,脑袋里充满理论性的知识,通常在法的修习上都不成功,他们陷入资讯的泥淖中。实相是——心无法用外在的标准加以测量,若达到平静,只要让它处于平静即可,最微妙层次的深沉平静确实存在。

就个人而言,我并不知道很多修行的理论,在成为比丘的三年后,对真实的禅定仍充满许多问题。

当禅修时,我一直尝试思考与想象它是什么,但心却变得比先前还更掉举、散乱!妄想增加,我还未禅修时,比现在还平静。天啊!真难,真气人。虽然我遇到许多障碍,但从未放弃,只是持续地做它,当不刻意尝试做某件事时,心就会比较自在。但每次我下定决心要入定时,它就会失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质疑,“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之后,我才逐渐了解,禅修与呼吸的过程很类似。若我硬要强迫呼吸变浅、变深或不变,是很困难的。不过,若我们去散步,完全不在意是在吸气或吐气,它就会非常放松。

因此,我反思:“啊!也许就是应该这么做。”当人白天像平常一样走路,不刻意注意呼吸时,呼吸会造成痛苦吗?不,他们只会感到轻松。

但当我执意要让心平静时,执著与贪染就悄悄进驻了。当尝试控制呼吸变浅或变深时,它只会比先前更紧张。为什么?因为我所用的意志力是染污的,是有执著与贪欲的,我并未觉知正在发生的事。所有的挫折与痛苦,都是因为我将渴爱带入禅修而引起。

一次奇妙的禅修体验

我曾在一间距村子约半里路的森林寺院待过。有天晚上,当我练习行禅时,村民正在大肆集会庆祝。当时一定已过了十一点,我感觉有点不寻常,从中午起,就一直感到奇怪。我的心很平静,几乎没有思虑,感到非常轻松自在。我练习行禅,直到疲累才进入茅棚打坐。

当坐下来时,几乎还来不及盘腿,不可思议地,我一心只想进入深刻平静的状态,这一切都自然地发生。当坐定之后,我的心变得非常平静,像磐石一样坚定,我还是可以听到村民的歌舞声,但也可以完全关掉声音。

奇怪,当我没有注意声音时,它很安静──什么也没听到;但若我想听就可听到,丝毫不受影响。那就如有两个所缘并排于心中,但并无接触,我可以看见心与觉知的所缘是分开与不同的,就如痰盂和水壶。

接着,我了解到:当心统一在定中时,若注意力向外,就可听见,但若让它住于它的空性中,则它是完全安静的。当声音被认知时,我能看见觉性与声音是截然不同的。

我沉思:“若它不是这样,还会是怎样?”它就是这样,这两个东西完全分开,我持续如此观察,直到了解又更深一层:“啊!这很重要。当现象的相续认知被切断时,结果就是平静。”先前的相续妄念,转变为寂静之心。

我持续静坐,专心禅思,那时的心只专注于禅修,不管其他任何事。若我就在此时出定,也没有丝毫减损,因为它是完整的。我可以稍微放松,不过绝非因为懒散、倦怠或气恼,完全不是,这些都不存在于心中。心中只有圆满的内在平衡与平静——不偏不倚。

最后,我真的休息了一下,但那只是改变坐姿,心仍继续保持不动摇。我抓过枕头,想要小憩一会儿,当倾身时,心仍和先前一样平静。然后,就在头碰到枕头之前,心的觉知开始向内流,我不知它要去哪里,但它只是往内愈流愈深。它就如电流从电缆流向开关,当碰到开关时,我的身体发出砰然巨响爆炸开来,那段时间的觉知非常清晰与微妙。

过了那点之后,心随即往更深处穿透,进到完全一无所有之处。绝对没有任何外面世界的东西能深入那里,完全没有任何东西可能到达它。在里面停留一段时间之后,心接着向外回流。不过,当我说它回流时,意思并非是我让它往外回流,我只是个观察者,只觉知与见证。心愈来愈往外出来,直到终于恢复“正常”为止。

当我的意识状态恢复正常时,问题来了:“那是什么?”答案立即出现:“这些东西自有它们发生的因缘,你无须寻求解释。”这答案能满足我的心。

不久后,心又再开始往内流,我并未刻意导引它,它是自动自发的。当我愈来愈向内移动时,它又碰到那相同的开关,这次我的身体粉碎为微尘。心再次往自己更深处穿透,寂然无声,甚至比第一次更微妙,绝对没有任何外在的东西可能到达。心在此随意停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再向外回流。那时它是顺着自己的动能,一切都是自动自发,我并非刻意影响或导引它向内或向外流。我只是个觉知者与观察者。

我的心又回到它平常的意识状态,而我并不想知道或推测发生了什么事。当我禅修时,心又再一次向内流。这次整个宇宙都粉碎并化为微尘,地球、大地、山岳、田野与森林──全世界──都瓦解成空界。人们消失了,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在这第三次的场合里,什么也不留。

向内流的心,随意停留在那里一段时间。我无法说我了解它究竟是如何停留,很难描述发生了什么事,我无法以任何东西来比拟,也找不到恰当的譬喻。

这次心停留的时间比以前更久,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后,它才从那状态出来。当我说它出来时,并非意指是我让它出来,或是我在控制它发生,一切都是心自动完成,我只是个观察者。最后,它再回到平常的意识状态。

你怎么为这三次发生的事命名呢?谁知道?你会以什么字眼来标示它呢?

   上一页               下一页   
  佛教菩提心—佛教文化、佛学讲记、佛教心理、佛学禅定、佛教故事……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