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首页
政策理论
一日一读
佛学讲记
佛学禅定
佛教心理
动态报道
佛教故事
连载专栏
 
 
盂兰盆法会点滴
福鼎佛协文教部/2003年8月12日

1. 找名字

法会组的同事拿着一叠纸急匆匆地劈面走来:“拿过来的名单一百一百的,得赶紧再找更多的人来写榜,要不来不及了……”

自从文教部为盂兰盆法会张贴红榜以来,本地群众踊跃参与,菩提心网站的网友们纷纷发来电子邮件,打来电话,一直到七月十五晚上,还不断有网友来报名……

几千个名字,红榜写不下了,怎么办?赶快再做两个大木牌……

“我的名字在那里?”有位报过名的居士,仰着头站在红榜前,非常认真地在找自己的名字,实在名字太多了,找得头昏脑胀,仍然非要找到不可。旁边的工作人员见状,就说,“不要不放心了,马上再给你写一个吧!”居士听了,可高兴了……

2. 预订晚餐

中午办公室接到电话,潘溪有15个人要来参加法会,要求给他们准备好晚餐。我问,潘溪在哪里?“是福鼎的一个乡镇,白琳离这儿开车一个半小时,磻溪还要下去……
不知道是谁在发心转告。

3. 窗户里爬满了人

演出的会场坐满了人,拍剧照只能在人堆里挪,口里还要不停地抱歉。走廊、门口都挤满了人,连窗架也爬上了观众。

专门为法会演出的《目连救母》,演员全讲福鼎方言,当地群众非常兴奋。倒是文教部工作人员大都听不懂福鼎话,但是演员精彩的表演,丰富的神态表情和动作语言,地道的化妆,照样引人入胜,听不懂反而别有味道。

4. 抹眼泪

居士阿姨们坐在那里抹眼泪,她们正在看《目连救母》的排演。小庄演目连,把目连见到母亲受苦时的悲痛之情,演得如此逼真,催居士们泪下。

5. 剃光了头

傍晚碰见小庄,盯了他一眼,头怎么光了?哦——晚上演出他扮演目犍连。小庄也不好意思,摸了摸头,“他们都把我当出家人了”……

6.学吃饭

侯居士发动居士们为文教部做了过堂的长条桌,今天起就要与圆桌面告别,吃饭的规矩重新学过。

早上念经完,就去操练了,在纠察的训导下,不许放碗有声音,不许不整齐,不许驼背,不许趴在桌子上,不许讲任何的话,……,不许不吃不爱吃的菜!慈悲的开许:可以不吃辣椒,不吃臭菜,不吃医生不许吃的东西……
                                  ——
智光

7.翻译

本地人很多听不懂普通话,法会期间的佛法讲座就安排了福鼎话翻译,一个是小倪,还有林振武居士,两个人轮流上,都翻译非常流利。小倪说几句,笑一笑,天真气十足。林居士也是笑咪咪的,声如洪钟,铿锵有力,兴致一来,自己还要把翻译的话再阐述一下,主讲人右手一挥,他也右手一挥,主讲人语音一落,他毫不停顿,马上接上,配合得绝妙。
                                 ——
谢天兰

8.哪里来的演员

下楼梯的时候,有个观众问我,“这些演员是从哪里来的?演得真好!”他们想不到这些都是文教部的工作人员。
                                 ——
陈兰娟

9.真的挨打了

《目连救母》第一幕中,目连母亲用树条打佣人,听说林岸杰演的佣人真的被打出伤痕。看见林岸杰,我们几个围上去,揭开他背上的衣服,果然有三条被打的红印。
“排演的时候就说要打得轻一点……,不过没有关系。”林岸杰笑笑地说。
                                 ——鲍国庆

附告:应广大信众要求,盂兰盆法会的红榜和黄榜将保留至地藏法会结束。
 
 
 
 
     

诵《盂兰盆经》

佛学讲座——讲解和翻译

百味供佛


《目连救母》剧照:目连母殴打佣人


《目连救母》剧照:目连出家


窗户上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