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putixin.com
 
返回《一日一读》
返回《连载专栏》
 
佛学讲记
政策理论 文 学
动态报道 佛教心理学
介绍佛教 佛学禅定
介绍佛陀 佛教故事
人物介绍 生活的教育
幽默格言 海内外佛教
【林中之鹿】(152)
   鹿 的 性 情 恬 静  但 却 善 于 警 惕

史上那个拒绝炒作的农民工

《搜神记》里多为荒诞不经的无稽之谈,但不经意间,它也会给我们留下现实的一鳞半爪。它曾向后人披露过一个拒绝炒作的农民工的故事,这则遥远的新闻,现在读来,依然给人们留下不少启示。

南顿县(今河南项城县西)人张助,是那个时代最普通的一个农民工:农闲时耐不住寂寞就出远门打工,农忙时便老老实实回老家种田。

有一次,他在田里侍弄庄稼,偶然看到地里有一枚李子核,下意识地拾起来就要扔掉。但他随意回头一瞧时,发现田边有一棵被虫子蛀空了的桑树,树洞里竟有些泥土。他苦中作乐,索性把李核种进去。瓦罐里还有些喝剩的水,他一并浇上。

生活就像张助罐子里的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索然无味。但这枚李核不这么认为,靠了那点水,它竟生根发芽了,从蛀空的桑树里冒出来,蹿得老高。路人看到桑树里面长李树,自然有些稀奇,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这被当成新闻广为流传。倒是张助毫不在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还是老样子。农忙过去,他就出远门打工去了。

后来,一个患了眼病的人,到这棵奇怪的李树下休息,百无聊赖又饱受眼疾之苦,就仰头顺口来了一句:“李树神君要能治好我的眼病,我愿拿一头猪来谢你。”本来他的眼病并不严重,不过是红眼病、沙眼之类的炎症,“目痛小疾,亦行自愈”,慢慢就能自己痊愈。但病中的人和病外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很不同。对一个终于解除了病痛的人来说。这非同小可:神奇的李树显灵了!那会儿的人们都比较朴实,说不定真就拉着一头猪去上供了。

这事儿就这么传开了,“李树显灵治眼病”的消息不胫而走,众犬吠声,人云亦云,越传越邪乎,最后的版本是让一个瞎子复明了。这下远近都轰动了,声势很大:这棵李树下“车骑常百数千,酒肉滂沱”。自愿来祭祀的人数不胜数,很奇怪,那个时代,人的愿望就已经那么多了。

一年多以后,张助从外地回来,在他的庄稼地里看到的场面,就不是一个“壮观”就能形容的了。按现代人的眼光,这个农民工从此发大财了,光是在李树下收门票就不愁吃穿了。那个挑起“李树热”的始作俑者,这会儿也许正在做他的形象代言人呢!因为没有记载他站出来澄清,自愿当了一回“瞎子”,一瞎成名也不错嘛!

但张助的反应,让现在的和过去的人们跌破了眼镜,他的想法很直接,也很简单:你们妨碍我种田了!大家在他的庄稼地里玩“宗教狂欢”让他很不爽,说:“此有何神?乃我所种耳!”说罢,气呼呼走到地里,当着大家的面,手脚麻利地把那棵李树砍掉了,惹得所有的人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

当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像洪水一样,将现代人淹没,张助的故事兴许可以让我们露出头来,稍事喘息。炒作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有时候古人一时兴起,认真玩起花样来,丝毫不比现代人逊色。

张助,这个摸不准时代脉络的农民工,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炒作。他那个时代,顶多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被淳朴的民风一吹,面对名和利,他还能弃之如敝屣,不足为奇。但是,如果他穿越到21世纪的今天,就会发现更多的人愿意相信“有钱能使磨推鬼”,他是否还能抵挡住无处不在的诱惑呢?当尘世的喧嚣让每个人都不甘寂寞,甚至聪明到把“拒绝炒作”本身都看成另一种炒作,农民工张助还能鼓足自己最后的底气拒绝吗?

(选自《格言》 朱春学)

◆◇◆◆◇◇◆◆◇◇◆◆◇◇◆◆◇◇◆◆◇◇◆◆◇◇◆◆◇◇◆◆◇◇◆◆◇◇◆

一句话的智慧

君子与小人:君子量大,团结而不勾结;小人气大,勾结而不团结。

好人与老好人:好人靠的是一颗善良的心,老好人靠的是一张善良的脸。

爱花者与喜花者:爱花者常去浇花,喜花者常去摘花。

知足者与贪婪者:本来已经很少,知足者却说不少;本来已经很多,贪婪者却说不多。

(摘自《今晚报》蒋光宇)

上一页

  下一页
 

菩提心网站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翻印须征得本站授权
备案序号:浙ICP备05021835号